美國政治網站Axios 11月24日引述兩名直接參與討論的消息人士的話說,總統特朗普私下表示,他計劃赦免前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

消息人士說,弗林只是特朗普考慮赦免名單中的一位。若特朗普赦免弗林,弗林可以徹底地從法院和司法部中解脫出來。

弗林是特朗普的第一任國安顧問,隨著特朗普上任以來民主黨發動的持續三年多的通俄門調查,弗林案也一波三折。

如果特朗普赦免弗林,將是特朗普四年任期內的一個標誌性舉措;因為弗林案始於特朗普首屆任期初期,而終於特朗普首屆任期結束。這場始於聯邦調查局對2016年大選期間特朗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政府之間勾結的調查,已被證明是虛假不實的。

許多特朗普支持者將退休中將弗林視為是奧巴馬政府進行政治報復的受害者。

弗林的律師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和保守派媒體成員指責聯邦調查局(FBI)誘捕弗林,並將他的案子作為進一步擴展通俄門調查範圍的基礎。

弗林的律師鮑威爾在9月的一次聽證會上表示,她近期曾與總統特朗普談及此案,並要求總統不要赦免弗林。因為鮑威爾自信,弗林能夠脫罪。

弗林的弟弟24日晚在推特上透露:「沒有赦免。(沙利文的)案子被駁回,一切結束。」

霍士新聞的法律與政治分析師格雷格·賈瑞特(Gregg Jarrett)說,弗林現在還「不希望被赦免。但是「很明顯」的是聯邦法官沙利文試圖將此案拖到拜登上任,那麼特朗普應該考慮赦免」。

弗林案介紹

弗林於2017年在特別檢查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通俄門」調查中,承認曾就與俄羅斯大使謝爾蓋·基斯利亞克(Sergei Kislyak)對話一事向聯邦調查局特工撒謊,隨後被司法部起訴。

作為當時認罪交易的一部份,弗林同意跟政府合作。隨後弗林更換律師和策略,辯稱該案的檢察官侵犯其權利,誘使他承認在關於2016年12月與時任俄羅斯駐華盛頓大使談話的問題上撒謊。

司法部否認弗林對穆勒團隊瀆職的指控,聯邦法官埃米特·沙利文(Emmet Sullivan)於2019年12月駁回了弗林提出的新指控,並設定了本案的最終宣判日期。

隨後,弗林向法庭提出撤回認罪答辯的動議。

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2020年2月委派聖路易斯的最高聯邦檢察官重新審理弗林案。

4月底曝光的FBI提供給弗林律師的審訊手寫筆記顯示,FBI曾「故意試圖誘導時任國家安全顧問弗林撒謊,以便讓他因此受到起訴或被解僱」。這一消息近乎全部扭轉了穆勒過去對弗林的指控基礎。

負責審查此案的最高聯邦檢察官建議撤銷弗林指控,認為弗林說謊的FBI採訪「是在沒有任何合法調查依據的情況下進行的」。

但聯邦法官沙利文沒有立即同意撤銷指控,而是要求外部法律專家對這一異常案件進行評估。

弗林的律師提出緊急動議,以迫使法官沙利文遵守美國司法部的決定。

8月,弗林律師將沙利文一併告上上訴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