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於上周得到特朗普赦免,得以從一場曠日持久的官司中脫身。12月3日他接受霍士財經網採訪時表示,由於自己受到最高級別的政治迫害,從而被特朗普總統「無罪赦免」。

聽新聞:

在3日的採訪過程中,霍士財經網主持人盧·多布斯(Lou Dobbs)提到,一直不厭其煩為弗林將軍打官司的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反對她的當事人通過總統赦免的方式獲得自由身,因為弗林本來就是無辜的。主持人問他為何還是「默默」接受了「赦免」。

弗林回應說:「當我的家人和我,特別是我的妻子和我談及此事並真誠祈禱時,我們得出的結論是,現在是一個正確的時機,(接受赦免)。——我們所面臨的司法系統無法正常運作。」他說,這一點已經「非常、非常明顯。」

在11月25日獲得赦免之前,弗林陷入一場曠日持久的法律戰中無法脫身。在這過程中,他的法律團隊努力爭取地方法院法官聽從司法部的要求,放棄對他的起訴。

弗林曾於2017年12月認罪:他就在總統過渡期間與時任俄羅斯大使謝爾蓋·基斯里亞克(Sergey Kislyak)的交往向聯邦調查局做了虛假陳述。隨後被司法部起訴,並成為特別檢察官穆勒「通俄門」調查的一部份。

弗林後來撤回認罪。他的辯護人認為,該案檢察官侵犯其權利,誘使他承認在關於2016年12月與時任俄羅斯駐華盛頓大使談話的問題上撒謊。

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2020年2月委派聖路易斯最高聯邦檢察官重新審理弗林案。

4月底曝光的FBI提供給弗林律師的審訊手寫筆記顯示,FBI曾「故意試圖誘導時任國家安全顧問的弗林撒謊,以便讓他因此受到起訴或被解僱」。

這一消息近乎完全扭轉穆勒過去對弗林的指控基礎;始於FBI對2016年大選期間特朗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政府之間「勾結」的「通俄門」調查,已被證明虛假不實。

負責審查此案的最高聯邦檢察官建議撤銷對弗林的指控,認為導致弗林說謊的FBI採訪「是在沒有任何合法調查依據的情況下進行的」。

但聯邦法官埃米特·沙利文(Emmet Sullivan)沒有立即同意撤銷指控,而是要求外部法律專家對這一異常案件進行評估。

弗林的律師提出緊急動議,以迫使法官沙利文遵守美國司法部的決定。

弗林向多布斯表示:「所以,你知道,我們做了這個決定(接受赦免),這是我們想要走的方向,有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挺身而出已經夠好了,我們當然要感謝他。」弗林說:「但同時,我們也知道,這是一場最高級別的政治迫害,任何美國人都不應該經歷的事情。」

弗林表示,幾年官司下來,他付出了昂貴的律師費,得到的是公眾批評。他將責任歸咎於前政府,而不是特朗普總統。

「在這件事情結束的時候,人們想讓我說些甚麼——你對特朗普總統感到不滿嗎?對白宮感到不滿嗎?答案是否定的。」弗林說:「究其原因,因為這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陷阱,——責任實際在於前任政府。」

在弗林被赦免之際,白宮的聲明中是這樣寫的:「弗林將軍根本就不應該要求赦免,因為他本來就是無辜的。即使是約談弗林將軍的FBI特工都認為他沒有撒謊。對弗林將軍的迫害再次提醒我們一些早已清晰的事情:2016年大選後,即將卸任的行政部門內有人拒絕接受美國人通過投票箱做出的選擇,致力於破壞權力的和平過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