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美國眾議院公開眾所矚目的通俄調查機密文件,前FBI官員說,政府部門有可能展開調查,確認司法部及聯邦調查局官員是否犯下偽證罪並予以起訴。

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周五(2月2日)公開備受矚目的通俄調查機密文件,詳細說明奧巴馬政府利用反特朗普作者所寫的未經證實的檔案,要求監聽特朗普競選團隊一名志願工作者佩吉(Carter Page),展開可能擴大到其他團隊成員的間諜行動。

司法部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當天表示,他會將這份備忘錄及從國會收到的相關信息,送到「司法部適當的主管部門」,「我決定要全面公正地確認事實真相」。

備忘錄內容顯示,自2016年10月開始,司法部及聯邦調查局(FBI)依據《外國情報監聽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簡稱FISA),向外國情報監聽法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簡稱FISC)提出四次申請,要求監聽特朗普團隊外交事務顧問佩吉的對外通訊。

司法部及FBI申請時提出的依據是,對特朗普有偏見的英國前情報官員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撰寫但未經證實的文件(以下稱斯蒂爾檔案),其幕後贊助者為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及希拉莉競選團隊,贊助金額總計為16萬美元。

然而,司法部及FBI高級官員雖然知道斯蒂爾的反特朗普立場,以及其與DNC及希拉莉的關係,但是並未在申請監聽文件中說明。此外,司法部及FBI在引述雅虎新聞一則報道作為另一個事證時,亦隱瞞斯蒂爾曾與雅虎新聞及其它媒體有所聯繫的事實。

這份備忘錄不僅對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主導的通俄門調查案有所影響,同時也會對促成通俄門調查的奧巴馬政府官員造成重大影響。

如果司法部及FBI官員在向FISC申請監聽手令時,有隱瞞或故意誤導法庭的事實,可能會面臨偽證的指控。此外,如果向FISC申請監聽手令提出的事證,是通過不正當手段獲得的,那麼後續調查發現的結果都可能是「毒樹果實」(Fruit of the poisonous tree,意指非法監聽所得之資料無證據力),這意味著通俄門調查案所發出的起訴書,都可能是無效的。

前FBI調查官員、《偽裝者:我的FBI臥底生活》(The Pretender: My Life Undercover for the FBI)的作者馬克・拉斯金(Marc Ruskin)表示,任何人在宣誓後作證時說謊即犯下偽證罪,而在申請監聽手令時有意提出偽證,也可能犯下偽證罪。

「偽證與宣誓證詞(affidavit)有關,因為你是在向法官宣誓,告訴法官這是真的。」拉斯金說,「如果他們有理由相信,宣誓證詞含有虛假信息或者重大遺漏,那麼這就構成偽證。」

備忘錄說,FBI及司法部向FISC監聽佩吉的四次申請,簽署文件的官員包括前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和現任副局長麥卡比(Andrew McCabe),以及前司法部部長耶茨(Sally Yates)、前代理副部長伯恩特(Dana Boente)和現任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

此外,2017年6月,科米在參議院作證時說,這份斯蒂爾檔案的內容是「醜惡且未經證實的」。

拉斯金認為,雖然FBI及司法部隱藏信息是一個「雷區」,但需要更多的調查來確認涉及的官員是否犯罪。

「如果隱瞞事實,或者你遺漏了重要內容,以致誤導法庭,也許構成偽證罪。」他說,接下來要調查的重點是,「司法部及FBI官員是否真的隱瞞事實,以及這個(斯蒂爾)檔案的幕後金主是否確實為民主黨,如果是,會損及它的可信度」。

拉斯金說,「如果他們並不知道這個信息是錯誤的,那就很難說他們犯了偽證罪。」

對於科米在參議院作證時說斯蒂爾檔案是「醜惡且未經證實的」,拉斯金表示科米可能會因此被指控欺詐法庭。

「如果他認為這份檔案是沒有得到證實的⋯⋯這表示他簽署了一份他並不相信是真實的文件。」

拉斯金認為,備忘錄公開後,政府部門很有可能展開調查,以確認涉及的官員是否犯罪,否則會遭人質疑沒有採取適當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