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方今年遭受巨大洪澇災害。有農戶表示,年景不好,農作物顆粒無收,損失慘重。而中共不僅不體恤扶持農民,卻加緊在全國範圍內對農民私產宅基地全面徵收使用費,引發廣泛關注。

眼下正是晚稻收割的時節,江西上饒鄱陽縣的徐先生告訴《大紀元》,今年年景不好,上半年水災洪澇,顆粒無收,下半年又是天災,天氣比往年冷得較早,氣溫下降導致穀穗不能灌漿,全部呈青色,幾乎也是顆粒無收。

徐先生說,農業是一項高投入、高風險、高強度、低收入,低利潤的產業,其產值與支出成本及勞動強度嚴重失衡,「鄱陽縣柘港鄉種田的張長根粗略估算,種一畝田需支付1,610元的成本,包括一畝田租金500元,種子100元,打田120元,栽田200元,農藥100元,化肥200元,收割機90元,日常管理及稻穀晾曬300元。」

「在無法預測天象氣候的前提下,每畝就得先支付千餘元的成本及付出高強度的勞力,如遇上天災人禍,所有的心血就像似打個水漂。」

徐先生表示,糧食既然作為國家的戰略物資,國家就應善待農民,然而,在今年農民遭受巨大災難、損失慘重的情況下,中共不但不體恤扶持農民,卻在江西、湖南、山東等地加緊對農民私產宅基地推出收費方案。

徵收宅基地使用費 讓農民生活更艱辛

大陸媒體近日報道,河南省新鄉市延津縣石婆固鎮推出新規,明確將對農民宅基地收取費用,根據規定,「一戶一宅」凡是超過167平方米標準的住宅,其多出的面積實行階梯式計費,每增加100平方米就按照每年每平方米多5元增加收費,比如一棟5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則需要繳納2,455元。而對大於300平方米以上的宅基地將收回。

大陸媒體稱,政府向農村宅基地使用者收費的政策,一旦在全國推廣將涉及超過5億農民。

家在農村的湖南宋先生對《大紀元》表示,這個政策非常不合理,宅基地是農民私產,「在農村,他們的平均收入一個人都不到一千塊,本來他們生活上、收入上都非常拮据,如果你收這個費用的話,會讓他們的生活更加艱難,(何況)宅基地本來是屬於私人所有。」

據報道,早在2015年,中共所謂的「宅基地改革試點」就已經在全國多地悄然開始。

大陸經濟學者何軍樵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推出這個政策有兩個目的,一是開發出潛藏在宅基地中的良田,「中國的20億畝土地紅線可能已經突破,由此可以得到補充。」二是啟動農村土地流轉,增加政府收益。

開發土地,正常來說本身是創造財富。「只是誰來決定分配,決定分配的肯定拿得最多,而中國人多地少,土地絕對是一種稀缺資源。」何軍樵說:「中國經濟其實已經走進死胡同,而開發農村土地、啟動土地流轉會帶來豐厚的收益,(它就搞)一項新經濟政策,中共還是想繼續吃土地飯,這是真正的目的。」「我不認為(這個政策)會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