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酬張少府》‧王維

晚年惟好靜,萬事不關心。

自顧無長策,空知返舊林。

松風吹解帶,山月照彈琴。

君問窮通理,漁歌入浦深。

王維(公元七零零~七六一年),字摩詰,盛唐大詩人、大畫家兼音樂家。其詩體物精微,狀寫傳神,清新脫俗,獨成一家。他和李欣、高適、岑參以及王昌齡一起合稱「王李高岑」,是邊塞詩的代表人物;和孟浩然合稱「王孟」,又是田園詩的代表人物。至於「禪詩」,他更是古今獨步。蘇軾稱他「詩中有畫,畫中有詩」。

作者的朋友張少府寫詩相贈,作者便寫了這首詩回贈予他。此詩語言簡淡平直,但情、景相生,意、境相諧,形像生動,頗具詩歌藝術的寫作技巧。

長策:好的計謀或策略。

窮通:「窮」即「不通」,「通」指處境順利、仕途顯達。

浦:水濱。

我到了晚年只喜歡清靜,

對甚麼事情都漠不關心。

想到自己並無好的謀略,

徒知返回到舊日的園林。

迎著松林清風解開衣帶,

伴著山間明月獨坐彈琴。

你要問官運亨通的道理,

唱漁歌我駛入深處水濱。

在張九齡任宰相時,王維也曾有過政治抱負,對現實滿懷希望。但後來張九齡罷相貶官,奸相李林甫獨攬大權,正直的官員相繼受到打擊和排斥,政治局面日趨黑暗,王維的理想也破滅了。

按內容來判斷,這首詩至少是王維隱居終南山以後的作品。他隱居終南時才四十二歲,那樣的年齡是不應該稱為「晚年」的。筆者認為,詩中第二聯「自顧無長策,空知返舊林」是回顧以往作者隱居時的心理狀態和處境,在時間上用的是倒敘手法。「松風吹解帶,山月照彈琴」兩句,有的詩評家認為是作者「在苦悶之中追求精神解脫」,這種說法就是因為沒有考慮到第二聯是倒敘這一事實。

其實,這兩句不但意蘊高潔,而且充滿了隱者對自己所選擇的環境和命運的無限深情和自豪,這一層內涵也可以從最後一聯的義理中得到輔證。「君問窮通理,漁歌入浦深」,形象的表現了一個早已淡於名利的隱者,對一個尚在名利場中競爭之人的態度。這兩句不但發人深省、耐人尋味,而且是正確理解全詩的關鍵。

掙扎於名利場中的人總是盼望自己名利雙收,作官的老想著陞官發財,而不知道「官」和「財」都是命中注定的東西。不明其理,就去爭去鬥,甚至還希望找到一些捷徑或竅門。「窮通理」就是陞官發財的道理。王維是修佛多年的居士,因果報應、禍福壽夭的道理早已瞭然在心。現在竟然有人來問他陞官發財的道理,他有甚麼好說的呢?層次差得太遠,說也沒用,只好唱起自己的漁歌兒、趕快把船往深水裏划!

這首詩後面四句都是以美麗的圖畫來表現,而後兩句所構成的圖畫還帶著詼諧的意味,充份顯示了作者「詩中有畫」的特點。

~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