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11月9日發出一份備忘錄,在2020年總統大選結果被正式認證前,授權聯邦檢察官對大量的投票違規指控進行調查。

通常,司法部的政策是直到證明選舉結果受到欺詐影響,才進行公開調查。這次特別授權各地的聯邦檢察官採取行動,在大選結果被正式認證前、對投票違規行為進行「實質性指控」(substantial allegations)。

巴爾的這一備忘錄可能進一步挑戰媒體預測的大選結果。

美國大選日(11月3日)當晚部份州的開票結果出現異常,民主黨人祖·拜登(Joe Biden)意外短時間內湧進大量選票、在搖擺州超過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現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

特朗普競選團隊質疑對手選舉舞弊,隨後特朗普已經在多州提起訴訟,或要求重新計票。

美國大選是選舉人票制度。候選人需要獲得一半的選舉人票,達到270票才能當選總統;而目前,還有多個州的選舉計票仍在進行,官方最終結果並未出爐,稱拜登獲得270票是媒體的一種預測,並非實際選票結果。

根據美國法律規定,各州必須在12月8日之前解決選舉糾紛,包括重新計票和就結果進行法院辯論;12月14日,各州選出的選舉人大會以最終確定總統選舉結果。

若違規影響州選舉結果 檢察官可指控

巴爾11月9日發出的備忘錄說,「現在投票已結束,讓美國人民相信我們的選舉方式、相信選舉結果能準確反映選民意願,勢在必行。根據《憲法》和國會立法,各州負有舉行和監督選舉的主要責任,但美國司法部也有責任,需確保聯邦選舉是以美國人民對選舉過程和政府充份信任的方式進行的。」

備忘錄提及,司法部關於選舉欺詐調查的一般政策都記錄在《司法手冊》上。政策要求司法部在某些情況下與公眾誠信部的選舉犯罪處(Election Crimes Branch)進行協商。

但政策同時也允許,若沒有跟選舉犯罪處協商,仍可進行初步調查,包括跟證人面談等。

巴爾的備忘錄提及,選舉犯罪處通常是要求等到選舉結束,選舉結果得到證實以及所有重新計票和選舉競賽結束之後才能採取行動;但這種方法也需要視情況而定。

他寫道:「這種被動和延遲的執法方法可能導致無法切實糾正選舉不當行為的情況發生。但選舉犯罪處的這種做法也不是一成不變的規則,必須根據具體情況作出決定和判斷。

「也許大多數所謂的選舉不當行為指控很大程度上不會影響選舉結果,因此可以適當推遲調查,但並非凡事總是如此。此外,因為投票已經結束,即使選舉確認尚未完成,司法部行動對選舉造成的影響也是微乎其微的,不必擔心。

「鑒於此,並考慮到當前的選舉已經結束,我授權你們(聯邦檢察官)在某些情況下,在你們的轄區進行選舉認證之前,對大量的投票指控和製表不當行為進行指控,就像我在某些特例情況下所做的那樣。

「如果存在明顯的、顯然可信的違規指控,且指控屬實,可能影響單個州的聯邦選舉結果,則可以進行此類調查和審查。如果違規指控不足以影響單個州的聯邦選舉結果,則可將其調查推遲至選舉證明程序完成後進行。

「儘管美國檢察官保有權力進行其認為合適的詢問和調查,但比較謹慎的做法可能是,開始對與選舉有關的事務進行初步調查,以評估現有證據是否需要採取進一步的調查舉措。」

司法調查應公平、中立和無黨派

巴爾強調,司法部調查將秉承「公平、中立和無黨派」的原則,需認真處理嚴肅的指控,但「虛假、投機、虛構或牽強的指控不應成為發起聯邦調查的依據」。

他強調,司法部目前還沒有結論說,「投票不當已影響到選舉結果」。

巴爾說,司法部此舉是為了及時和適當地解決選舉中的不當行為指控,以便所有美國人民,無論他們選擇哪位候選人或哪個政黨,都能對美國的選舉結果充滿信心。

「美國人民和他們自由選舉產生的領導人值得擁有這些。」他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