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上海市第一任公安局長李士英,被關押7年;第二任公安局長揚帆,被關押25年;第三任公安局長許建國,被關押7年;第四任公安局長黃赤波,被關押8年;第五任公安局長王維國,被判刑14年。

這五任上海市公安局長都與中共獨裁者毛澤東的妻子江青有關係。前四任皆因為挨江青的整,被關押;第五任被打成「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成員,被判刑。這裏,專門講一講上海市第三任公安局長許建國文革中挨整的事。

許建國被關秦城監獄7年

許建國,湖北黃陂人,1922年加入中共,長期從事中共秘密情報工作和保衛工作。1949年以後,曾任天津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上海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公安部副部長等職,後出任中共駐羅馬尼亞大使,中共駐阿爾巴尼亞大使。

1966年3月,許建國陪同來華訪問的阿爾巴尼亞部長會議主席謝胡回到北京。1966年5月16日,文化大革命爆發,許建國被要求留在北京參加運動。

1967年底,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毛澤東的妻子江青,在天津接見造反派時,專門點了許建國的名,說許建國是「叛徒、特務」。此言一出,許建國立即厄運臨頭。1968年1月,許建國被秘密逮捕,不久被押解秦城監獄。這一關,就是7年。

許建國反對毛澤東娶江青

江青與許建國結怨始於延安時期。1937年,許建國任陝甘寧邊區政府保衛處副處長,兼中央組織部特科科長;1938年,任中共中央保衛部部長;1939年,任中共中央社會部副部長。當時,他的主要工作是負責中共中央的保衛和審幹工作。

1937年,44歲的毛澤東,喜新厭舊,想和上海來的23歲女演員江青結婚。為此,身為中共中央保衛委員會委員的許建國,在調查了江青在上海當三流演員時的各種風流韻事後,對此很不以為然。

當中共政治局常委朱德、周恩來、劉少奇、任弼時等,徵求中央保衛委員會的意見時,許建國毫不客氣地提出了反對意見。雖然反對無效,中共政治局還是作出了江青婚後不得干預政治的規定。這件事,江青一直懷恨在心。

許建國不願當江青的證人

1943年,中共發動的延安整風進入審幹階段,許建國兼任晉察冀邊區政府黨團書記,住在邊區黨校一部。有一天,江青突然來找許建國,請他當她的歷史證明人。

此時,江青已成為中共政治局主席、中央書記處主席毛澤東的夫人,她原以為許建國會看在毛澤東的面子上,給她送一個順水人情,同時,她也想讓中央負責保衛和審幹的主要領導許建國為她的歷史做證明人,從今往後,就沒有人再敢拿她的歷史問題作文章了。

然而,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許建國居然說,她在延安工作的這一段,他可以做證明人,至於她以前在上海的歷史,他沒法證明,建議她最好找別人做證明人。許建國的這一做法,把江青氣的夠嗆。從此,直到中共奪取政權後的幾年裏,江青看到許建國,就像沒有看到一樣。

許拒送江青的保姆到北京

1952年1月,許建國被任命為上海市公安局長。同年6月,江青打電話請許建國在上海幫她找一個人。江青說:「此人乃是30年代我在上海僱用的老媽子,叫梅萍,對我十分忠心,在上海時很照顧我,請你幫我把這個人找到,然後送到中南海來。」

許建國通過查找,終於找到了這個人。但是,他告訴江青說:「如果你想見她,可以到上海來。這個人不適宜送往中南海,因為必須要考慮到在中南海居住的中央首長們的安全。」江青氣壞了,公然在電話裏發作起來,大罵許建國。

許關照毛前妻惹江青不快

1953年春,許建國到北京開會。會後,毛澤東單獨召見了許建國。當時,毛澤東的前妻賀子珍一直住在上海。毛澤東拿了一些錢和物品給許建國,請他回上海後轉交賀子珍。

毛澤東委託辦的事,許建國當然盡心盡力,從此以後,他就成了毛澤東和賀子珍的中間聯繫人,多次將毛澤東送的東西轉交賀子珍,並在生活上給賀子珍不少關照。

江青知道之後,心中極為不快,找毛澤東鬧了幾回,受到毛澤東的喝斥。江青不敢再鬧,卻把帳記在了許建國的身上。

許查匿名信讓江青很不爽

1953年10月,時任公安部長羅瑞卿交給上海市公安局長許建國一封信。這是一封匿名舉報信,內容是揭發江青30年代的歷史問題的。信中稱,江青30年代在上海曾經秘密加入過國民黨軍統特務組織——藍衣社。

江青對這段歷史諱莫如深,一直隱瞞。她實際上是中共的叛徒、特務。羅瑞卿說,他已將這封匿名信的內容如實向毛澤東作了匯報。毛澤東指示,要調絕對忠誠可靠的人進行秘密調查,調查結果要及時向他匯報。羅瑞卿將此事交許建國親自去辦。

不久,江青就得知這一消息。就在許建國開展秘密調查之後沒有幾天,江青的電話便頻頻打到上海,一開口,便破口大罵寫匿名信的人不懷好意,是誣衊她,陷害她,罵完之後,便問許建國查得怎麼樣了。許建國沒有告訴她,這讓江青非常不爽。

1954年11月,許建國被任命為公安部副部長,要離開上海去北京。因為匿名信反映的問題還沒有查清楚,許建國請示公安部長羅瑞卿該怎麼辦。羅瑞卿說:「沒有查清楚,那就算了吧,以後這件事永遠不要對別人提起。」許建國也不敢再多問。

許建國遭江青打擊報復

1966年5月文革爆發後,第一批打倒的,就是所謂「彭、羅、陸、楊反黨集團」。羅就是原公安部長羅瑞卿。1967年春,許建國突然被時任中共總理周恩來叫到北京飯店。

周恩來問他在上海工作期間,羅瑞卿是否交給他一封匿名信,信中涉及江青30年代的歷史問題。許建國據實回答說:「是。」周恩來又問:羅瑞卿是否要你調查這封信反映的情況的真假?調查結果怎樣?許建國也如實做了回答,稱此事不了了之。

周恩來在這個時候問起這件事,讓許建國感到後背發涼。因為此時的江青,已是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所有她懷恨在心的人,一個都不放過,利用一切機會進行整治。對她怨恨甚深的許建國,豈能善罷甘休。

1967年底,江青公開點名批判許建國是「叛徒、特務」後,造反派三番五次到許建國家裏抄家,並公然索要材料。因為他將絕密材料藏得很隱蔽,造反派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為防止意外,一天深夜,許建國含淚忍痛將以往的機密筆記本銷毀。此後第三天,他就被隔離審查了。

秉承江青的旨意,專案組開始對他施行車輪式的審訊,這樣的審訊持續了3個月之久。但是,不管遭受怎樣的折磨,許建國始終不承認強加給他的罪名,最終,江青無可奈何,只好指示專案組將他關進秦城監獄。

由於許建國身份特殊、罪行特殊,屬於重要嚴管對象,他被單獨關押在只有6平方米(長4米,寬1.5米)的牢房裏,任何人都不能見。每天的任務就是老老實實地寫材料,交代自己的罪行,這樣的生活長達7年。

直到1975年夏,文革中被打倒的鄧小平復出工作後,許建國才獲准「保外就醫」,住進北京復興醫院。之後,被安置到安徽省六安地區醫院養病。

許建國氣絕身亡

1976年10月6日,毛澤東妻子江青等「四人幫」被抓捕。許建國非常興奮,一連幾天都沒有睡好覺,抓緊時間給中共中央寫了大量揭發江青罪證的材料。

但是,長期的單獨關押、精神折磨和肉體摧殘,使許建國經常整夜整夜的咳嗽。天氣轉冷,他的病情不斷加重,不得不從六安地區醫院轉到合肥人民醫院檢查,診斷結果是,他已是肺癌晚期。

他的冤案是江青一手製造的。如今,江青已經被抓了,他的冤案理應平反,但是,遲遲不見動靜。於是,他拿起筆,再次向中共中央提出申訴。他寫道:「目前,我身患肺癌,已經擴散,可能不久於人世了,我迫切要求能在我死之前,看到黨對我的歷史作出符合歷史事實的正確結論。」信寄出去後,他天天盼,天天等,真是望眼欲穿。

1977年10月4日,安徽省委組織部突然來人,帶來到了中共中央的審查結論。久臥在床的許建國,竟然興奮得坐了起來。然而,他的興奮轉眼變成絕望。來人面無表情的宣讀了中央的審查結論:許建國參與「黑調查」的問題屬實,「叛徒」問題屬實,中央決定:將許建國清除出黨。這當頭一棒,要了許建國的命。當天,許建國氣絕身亡。

結語

中共奪取政權後的上海五任公安局長,無一例外,都被中共關進牢房,淪為中共階下囚。他們都曾是中共的專政工具,最後都被中共專了政。根子在於中共就是一部整人的絞肉機,今天整人,明天挨整,循環往復,製造了無數的人間悲劇。

只有徹底解體中共,拋棄中共,將人從「黨的工具」變成人,恢復人的良知與尊嚴,才可能避免這樣的悲劇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