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疫情先後至少爆發了三次,新疆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又稱新疆教育學院)學生披露,他們學校從四月以來一直封校至今,學生們幾乎都快崩潰,有學生半夜高喊:放假,不然就跳樓、自殺。

該學生還披露,新疆7月封城,學校封校時,有一所大學的女學生自殺。

位於新疆烏魯木齊市內的新疆教育學院大二學生張燕(化名)11月7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今年四月份開學後,學生一直封在學校裏,「當時我們也能理解,因為當時疫情挺嚴重的時候」。

她說,學校說七月份要放假,但到七月時又沒放假,然後放假一直拖到現在。「放假的消息從七月份說到現在了,到了年底,又爆發了,感覺這個寒假也回不去了。」

10月24日,新疆喀什地區疏附縣發現1例無症狀感染者,隨後到第二天下午2點,僅官方數據就有137人確診感染。截至11月5日,僅官方數據新疆至少有980名確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其中烏魯木齊845人。

張燕說,前兩天,聽說學校11月12日左右就放假了,大家都挺開心的,本來說確定下來了,突然這兩天輔導員又說,又不放假了,可能還要封烏魯木齊城。

「不是正式發的通知,是班主任口頭告訴的,告訴我們烏魯木齊不能回家,不能放假。」

張燕表示,他們學校很小,學生卻很多,學校大門都封閉了,學生都出不去,輔導員、老師都可以正常自由出入。

「圍牆是柵欄,現在又加了鐵絲網。整個學校全部都圍起來了。」張燕說,學校操場也很小,學生根本沒地方轉,憋得慌。

學生有時也會在微博、微信等網上發一下牢騷,但一旦被老師發現會被罵。

「我有個同學,他前兩天的時候,就發了一句:怎麼還不放假,然後就被教導主任、輔導員叫過去做思想工作,一頓罵,罵他思想不正常。」張燕說,「所以學生也不敢發微博甚麼的,一發就會被找到輔導員那邊,要不就記過,要不就幹甚麼的。」

「昨天(6日)晚上11、12點(喊樓),其他男生宿舍那邊高喊:甚麼時候放假啊?再不放假就跳樓。」張燕說,大家現在都是挺負能量的。

「其實我們一直都挺想鬧的,但是一直害怕被學校處理,所以大家也不敢鬧。」

張燕還披露,今年新生入學很晚,大概是在10月中旬,一入校就被封到宿舍,不能出宿舍門,大一的新生已經都十五天不能洗上澡。

「因為我們澡堂是在宿舍樓外面,他們被封了十幾天,也是8個人一間宿舍,挺難熬的。」

「大一吃飯有人專門給他們送飯,他們是在宿舍裏被隔離。送飯是不要錢的,就使得我們飯菜的價格就提升了一倍。」

本來學校有三個食堂,現在開了兩個食堂,一個專門給老師,然後大二、大三、大四共用另一個食堂,由於疫情學生吃飯都得要排隊進食堂。

「我們平時也吃不上飯。」張燕說,一個是貴,以前是三四塊錢,四五塊錢一份,現在漲到了八九塊錢。一個是飯菜太少了,排不上。像葷菜,裏面加一片火腿腸,它就是一道葷菜,一道葷菜裏面的肉特別少,基本上是看不見肉的。

她還透露,10月份有兩三位學生因吃椒麻雞食物中毒,從那以後食堂提供的菜更少,只有米飯等主食。

「點外賣也不行,快遞都送不進來。現在不讓買快遞啊,快遞送不進來,你就得退回去,郵件也寄不進來的。因為喀什這邊嚴重了,我們學校封得更嚴了。」

「所以大家天天就買小賣部的泡麵吃,有的胃都已經吃壞了。」張燕說,「我有一些新疆本地的同學,因為疫情,家裏人都不能工作,上不了班,家裏沒有經濟來源,學校的飯菜價格也漲,同學都挺難熬的。」

張燕還表示,校內的小賣部泡麵等也被學生快被搶空,許多學生吃飯成問題。

新疆7月封校 有學校大學生自殺

張燕同學還介紹,今年7月份被封校時,當時學校也封得很嚴。不讓出去,也不讓請假,她的一個同學的姥姥去世了,也不讓請假。

同時,學校8月還專門分宿舍,八個學生住一個宿舍,挺擁擠的,天天還要做消毒,消毒水味兒也很濃。

今年7月,新疆爆發第二次疫情。當時,疫情非常嚴重,每天至少有幾十例確診病例,一直持續到9月初才解封。

張燕說:「當時被封的還有新疆大學,還有一個女的自殺了,那個事鬧得也挺嚴重的,但都被壓下來了,微博上都沒傳出去。」

今年1月,新疆第一次爆發疫情時,新疆也和其它省市一樣採取封省、封城,直到2月中旬疫情才趨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