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繼續肆虐,感染人數不斷攀升,湖北省各大醫院被徵用於收治發熱病人,而其他病人乃至癌症患者卻無法得到常規治療,更因各地封城封村,致使多數患者求助無門。

湖北省紅安縣七里坪鎮三歲多的梁小妹妹因視網膜惡性腫瘤,2019年11月於北京同仁醫院進行了左眼摘除,術後再進行化療,目前剩最後一個療程,卻因中共肺炎封城,不能按時返院接受治療,現已超過化療時限20天有餘,梁父萬分著急,非常擔心細胞瘤轉移危及生命,希望梁小妹妹儘快得到治療。

武漢、縣城、北京 有錢做不上化療

「因為武漢抗疫,它所有的醫院都被徵收,收治新冠去了。」他說,「紅安縣城裏的醫院、人民醫院也是收治新冠。」

「紅安那裏的醫生說,沒有收治三歲孩子的化療,他們不能給我們孩子化療。」困在家中束手無策,他說,「你看武漢也去不了,縣城也不能化療。去北京,還得要有當地的村委會和社區接收,簡直難如登天。」

「我們還是想儘快地給孩子治療上,讓她進行化療,早日接受治療。免得讓她病情再次惡化。」梁父想方設法求醫,但一切徒勞,「如果武漢有可以接收這種化療的醫院,那肯定不止我們一家人,肯定好多人。就我所了解的,有好多病人也是需要化療的。」

他擔心孩子因為無法完成治療而造成癌細胞轉移,「如果累積到視神經的話,那視神經就連到大腦了。癌細胞一旦轉移,就危及生命了,到時候你是再有多少錢都救不回來了。」

「我們找了指揮部,鎮裏也找了,村裏也說過。沒有交通工具,出不去。」「我們在鄉下,都封路、封村了,叫我們在家居家隔離,人人都在家隔離。就算是找到車,到別的省,人家也不讓我們過去啊。」

封城前武漢醫治 封城後回不了老家

家住湖北省仙桃市沙嘴的葉先生,兒子因病毒性腦炎在武漢住院10個月,被這場疫情隔離在武漢,禁封在新華醫院已經23天,由於政府徵用了醫院,一家四口無路可走,「小孩還在發病治療期,加上鼻食胃管,我們現在處境十分危險。」他請求道,「幫幫忙聯繫當地政府,懇求仙桃市政府給一條生路,給一條回家的路。」

「醫院被政府徵收了,辦了出院,但路被封了,我們就是不能回老家,就是這個困境。」葉先生一家四口找不到落腳之處,他相當焦急。

「出不了武漢,找不著安置的地方,更別說兒子的醫療收治問題了。」他擔心再找不到安置的地方,就要露宿街頭了,「我們聯繫不到車,救護車也不收,今天醫院全部在裝修,我們沒辦法,很多賓館也被政府徵用了,賓館也不收。」

各大醫院被徵收無法收治 買不到藥

湖北省天門市多祥鎮劉先生因下肢血栓做了外科手術後,又因尾椎骨肉瘤在武漢協和醫院住院,因中共肺炎疫情嚴重,聽從醫師建議回家,年後再做治療,沒想到疫情嚴重到直接封城了。他說,「等了快一個月了,等待期間病情一直在惡化,我右下肢在萎縮,然後有自主感覺障礙,整個右腿沒感覺了。」

他無助地說,「我給協和醫院主治醫生打電話,他也說需要治療,但是他也沒辦法。武漢那邊腫瘤中心、協和都被徵用作為發熱門診,現在好多醫院根本不收患者,只收發熱病人,好多地方不搞治療,他們也不收病人,我們沒有辦法。」

他說,天門市當地也有一、二百人感染,挺嚴重,到處都封了,村與村之間封得厲害,「我們天門有一個人民醫院,也有腫瘤科的,現在也被徵用做發熱門診,其它科室都關了,腫瘤科都關了。」

劉先生感覺很惶恐,「我們家裏買藥也不方便買,我現在吃的止痛藥買不到。我右下肢萎縮,現在完全走不了,每天只能躺在床上。」

「我們在家一個月了,時間太長了,碰到這個疫情也不知道甚麼時候結束,真的沒有辦法。在家裏病情又惡化,家裏吃的止痛藥也沒地方買,現在在到處找藥,不吃藥天天疼,白天疼晚上疼,疼得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