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來,中共喉舌媒體持續報道「境外間諜」策反中國人以獲取中共文件等消息,營造出國內「諜影重重」、人人都可能被間諜盯上的緊張氛圍。

有分析認為,這是一場「抓特務」政治運動,中共這麼做的原因有多種。

10月31日,河南省委宣傳部主管的《大河報》發文稱,該省平頂山市一名擁有博士學歷的技術人員劉欣被境外機構用郵件聯繫,並以高額報酬為誘餌,讓他蒐集國內某核電站的相關資料等。劉在2019年1月11日被國安機關抓捕,後被判刑9個月。

11月1日,中共「中央政法委長安劍」微信公眾號又發文稱,河南一中年男子張某因事業不順、經商遇阻而「思想軌道偏離」——產生通過全民選舉實現西式政治制度的想法。2018年4月,他通過旅遊簽證出境,在落腳酒店的房間裏宣佈成立「中國民主共和黨」和「中華民主聯邦共和國」,並將自己的宣誓照片傳到十餘個微信群裏。

此後,張某申請政治避難被拒,而境外間諜情報人員主動找到他,表示可為其「組黨建國」提供經費和幫助,條件是他回境內蒐集提供「紅頭文件」。張某同意交易,後被中共國安抓捕,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和間諜罪」被判刑13年。

11月2日,中共喉舌央視再報,雲南省某機關工作人員黃娟在出國留學期間被境外間諜以感情和金錢誘惑,為外國提供中國國內經濟類政策性文件,她的丈夫也被牽入其中。今年5月,黃娟被以間諜罪判刑10年,她的丈夫被判3年。

與此同時,有河南網民在微博上曬出該省國家安全廳發送的短信,稱「反間諜工作關乎國家安全、社會穩定和人民根本利益,實施好《反間諜法》是全黨、全社會的共同責任」。

(微博圖片)
(微博圖片)

分析:轉移矛盾、收緊國內外信息交流、清洗間諜系統

新唐人電視台特約評論員趙培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分析認為,中共掀起「抓特務」運動有多個目的。

他表示,中共從不反省自己,出現危機時慣用的手段就是轉移矛盾,把其所做的壞事歸咎到別人頭上,像所謂「裏通外國」、「特務搞破壞」等。

而當前,中共統治已是危機四伏。眾多外國工廠搬離大陸,造成大量民眾失業的危機;金融方面處處爆雷,地方政府和國企已經破產,只是不斷以債務置換等方式掩蓋破產的景象;政治方面,民眾已經不相信共產主義,更有多名落馬的省市級官員被控私藏禁書、長期閱覽「有嚴重政治問題的書刊」、收藏「有嚴重政治問題的境外書籍」等罪名,黨內人心渙散。

中共已經面臨崩盤的危險,因此又開始「抓特務」,轉移民眾注意力。

趙培說,中共既然把這一事件拿出來做宣傳,也說明其害怕某些東西被洩露出去,因此收緊了中國人和外界的信息交流。而觸發這一做法的原因包括美國總統候選人祖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的硬碟門事件。

他說,「在亨特‧拜登這個事件出來之後,中共很驚詫,它的秘密為甚麼會在西方媒體爆出來?它認為是自己的特務系統出了問題,是不是美國或誰的間諜滲透到我們這裏?這是屬於拜登硬碟門在中國引發的一個連鎖反應。」

此外,趙培推測中共還可能對其間諜系統進行「大清洗」。「不光拜登硬碟門,還有一些不在硬碟中的事也被洩露出來了,而且海外有風聲,洩露出來的證據是針對習近平和王岐山的。所以他們出於利益再一次聯手,可能是會針對江澤民、曾慶紅集團之前控制的特務。到底還有多少不在國安部、統戰部、黨內系統控制下的資料被他們流出來了?它下一步是要做這個。」

分析:中共鬥爭本性使然

一位不願具名的大陸人權律師向《大紀元》表示,中共媒體經常宣傳所謂境外間諜策反中國人,甚至煞有介事地介紹所謂案例,使很多不了解中共本質的中國人聽信其說辭,覺得現在境外特務很多、網上很危險、經常有壞人會引誘人上當等等。

他說,看透中共招數的人就會明白,這些所謂案例或者純屬是編故事,就像影視劇裏面關於臥底、諜報類的電視劇。宣傳部門照著這個去編,因為它的目的不是核實,而是為了達到宣傳的特定目的。

另一種可能性是,有人只是進行正常的網絡交流,但中共的國安、國保人員為了立功,就「製造案件」。他說,「一旦造出案件,把根本不是罪犯的人弄成罪犯,可以表明他的『工作成績』,向上面彙報把它弄成大案要案,那會受獎提升,而且中共政權也願意經常有這樣的所謂案例拿來做宣傳。」

這位律師認為,中共這麼做和它的鬥爭哲學有關。中共時時刻刻在樹立敵人,過去樹立階級敵人,現在要樹立境外敵對勢力、境內敵對勢力,「鬥爭的弦不鬆懈」。這樣營造出的氛圍就是:到處是敵人,人與人之間不要信任,對中共所給的以外的信息也不要信任。

民眾被成功洗腦後,中共就可以隨時隨地把想打擊的人冠以這樣的罪名抓起來 。中共對人權律師、人權捍衛者和對其殘酷統治稍有反抗的人都用這一招,「只要戴上這帽子,就可以想怎麼打壓就怎麼打壓。」

例如,在迫害人權律師的「709」案中,各類黨媒開足馬力,在審判前就到處宣傳他們「與境內外敵對勢力相勾結」;而現在,甚至是對學校不合理做法表示異議的學生也被說成「被境內外敵對勢力欺騙、煽動、利用」等等。

那麼是否真存在策反中國人等的境外敵對勢力?這位律師認為,「對於存在了幾千年的中國,沒有甚麼境外敵對勢力。但是如果說從正與邪、從普世價值與獨裁者的角度來說,當然就是敵對的。」

「中共把正的作為敵對的,那全世界所有正的,包括中國人,認為它(中共)是邪的,就是一種敵對。它就是一個很邪惡的東西,在邪惡的眼裏,任何正常的、正義的,都是它的敵對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