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六月,中共推出了3.7萬字的「抗疫白皮書」,用造假數據,試圖刪除「中共隱瞞疫情」的證據,掩蓋病毒的真相。圖為中共宣傳部副部長徐麟在新聞發佈會上,向記者展示白皮書。(視頻截圖)
今年六月,中共推出了3.7萬字的「抗疫白皮書」,用造假數據,試圖刪除「中共隱瞞疫情」的證據,掩蓋病毒的真相。圖為中共宣傳部副部長徐麟在新聞發佈會上,向記者展示白皮書。(視頻截圖)

今天主要跟大家來談中共黨媒的危險性。

媒體宣傳,是毛澤東眼裏的所謂「筆桿子」,中共奪取政權、鞏固政權靠的就是筆桿子和槍桿子。

因而,傳播媒體對於中共相當重要,也因此中國不但有大量的黨控媒體,就連許多表面看似民間經營的廣電媒體、網絡媒體,背後其實都直接或間接地受到中共的控制。就連抖音、每日頭條的母集團「字節跳動」,也得組織學習習近平的講話。

許多表面看似民間經營的廣電、網絡媒體,背後其實都直接或間接地受到中共的控制。就連「字節跳動」,也得組織員工學習習近平的講話,搞些政治學習之類的活動。圖為字節跳動公司的辦公樓。(Getty Images)
許多表面看似民間經營的廣電、網絡媒體,背後其實都直接或間接地受到中共的控制。就連「字節跳動」,也得組織員工學習習近平的講話,搞些政治學習之類的活動。圖為字節跳動公司的辦公樓。(Getty Images)

所以,中共嚴厲操控中國所有媒體,可以說是不爭的事實,再加上對外的網絡封鎖,讓大多數中國人民無法接觸到海外的真實信息,只能日以繼夜地接收來自中共媒體的新聞信息與廣電節目。

這種高度封閉的信息環境,會更有利於增強中共黨媒的作用力。那麼,中共黨媒到底有哪些主要的作用呢?我認為,至少有五個重要作用:

作用一:引導輿論 維穩政權

這是共產黨控制媒體的最基本目的,也是黨媒運作的核心功能。黨媒要在各種不利於黨的新聞事件發生時,儘快輸出信息,用鋪天蓋地的信息數量來搶佔話語權、壟斷言論市場,引導輿論朝向有利於中共的方向,從而消滅一切不利於政權穩定的不安因素。

舉個例子,日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重要演說,再次強調「中國不等於中共」,呼籲中國人民站出來,與世界各國一起推動中共做出改變。接著又傳出美國準備禁止讓中共黨員入境,讓中共急得跳腳。

稍後,《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就率先跳出來說要給美國人上課,說中共跟中國人民的關係有多麼密切;接著,新華社再跳出來辱罵蓬佩奧,說「中國人民不等於中國共產黨」是謊言。

接著人民網又報道習近平說的「五個絕不答應」,包括絕不答應「任何人任何勢力企圖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割裂開來、對立起來」。

其實,這一連串的黨媒宣傳戰,就是中共用來引導輿論、維穩政權的手段。

作用二:欺騙人民 洗腦灌輸

欺騙人民,避免人們知道中共的真相;灌輸人民,引導人們用中共想要的思維方式去思考與行動,這是中共黨媒的另一個重要作用。我們直接舉例說明:

9月初,中共大張旗鼓地召開抗擊疫情表彰大會,並通過黨媒進行全國直播宣傳,大小媒體紛紛轉載報道,目的就是要營造出「中共帶領人民戰勝疫情」、「中國疫情消失」的錯覺假象,從而烘托共產黨的偉大、光榮、正確。

但是疫情真的消失了嗎?沒有,只是被官方掩蓋的真相,達成「政治清零」。現在疫情案例可能又增加了,快壓不住了,所以官方又派鍾南山和張文宏兩位專家出來,預告冬天疫情又要回來了。

另外,中共最近因為掩蓋疫情以及戰狼外交的緣故,與美國、印度、歐洲、日本、澳洲、俄羅斯、東盟等國家搞得關係緊張,各國對中國印象越來越差,中共也越來越被國際社會孤立。前瑞典首相也公開表示,中國是中共戰狼外交的最大受害者。

但10月9日,新華網突然發佈一篇報道,宣稱「中國的朋友遍天下」,強調自己有180個建交國,但隻字不提中共與各國的矛盾衝突。很顯然,中共這篇報道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救火內宣,用來對內欺騙人民,營造中共在國際社會是交遊廣闊的「大國」。

作用三:統戰人民 煽動鬥爭

當中共陷入內外危機時,中共就會通過黨媒來統領中國人民的思想,從思維上、情感上儘可能地把十幾億中國人拉攏在中共身旁,激發民族情緒,煽動人民向中共的敵人鬥爭,同時也讓十幾億中國人變成中共的「人肉護盾」。

舉個簡單例子,美國與台灣最近雙邊關係明顯升溫,讓中共相當不滿;加上最近中共在南海問題上與美方激烈衝突,中共還增派軍機挑釁台灣,促使美方部署大批軍力來到西太平洋地區,只要中共「開第一槍」,美方就會實施反擊。

結果,中共黨媒們開始製造消息,指控美方纔是南海問題與台海問題的「麻煩製造者」,還說「兩岸最終走向擦槍走火」。換句話說,中共要把所有的過錯都推到美方頭上。

為了進一步引導中國人民的反美情緒,中共不但安排央視播出「抗美援朝」題材的電影《上甘嶺》,還找來台灣藝人在北京登台唱《上甘嶺》的插曲「我的祖國」和「龍的傳人」等歌曲。這些舉措,都是為了統戰人民、激發民族情緒,煽動人民仇恨美國的鬥爭手段。

作用四:指揮黨員 危機洗地

中共黨媒,其實還有一個重要作用,但卻比較不容易被外人察覺,就是提供黨員們應對危機的「教戰守則」。

甚麼意思呢?就是在共產黨遇到外部或內部危機時,中央通過黨媒提出一套似是而非的詭辯說詞,教全國黨員們怎麼樣跟一般人民群眾去面對面的引導輿論,撲滅一切不利於黨的思想因素或所謂的「謠言」。

比方說,蓬佩奧發表對華重磅演講之後,中共黨媒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推出了三萬字的長篇文章,除了辱罵蓬佩奧說謊之外,還針對蓬佩奧演講提出的種種觀點,一一進行「駁斥」與「澄清」。

這篇文章為甚麼要寫這麼長?就是為了告訴黨員們怎麼樣去為黨辯解,怎麼樣去引導人民認為蓬佩奧才是說謊的人,根本目的還是一樣,為了幫中共政權維穩。

另外,今年六月,中共推出了3.7萬字的「抗疫白皮書」,也是同樣的目的,用中共審查過、加工過的疫情時間表與所謂的統計數據,試圖刪除「中共隱瞞疫情」的證據,掩蓋病毒的真相。

這些長篇大論的黨媒文章,都是中共中央宣傳部用來指導黨員為中共辯解、為中共維穩的輿論武器。

作用五:特務滲透 情報蒐集

黨媒是中共體制下的特殊部門,不但具有傳播政令、引導輿論風向的任務,還有很重要的間諜特務任務。這一點,是中共黨媒記者與正常社會的媒體記者之間,最大的差異處。

比方說,9月澳洲政府就把四名中國記者驅逐出境,因為這四名記者涉嫌參與了中共在澳洲的間諜活動,參與了中共對澳洲政治界的干預滲透。澳洲當局也強調,不會容忍外國記者當間諜。

7月,東南衛視兩名駐台灣的記者,也因為涉嫌從事與「新聞採訪目的不符」的工作,而被強制離境。雖然他們是不是間諜,我們不清楚,但是他們在台灣製作政論節目,用敵對台灣的觀點來攻擊台灣政府。

其實,這種作法不僅違反兩岸的新聞採訪規定,行為上也相當接近「離間敵人」、「挑撥內鬥」的特務工作。

好,看到這裏,我們可以發現,黨媒確實是中共的鬥爭武器。對國內,黨媒鬥爭的是人民群眾的大腦,征服人民的腦海戰場、奪取控制權,強行植入黨要你說的話、要你做的事、要你想的思路。

對國外,黨媒不但要鬥爭海外人民的大腦、奪取控制權,還要鬥爭海外政府,實施間諜滲透、統戰收買、陰謀顛覆。換句話說,傳播媒體在中共的控制下,徹底變異成嚴控人民、維穩政權、侵略外國的思想暴力武器。

在古典的傳播學裏,媒體被認為具有「守望社會、聯繫群眾、監督政府、傳遞文化」的正面功能;但是,媒體落入中共的手裏,就變成了「監控社會、操弄群眾、維護政權、破壞文化」的武器。

這也意味著,中共是一個徹頭徹尾反人性、反傳統、反道德的邪惡政權,才會把一切可以良善運用的東西,變成了恐怖利用的武器;才會把一切可以造福人群的傳播科技,變成了迫害人民的鎮壓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