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日,習近平召開深化改革會議,試圖繼續推動十九屆五中全會公報的落實,但在改革會議上,卻強調「把國有企業做強做優做大」。

黨媒《人民日報》也發表社論,極力附和習近平,大談所謂的「新發展格局」和市場內需,卻另類借用了李克強的「量力而行」。李克強則繼續自我發揮,要用「改革」和「市場」的辦法落實十四五規劃。

這些看似混亂的信息,深刻揭示了中共正面臨窘境,實際正在試圖自保,根本談不上所謂的發展。中共高層被迫轉向內部加大控制,國際外交上已經難有作為,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幾乎要失業了。

深化改革會議上強調做強國企的背後

11月2日,習近平主持召開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六次會議。這次會議目前沒有相關圖片、影片,央視報道中只有播音員念稿,顯得比較蹊蹺。10月30日,習近平也曾與李克強、王滬寧、韓正參加了黨外人士座談會,都有圖片和影片。

習近平強調,十四五時期將進入「新發展階段」,要認識「主要矛盾變化帶來的新特徵新要求」、「錯綜複雜國際環境帶來的新矛盾新挑戰」、「深化改革的階段性新特點新任務」,「推進高質量發展、構建新發展格局」。

這些詞彙近來被多次提及,但至今沒能清晰描述出,到底存在哪些「新矛盾新挑戰」,是甚麼樣的「新特徵」,具體的「新要求」、「新任務」有哪些,這使得所謂的「新發展」、「高質量發展」變得很空洞。

這次會議,黨媒的報道中稱,「針對當前國有經濟佈局結構存在的問題,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更好把國有企業做強做優做大」,「增強國有經濟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

會議雖然提到了「經濟佈局結構問題」,但沒有明示,在哪些佈局上,存在甚麼樣的問題。目前的中共高層已經在位8年,中國經濟的佈局結構問題,是8年前存在的,還是這8年中造成的?假如說都是8年前的問題,這8年中為甚麼還沒有解決。從2015年提出的所謂「供給側結構性改革」,5年過去了,有了哪些成效?5年後,仍然還算「新任務」?

中共的所謂改革開放已經超過40年,但國有企業改革換湯不換藥,始終進入不了真正的市場競爭,仍然靠政府扶持,不能向市場化的私有制轉變,成為中共改革的典型失敗案例,目前更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嚴重拖累。這應該就是真正的結構性問題。

40多年後的今天,中共高層繼續要求「國有企業做強做優做大」,相當於在改革會議上吹逆風。這表明,中國經濟問題十分嚴重,發展嚴重受阻,中共政權企圖掌握更多的社會資源,以維繫中共的統治。所謂的「新發展階段」,其實只是一塊遮羞布罷了。

會議毫不避諱地稱,國有資產是「保障黨和國家事業」的「重要物質基礎,一定要管好用好」,圍繞「國有資產管理決策部署」,「堅持全口徑、全覆蓋」,「履行國有資產監督職責」。

中共的所謂改革大步後退,中國人的苦日子真的來了。

黨媒社論亂編「新發展格局」卻號召量力而行

11月2日,黨媒《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但中共高層至今都講不清楚的事,黨媒自然也勉為其難。

文章開篇就說,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了「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是需要落實的「重大工作部署」。文章高調讚揚「新發展格局」是對「趨勢的正確把握」,是「主動權的先手棋」,「通過繁榮國內經濟、暢通國內大循環為我國經濟發展增添動力,帶動世界經濟復甦」。

中共隱瞞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導致自身經濟嚴重受損,更導致全球陷入經濟衰退。中共高層企圖以疫謀霸,結果害人害己,被國際孤立,中國經濟困難重重,自身都難以恢復,還妄稱帶動世界。中共為了保政權,被迫閉關鎖國,相當被動,卻編造了一個「新發展格局」,謊稱主動而為。

黨媒試圖圓謊,但不小心露了馬腳。社論中回顧,「改革開放以來」,「遭遇過很多外部風險衝擊,最終都能化險為夷,靠的就是辦好自己的事、把發展立足點放在國內」。

顯然,中共黨媒明知,所謂的「新發展格局」,是受到了「外部風險衝擊」所致,但這次能否「化險為夷」呢?過去的30年中,中國出口額不斷增加,掩蓋了中國經濟的根本問題,靠的還是外部訂單,而不是內部市場。如今卻不得不靠內部市場。

社論也假意關心「人民生活品質」,卻稱「盡力而為、量力而行」。

近來,中共高層一再倡導節約糧食,表明中共仍然解決不了中國人的吃飯問題,此時妄談內需市場,實際自欺欺人。所謂的「戰略定力」,「危中尋機、化危為機」,難以掩飾中共面臨的執政危機。

中共全會放棄了發展速度指標,用「新發展格局」充數,自然知道目前經濟恢復都困難,何來發展?文章還號召,「有條件的地區可以率先探索有利於促進全國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有效路徑,發揮引領和帶動作用」。

這表明,中共高層對「以國內大循環」實際沒譜,還等著各地方探索哪!

李克強的自由發揮

10月30日,李克強曾召開國務院十四五規劃編制工作會議,黨媒報道了李克強的一些原話,當然也做了裁剪。11月2日,國務院網站再次刊文,《讓十四五規劃經得起實踐和歷史檢驗》,儘可能描述了李克強的原話。

李克強沒有遵循黨媒的報道方向,他稱十四五規劃編制要「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要立足國情、實事求是」,「既鼓舞人心又符合實際,既盡力而為又量力而行,經得起實踐和歷史檢驗」。

李克強的原話,是指經濟規劃「盡力而為又量力而行」,《人民日報》借用時,卻單指老百姓應節衣縮食。黨媒的另類借用,比較奇葩,但果真如此,內需市場豈不萎縮了?

李克強還說,規劃制定要「尊重經濟規律」,「充份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要注意把握好政府和市場的邊界,釐清哪些工作應該由政府來謀劃和推動,哪些事項要更大激發市場活力和社會創造力」。

李克強說的不無道理,但這些說法沒有出現在11月2日習近平主持的深化改革會議上,相反,中共準備加大控制國企資源。

李克強也強調了改革開放,他說,「用改革開放的辦法破難題促發展」,「深化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實行高水平對外開放,拿出更多更有力度的開放舉措,促進國際合作」,「編制和實施推進改革開放的規劃」,「要用市場的辦法、改革的辦法」。

這些改革開放的觀點,也沒有出現在3天後的深化改革會議中。閉關鎖國還是繼續改革開放,中共高層似乎並未統一共識,在國際孤立之下,是否硬抗,中共內部看起來有分歧。

中共外長王毅幾乎半失業

中共曾妄圖在國際孤立中突圍,卻屢屢受阻,中共外交部照樣開例行記者會,幾乎變成了宣傳部,真正的外交範圍迅速縮減,黨媒近來甚至不再提及中共外交部長王毅。

8月底至9月底,王毅的歐洲之行,本想聯歐抗美,卻鎩羽而歸。無奈之下,9月14日,中共高層親自與歐盟領導人影片會晤,也談崩了。中共這才認識到,只能先顧好周邊,卻發現東盟已經開始選邊站,王毅與東盟外長的影片會晤中,繼續威脅式外交,結果遭遇反彈。

之後,王毅轉向北方,企圖鞏固北方聯盟。但俄羅斯總統普京近日明確表示,不會與中共結盟,令中共高層很受傷。

9月底至10月初,王毅給習近平策劃的聯合國影片大會,同樣沒能取得突破,反而遭到了某種嘲笑;中共嚴重迫害人權的問題,再次引起更多國家的關注和反對,疫情追責提到日程。

面對南海問題和美國的聯盟外交壓力,10月中旬,王毅再次前往東盟一些國家,但中共黨媒卻沒有大力報道,可見沒甚麼成果。近來,王毅基本在黨媒的宣傳中消失了。

中共外交部大致無事可幹,中共高層對王毅應該也很失望。中共押寶的拜登眼看在美國大選中出局,中共高層對國際環境也指望不上,於是只剩下了「內循環」,以「新發展格局」掩蓋。目前中共各級官員應該人心惶惶,更不知所措,解體前的內部混亂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