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G20「習特會」達成90天休戰進行談判協議後,迄今為止,北京已恢復了購買美國大豆、豬肉,還暫時削減了美國進口汽車25%的報復性關稅,同時承諾購買更多美國原油。不過,據悉,目前中方就美國對中共結構性改革的核心要求,以及終止補貼大型國有企業政策,停止迫使美國企業將技術轉讓給中國企業等方面依舊沒有讓步。

12月17日,白宮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在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貿易談判的目的不僅是讓中方購買更多美國商品,更重要的是中方必須進行結構性改革,此舉將保護美國和世界的技術。這無疑是特朗普政府發動貿易戰以來,從不諱言的最終目的。

針對納瓦羅之語,18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除了稱「希望雙方經貿團隊能夠落實兩國元首達成的共識」、「尋求互利雙贏的結果」外,還特別回應納瓦羅,讓其「認真研讀」習近平在當日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並引用了其部份說辭,如在中國這樣的大國「沒有可以奉為金科玉律的教科書,也沒有可以對中國人民頤指氣使的教師爺」,「改甚麼、怎麼改必須以是否符合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總目標為根本尺度,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無疑,外交部發言人代北京高層釋放的潛台詞是:一、不需要美國對我們頤指氣使,告訴我們做甚麼;二、改甚麼我們自己決定,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而美國要求中方必須進行結構性的改革就是屬於「不能改的」。

有意思的是,在同日中共官媒新華社發表的「致敬改革開放」重磅評論文章中引用了搖滾歌手崔健的《花房姑娘》中的一句歌詞:「你問我去向何方,我指著大海的方向。」而實際上其後邊的歌詞是「我想要回到老地方,我想要走到老路上」。換言之,北京高層並不想改弦更張,而是繼續走「保黨」的老路、邪路。這與今年8月7日新華社發表的重磅宣言《風雨無阻創造美好生活》和習近平在紀念劉少奇的大會講話中所傳遞的意思是一樣的,那就是不管有怎樣的風雨,北京都絕不改變初衷,即堅持中共的領導。

這樣的信號體現在改革開放晚會上的歌曲「打江山,坐江山」中,體現在毛鄧江胡悉數露臉、最後「定於一尊」習近平上,體現在放過江澤民這個禍國殃民、殘害良善的黨魁上,體現在習近平毫無新意的講話裏,體現在選出的100個獲「改革先鋒稱號」和10個獲「中國改革友誼獎章」的外國人身上。可以說,北京鐵了心在某些方面,特別是結構性改革方面絕不讓步。

在美國和許多中國人看來,中國經濟進行結構性改革,就是擁抱世界大勢,擁抱自由公平的市場經濟,就是按照國際規則行事,遵守承諾。但在北京高層眼中,這樣的改革對其政權就是致命的,很可能引發政治體制上的改變,導致其政權不穩,從而失去手中的權力。

中美之間既然有著如此的認知差異,那麼可以想見,在不到90天的貿易談判中,北京雖然會在購買美國商品方面做出諸多承諾,但在結構性改革這個核心問題上不會退讓。如果特朗普政府拿不到滿意的結果,3月2日開始對中國輸美的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將不出人意外。

應該是預見到了2019年的艱難,習近平在講話中稱未來或有「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驚濤駭浪」有兩層意思,一是比喻險惡的環境,二是指尖銳激烈的鬥爭。筆者認為,這兩方面的驚濤駭浪北京將在2019年無可避免。

2019年的險惡環境既有國際的,也有國內的。首先是國內經濟環境將繼續惡化。根據國家統計局11月發佈的零售業銷售額增長數據看,同比增長僅為3.7%,除去物價上漲因素,實際增長率近於零,這是改革開放以來從來沒有過的事情。不僅如此,10月全國汽車銷售量同比下降11.7%,已是連續四個月下滑,這也是改革開放以來前所未有之事。還有澳門博彩收入大幅下降,11月廣交會出口訂單數僅增長3%,來自美國的訂單數銳減了30%。

分析指,這四組數據說明:普通民眾、中產階層、富豪消費意願和外國人採購中國商品的意願急劇下降,而背後潛藏的就是中國經濟已然出了大問題。此外,目前國營私企招聘人數下降、裁員劇增,民企大量倒閉,多家企業工人提前放假回家,大學生難找工作,消費降級等身邊觸目可及的情況,也都在傳遞著寒冬已至的現實。

不用懷疑,在3月美國新一波加徵關稅後,中國的經濟情況將會變得更為糟糕,有多少還著按揭的高薪中產突然失去了工作,有多少撐不下去的民企不得不關門,有多少國人每日為生計憂心忡忡……而早已將民主、法治拋到了一邊,仍在持續迫害良善,仍在打壓維權律師,戕害民眾利益,進一步加強鉗制輿論的中共,面對著民眾溫飽都成了問題後,其「六穩」能不能穩住將是個大問題。

其次,北京也將面臨著惡劣的國際政治環境。在美國從夢中醒來,正視中共對美國和世界的威脅後,美國做出了戰略調整,並正將盟國集結在自己的旗下,共同遏制中共在全球的擴張。北京的絕不改弦更張的態度,將迫使美國在「貿易、外交、軍事、科技,從所有方面採取對立競爭的態勢」,新的冷戰將正式開始。對於依靠金錢收買世界的北京政權,最後會發現自己到頭來並沒有甚麼真正的朋友,並在美國和世界所有正義力量打擊下,走向崩潰。

而尖銳激烈的鬥爭引發的驚濤駭浪雖然可能出現在中美關係中,但更可能出現在中共黨內和國內。北京高層面臨的這方面挑戰包括防黨內陰謀問題、各種利益博弈問題、腐敗能否得到根治問題、官僚體制內的消極抵抗問題以及政府公信力徹底喪失、民眾不斷用腳投票和暴力反抗等問題。尤其習近平沒有將中共黨內最大的禍害江澤民及其殘餘黨羽一網打盡,更是給自己埋下了難以預測的深坑。而隨著2019年經濟的再度下滑,中共利益集團的損失加劇,與經濟交織的上述方面很可能以更為劇烈的方式呈現在世人面前。

清華教授孫立平在2012年底舉辦的「2013:預測和戰略」年會上曾預言,中共要轉型、要處理歷史問題,唯一辦法是與歷史切割,如果錯失了切割的歷史機會,中共的統治模式不可能維繫多久,「10年可能到不了,5年可能差不多」。2019年,正是在這個時間點內。搖搖欲墜的中共能走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