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對中共友好的法、德等歐洲各國接連展現強硬態度,在外交和政策上轉向遠離中共。有分析認為,經過全球疫情、香港和新疆遭鎮壓,以及南中國海軍事擴張等事件後,歐洲越來越認識到中共對其價值觀和國家安全的威脅。危機意識既已經產生,遏共行動也會很快跟上。

法、德用實際行動遠離中共

近幾個月,法、德等歐洲國家開始展現出對中共的強硬態度。

例如,5月11日,中共要求法國撤銷對拉法葉護衛艦的更新維護項目,並以法中關係要挾。但法國不僅維持了於台灣的合約,還回請北京專注抗疫。

7月7日,法國決定嚴格限制華為5G在本國的發展:對於還沒有使用華為的營運商,鼓勵他們不要使用;對於已經使用華為的營運商,只發3至8年的授權期限。這一限制讓華為5G在法國慘遭滑鐵盧。

9月8日,馬克龍在議員敦促下,以最強烈的立場譴責中共對新疆維吾爾族的鎮壓。

10月,法國外交部宣佈調派現任駐澳洲大使佩諾(Christophe Penot)為首位「印太大使」,負責範圍更廣的經濟區域。外界視其為法方最高策略升級,意在推動歐盟對中共及衝突地區採取更堅定的政策。

德國方面,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剛結束對其的訪問,德政府立刻於9月2日公佈外交新策:「印度-太平洋-準則」(Indo-Pazifik-Leitlinien)。德國強調,希望與日本、印度等亞洲國家加強合作,力促歐洲的印太戰略。

德國外交部表示,隨著印太地區在經濟上和政治上重要性的增加,德國必須制定新的地域性-準則,即「印太-準則」。該-準則的目的之一就是使經濟夥伴關係多樣化,以減少對單一國家(中國)的依賴關係,並幫助塑造未來的國際秩序。

德媒分析,這意味著德國對中共政策的轉向。

德國國際人權協會理事:歐洲回歸傳統價值觀 拋棄中共

德國國際人權協會(IGFM)理事、旅德中國問題專家吳文昕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歐洲國家的大多數領導人其實都反感中共,但是他們有兩個障礙:一是認為自己不夠強大;二是經濟上太依賴中共,所以不敢動氣,怕影響做生意。

但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肆虐、中共對香港民主自由的破壞、在南中國海的軍事擴張、戰狼外交,以及在新疆的鎮壓等問題使歐洲對中共的態度逐漸發生轉變。

吳文昕分析,疫情是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法、德、英等國應該已經掌握中共向世界撒毒的證據。

他說,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曾向他及其它媒體爆料,中共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在疫情期間掌握了有關武漢實驗室洩漏病毒、北京隱瞞疫情及謊報數據等實質證據。這些證據在他轉交給居住澳洲的妻子備份時,被澳洲情報部門截獲。

隨後,澳洲外長和國防部長飛往華盛頓會見美國國務卿及國防部長,美國務卿再飛往倫敦短暫會面英國首相和外長,德國外長繼而計劃外突飛倫敦。這些國家也先後在疫情上對中共變得強硬。吳文昕推測,這和他們拿到證據有關。

「當歐洲政府發現,與中共的關係不單單是經濟利益,中共還對他們的國家安全造成威脅時,經濟利益就變得越來越不重要了。」吳文昕說,「歐洲很快就要作出選擇——你要錢還是要命。大多數都會決定:我要命。那中共就沒戲了。」

除了各國政府,歐洲人也開始覺醒。吳文昕引述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10月初公佈的一項民意調查說,許多國家的民眾在近一年對中國(中共)的負評達到歷史新高。

參與調查的9個歐洲國家中,瑞典民眾對中共的負評比例為85%、丹麥75%、荷蘭73%、英國74%、德國71%、比利時71%、法國70%、西班牙63%、意大利62%。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吳文昕認為,讓歐洲轉向的第二個重要原因是中共打壓香港,強推港版國安法。他說,「歐洲人很多都去過香港,了解中共接管前的香港如何,接管後香港情況的惡化。所以香港發生這個事情,他們比較容易看到誰對誰錯、誰善誰惡。」

此外,中共在南海的擴張和軍事化令歐洲不滿。「德國的商品暢銷全球,其它歐洲國家也都是進出口大國。而全球的貿易,三分之一貨物是要經過南中國海的。」「所有歐洲國家都知道,要是中共控制了整個南中國海,未經其同意不讓貨船通過,那對他們來說是不得了。」

吳文昕認為,目前不僅僅是德、法、英等大國,整個歐洲都在轉向。之前,利益和左派思潮讓許多國家暫忘了自己的立國之本,可是歐洲的價值觀是根深蒂固的,不容易被完全毀掉。他們最終會拋棄信奉獨裁暴政的中共,選擇自由、人權、法治。

法國參議員:歐洲必須採取行動

法國參議員奧力維·嘉迪克(Olivier Cadic)身兼法國參議院外交事務、國防和武裝部隊委員會副主席的職務。他在日前接受法國新唐人採訪時直言,中共在疫情發生後已摘下面具,露出肆無忌憚的真面目。

嘉迪克舉例中共的「戰狼外交」說,今年4月,法國的政、學、醫界人士曾發表公開信,呼籲世衛組織與台灣展開全面合作。結果聯名的議員遭中共駐法大使攻擊,法國人在自己的民主國家被侵犯了表達意見的基本權利。

他此前已經意識到,中共要建立一個控制公民的巨大系統,並已在中國建立極權統治。現在,其想在全球攫取領導地位,通過讓其它國家對它產生依賴來確保自己的獨立。

「要知道我們是經歷過法國大革命的,得到過捍衛自由意志、個人選擇、個人幸福的啟蒙。如今中共的制度在衝擊這種價值觀,這兩者之間是不可能達成共識的,因為他們的終極理念(與我們的)是完全對立的。」嘉迪克說。

「中共想要奴役百姓,而我們要捍衛百姓的自由,所以是截然相反的目的。我們西方國家,我們是友善的,我們覺得捍衛人權自由的價值觀是普世的。但中共拒絕了它,又反過來攻擊我們。」

嘉迪克指出,僅法國一個國家面對中共,在體量上非常吃虧;如果歐盟能聯合起來,那麼可以在貿易上和中共抗衡,如果全世界捍衛民主價值的議員攜手,那麼中共將毫無勝算可言。

他還表示,中共試圖分化歐盟各國等事情已經得到證實,歐洲人意識到了,且必須採取行動。「我們已經開始得夠晚了,現在我們必須儘快、馬上採取有效行動,不能再讓事情這樣發展下去了。」他說,「政府是否府意識到了中共對民主國家造成的威脅?可以告訴您,是的,我對此毫無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