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來自中國的壓力,歐洲只能以反擊作為回應,別無選擇」,德國「經濟五賢人」前主席呂魯普教授近日在媒體《商報》上發表評論文章說。

7月17日,呂魯普教授(Prof. Dr. Bert Rurup)在德媒《商報》(Handelsblatt)上發表評論文章表示,通常壓力會產生反壓力。但由於缺少反抗,北京不斷擴大它走在世界霸權道路上的界限。

呂魯普教授目前是德國《商報》研究委員會主席,也是該報的首席經濟學家。他曾多年擔任德國「經濟五賢人」成員以及主席,也曾給多個國家政府擔任顧問。

文中開頭他提到,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一反言辭謹慎的作風,近日在一次電視採訪中令人意外地公開批評北京對香港實施的「港版國安法」,並指這對中歐關係及與其它西方國家的關係將造成「長期的負面改變」。

呂魯普教授認為,德國總統對北京直言不諱的批評,首先也是對德國聯邦政府以及歐洲其它國家發出的警告,即不要忽視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不能因為害怕經濟受到影響而任由中國(共)政府支配和佔上風。

相比美國、英國,呂魯普教授認為德國總統這一聲明是「滯後的」。

歐洲統一觀點 能破解中共的分裂策略

這位資深經濟學家還剖析了中共在西方實施的分裂措施。因為中共對自己認為的「干涉內政」言行特別敏感,即使那是如此的無害,就像跟達賴喇嘛接觸一樣,所以中共的做法是:公開批評中國政治的國家會受到制裁;誰要是沉默,就會得到獎賞。中共以這種方式來讓西方分裂。

他認為,要是歐洲或整個西方社會統一觀點,中共政府就難以實施這個策略。因為雙方經濟聯繫變得很緊密,畢竟中國接近20%的產品出口到美國和歐盟。

呂魯普教授羅列了中共在國際上的一系列做法,認為中共長時間扮演成一個無害的第三世界國家,好像只顧解決本國人的溫飽,而不折騰其它國家的人,而實際上在努力擴大在國際委員會中的影響。

「當美國逐步退出多個聯合國組織的時候,中國卻逐漸掌握了15個聯合國組織中的4個組織的主導權。並且北京利用這種影響力想改寫聯合國的價值觀。」

文中還提到,中國以「一帶一路」建立一個聯繫生產地和銷售市場的網絡,通過巨額貸款讓尤其是非洲和中東的國家對北京產生高度依賴,「這顯示了,這個國家已經發起了走向世界霸權的長征。」

在這次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問題上,「北京故意給對歐洲感到失望的意大利提供援助,想拉攏它成為好夥伴。當全世界都悼念疫情犧牲者的時候,北京卻在香港展現自己真實的一面,同時寄希望於歐洲國家的膽小和美國內部的分裂。」

他說,實際上中共解除了1984年與英國簽訂的關於維持香港政治經濟部份自治到2047年的條約。要是真的成功的話,下一步對象就是台灣。

歐洲的反擊是必要的

呂魯普教授認為,美國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強硬態度,讓人想起冷戰時期。那時西方民眾雖然必須為軍備競爭承受沉重負擔,但正因為軍備競爭,阻止了第三次世界大戰,而且迫使蘇聯先是回到談判桌前,最後到其經濟崩盤。

最後,他說,歐洲國家只能對中共毫無放鬆的施壓回應,只有歐洲大陸都發出同一個聲音,才能產生足夠的對抗力。而且英國已經先行一步,給大部份香港人提供庇護了。他認為光是英國這樣做還不夠,德國和歐盟都應該強硬對待。

而北京最希望聽到的是「令人擔憂」這樣的說辭。德國總統也知道,所以這次動真格,嚴厲批評,這也是「正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