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7日,在距離美國大選還有27天之際,現任美國副總統、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彭斯與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哈里斯在猶他州鹽湖城展開了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首場、也是唯一一場副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對此,大陸媒體也進行了報道,但與海外媒體相對照,不難發現,其刻意隱瞞了那些不想讓中國人知道的辯論議題和內容,而且在某些問題上有意誤導。

由於大陸媒體的報道都要秉承中共中宣部的意志,因此都有著同樣的傾向性。不妨以大陸相對有影響的澎湃新聞網的報道來對照分析。

首先在辯論議題上,澎湃報道顯然縮水,其稱雙方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經濟與最高法院等重要議題展開激辯,不過其後在列舉具體議題內容時又提到了「稅收問題」、「反墮胎問題」和「移交權力問題」。而海外的報道是辯論議題有9個,分別是中共病毒疫情、總統候選人健康狀況、經濟、氣候變化、中國問題、外交關係、最高法院大法官、種族性執法和轉移權力。澎湃刻意忽略哪些問題一目瞭然。

其次,在報道就議題激辯的內容時,澎湃也有意忽略一些東西,偏離議題核心。比如在對疫情問題的關注上是有意淡化。事實上,疫情問題是副總統辯論時的首個話題,而澎湃報道時雖稱是焦點問題,但卻將其弱化,排在第二位闡述,而且闡述過多引用哈里斯對特朗普政府的批評之語,抨擊疫苗不可信,以此說明特朗普政府在防疫方面不成功。

對於彭斯的回應,澎湃雖報道他「極力捍衛特朗普政府在防範疫情上做出的努力」,「指責拜登陣營的抗疫計劃只是抄襲特朗普政府目前正在做的事情」,但卻不敢具體說明「努力」的內容。

而根據海外媒體的報道,彭斯明確提到特朗普從第一天疫情開始,就把美國人放到了首位,在美國確認感染人數不到5人時,他就禁止中國人入境,但拜登當時卻不同意旅行禁令。彭斯還說,特朗普政府進行的全國動員,挽救了大量生命。此外,2月開始研發的疫苗和藥物,在特朗普領導下有關部門神速行動,為各地提供了很多醫療用品。至於彭斯那句「請停止用老百姓的生命玩政治遊戲」,陸媒更是沒有膽量報道了。

在結束關於中共病毒的話題後,雙方轉到總統候選人的身體健康問題上,但哈里斯很快從特朗普總統的身體健康透明度跳躍到特朗普的稅表上。就此,澎湃報道大做文章,將焦點集中在特朗普繳稅問題上,稱「正如拜登在上一場總統候選人辯論中對特朗普所做的事情一樣,哈里斯在本場辯論中也牢牢抓住特朗普稅收問題進行抨擊」,並援引《紐約時報》的不實報道,同時說彭斯意圖轉移話題焦點。

根據海外媒體報道,一方面哈里斯也有意迴避了拜登從未公佈其身體健康情況的問題,另一方面,彭斯亦未回應特朗普身體現況,但卻明確表示,特朗普公佈了稅表,「還從字面上發佈了一堆財務信息,美國人民可以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進行審查」。

在隨後談到的經濟與美國稅務政策問題時,澎湃的報道是哈里斯一再稱,她的拍檔拜登加稅,但不會對年收入40萬以下的人加稅。而海外的報道是彭斯闡述了特朗普的成就,說他在四年內重振美國經濟,創造了數以萬計的美國就業機會。但哈里斯不願承認特朗普四年內的經濟成就,說特朗普跟拜登政府的經濟區別在於基礎不同。在被彭斯嗆聲說,民主黨要撤銷特朗普給普通家庭的減稅政策後,她還陷入短暫的沉默。

同樣表明澎湃報道偏離議題核心的是在最高法院大法官問題上。海外媒體的報道是彭斯連續三次追問「如果法官巴雷特獲得確認成為大法官,你和喬・拜登會重組最高法院嗎?」但哈里斯卻拒絕回答。為此,彭斯向選民喊話:「讓特朗普總統連任,他將堅守權力分立和九人制的最高法院。」

而澎湃報道對此不著一字,反而將報道核心指向墮胎問題,即新提名的大法官巴雷特,是否會推翻有關墮胎權的決定。哈里斯代表的民主黨認為,有需要繼續保障墮胎合法性,並認為這是女性的選擇權。而彭斯的看法是支持生命權利。不過,根據海外報道,彭斯以「珍愛生命」獲得更多讚許。

在對於如果特朗普敗選,雙方會如何處理的問題上,澎湃報道稱哈里斯和拜登已經建立起一個廣泛的支持者同盟,並呼籲大家儘快投票。稱彭斯「吹捧總統任命保守派法官擔任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一事」,相信特朗普會再連任四年。而澎湃有意忽略的是彭斯對聽眾的提醒,那就是民主黨在特朗普上任四年來,一直在試圖推翻先前的選舉結果。

無疑,澎湃新聞完全沒有報道的辯論議題包括氣候變化、中國問題、外交關係和種族性執法。不報道氣候變化和種族性執法,是因為在這兩個議題上,哈里斯因表態支持激進派的「綠色新政」議案和對嚴苛曾陷入尷尬和被抓包。力挺拜登的中共媒體自然不能報道減分項。

而不報道中國問題和外交問題,應該是過於敏感,且彭斯之語直刺中共心窩。彭斯直接說拜登是中國(中共)的「啦啦隊隊長」,拜登在經濟上對中共卑躬屈膝,中共應該對病毒負責,等等。

如果單看澎湃網有意隱瞞、扭曲、誤導民眾的報道,不難得出這場辯論似乎是勢均力敵,或者在某些方面哈里斯更加佔理、特朗普存在問題的結論,而這正是中共意圖向中國人所灌輸的。中共支持拜登、貶低特朗普的策略通過報道再次彰顯。

不僅僅如此,為了混淆視聽,澎湃報道還提到兩點:一是辯論結束後特朗普發推文表示彭斯「贏得了一個大的勝利」;拜登則稱哈里斯今晚的表現「令人驕傲」。二是稱根據民調聚合平台RealClearPolitics的數據顯示,10月1日至10月4日進行的最新民調中,特朗普以41%比57%的支持度落後於拜登。地方民調數據也表明,代表民主黨參選的前副總統拜登有可能在多數「搖擺州」擊敗現任總統特朗普,贏得選舉人團票。

兩者放在一起報道,有多少對美國政治不了解的國人會相信特朗普所說的彭斯取得了一個大勝利是真的?但事實是彭斯在多個議題上的表現和對中共的強硬態度,被很多人認為是贏家。

很多被欺騙的中國人可能不太知道,海外民調不止上述澎湃提到的這一家。比如在特朗普夫婦染疫後英國「周日快報」(Sunday Express)和智囊「民主研究所」(Democracy Institute)的最新民調顯示,特朗普全國支持度為46%,略高於拜登的45%。如果大選投票反映民調的結果,特朗普將拿下320張選舉人票,拜登僅有218張。

從中共媒體對副總統辯論的報道看,中共是何等的心虛和不自信。最終的結果極大的可能是特朗普再次當選,而這是中共最為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