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專家表示,美國與中國共產黨政權之間的關係轉彎已經完成,無論誰贏得總統大選,在大選之後的美國與中共的貿易關係,都註定會遵循特朗普政府制定的路線發展。

在擔任美國參議員和副總統期間,喬·拜登一直是中美之間自由貿易的堅定支持者。這位民主黨候選人在中共於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過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去年,拜登駁斥了中共是美國競爭對手的說法,招致了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批評。有專家表示,隨著疫情的蔓延,美國公眾輿論對中共政權的態度發生了重大轉變,這給拜登製造了一個弱點。

最近幾個月,為了打敗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拜登的言辭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不斷上升的壓力促使他在9月份的CNN市民集會上稱,中共是一個「很大的競爭者」。而特朗普政府將中共視為「敵手」。

拜登並沒有制定針對中共貿易的政策。然而,專家們認為,無論誰贏得大選,對中共的強硬路線可能仍將存在。儘管兩位候選人在許多政策問題上形成了鮮明對比,但他們一致認為,應以與此前不同的方式應對中共。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級研究員愛德華·奧爾登(Edward Alden)在接受《大紀元時報》(Epoch Times)採訪時表示:「我認為,中美關係將會有非常多的連續性。」

她說:「在一開始,我不認為你會看到美國迅速取消關稅。我不認為(如果當選)拜登的政府會放棄『第一階段協議』。」

在於1月中旬簽署的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要求北京在未來兩年內再購買價值兩千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和服務,其中包括每年400億至500億美元的農產品。

美國農業部早些時候對北京在履行該貿易協定的承諾方面進展緩慢表示失望。

今年第一季度,中共從美國購買的農產品僅為51億美元。然而,中共政府最近幾周大幅加快了對大豆、粟米、豬肉和牛肉的購買量,從美國農民那裏訂購的大豆、粟米、豬肉和牛肉達到了創紀錄的數量。

奧爾登說:「在某種程度上,我認為拜登被綁在了現任政府已經採取的一些立場上。」「在不從中共獲得任何回報的情況下取消關稅,將會被視為一種疲弱的表現。」

特朗普稱,他對中國產品徵收關稅的行動是有效的,迫使北京做出了讓步。

特朗普在10月8日告訴霍士財經網頻道(Fox Business):「他們想讓我高興」,「因為他們知道,對他們來說,我是個一觸即發的人。而我受夠了他們。」

他還表示,贏得連任後,他將繼續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因為這將有助於為美國農民和美國財政部帶來「數十億美元」。

在最近的一篇專欄文章中,馬利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的經濟學家和商業教授彼得·莫裏奇(Peter Morici)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提供了理由。

他寫道:「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履歷和前副總統喬·拜登輕率的眼光,使現任總統成為更好的選擇。」

莫裏奇告訴《大紀元時報》:「老式的多邊主義」行不通。「我們需要特朗普式的個性,讓世界擺脫舊的設想。」

談到對華貿易政策,莫裏奇認為,無論誰贏得大選,目前的「精明政策將在大選後繼續被執行」。

他說:「拜登將試圖用不同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但結果將是一樣的。這將是一場僵局。」

拜登的新中共政策

特朗普打破了美國長期以來對中共的政策,並在2018年宣佈對中國進口商品全面徵收關稅,以解決不公平的貿易行為。他的舉動標誌著美國三十多年來首次對中共採取強硬態度。

特朗普一再利用拜登這位民主黨挑戰者對中共的溫和態度來抨擊他。他稱中共加入世貿組織是「世界歷史上最大的地緣政治和經濟災難之一。」

在10月7日的副總統候選人辯論中,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卡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沒有回答關於中共是競爭對手還是敵手的問題。相反,她說特朗普政府輸掉了貿易戰。

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回應道:「輸掉了與中共的貿易戰·喬·拜登(Joe Biden)從未打過這場戰爭。」

彭斯說:「喬·拜登在過去幾十年裏一直是共產主義中國的啦啦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