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黨候選人拜登還沒有獲得法定機構認可就宣佈大選獲勝,接著中共媒體開始大篇幅高調宣傳拜登勝選以及營造各國祝賀的輿論氛圍。

評論表示,中共長期滲透美國欲將其變成中共模式。高調報道拜登「勝選」,其實是賭徒在慶賀「勝利」。

11月8日,中共媒體大篇幅報道了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當選美國總統及部份國家領導人祝賀當選的消息。此前,中共官方曾下達指令,對有關美國總統大選新聞必須以新華社為主,「規範稿源」,「統一安排」,且「不得擅自轉載外媒、不得跟進報道」。

但最具權威的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其主席特雷·特瑞納早在11月6日就對美國媒體表示,選舉欺詐正在各州發生,「如果沒有遵守法律,這次大選就是『非法的』。」他還表示,特朗普競選活動提起的訴訟是「非常有效的指控」,需要得到法院系統的「全面審查」。

而11月7日,拜登卻突發聲明,稱自己很榮幸被選為美國總統。隨後,美國CNN、美聯社、霍士等主要媒體,在賓州、內華達及密歇根計票都還沒完成,且都被指控選票作弊正在進行法律訴訟的情況下,宣佈拜登勝選。

旅美獨立學者、時評專欄作家戈壁東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大篇幅高調報道拜登勝選以及一些國家領導人對其祝賀的消息,釋放的信息很清楚,拜登就是中共希望的那個人,「(他們)經常攻擊特朗普『不靠譜』,蓬佩奧是『人民公敵』,現在大篇幅慶賀拜登,說明中共最希望在美國能通過拜登讓美國走向極權、走向親共。這是民主與極權專制的決戰。」

戈壁東說,中共最關注這次美國大選,「因為誰入主白宮確實關聯中共的生死存亡。中共要賭拜登贏,拜登是中共的『老朋友』,所以,中共大肆宣傳拜登贏得大選,其實是賭徒在慶賀勝利。不過,中共也知道拜登並沒有真正獲得大選最後勝利,特朗普還是美國總統。所以中共官方不敢真正做出太激烈的動作。」

加拿大華裔作家盛雪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向美國滲透是長期的大規模的戰略部署,相信有關拜登及他的家族與中共勾結的信息和報道是事實,說明中共對拜登的滲透和收買「很顯然是已經成功了。那麼,中共為拜登去營造當選的輿論氣氛是順理成章的」。

中共為甚麼並沒有向拜登發賀電?「中共它並不怕拜登,它並不在乎拜登、並不尊重拜登」,盛雪說,「中共實際上是害怕特朗普。那麼現在美國大選並沒有塵埃落定,如果法律訴訟最終讓特朗普獲勝,那中共很可能會怕特朗普對其進行更狠更重的打擊。」

拜登為何匆忙宣佈自己獲勝

在眾多質疑、眾多批露出來的造假、欺詐的指控情況下,拜登為何匆忙宣佈自己已經獲勝?

盛雪表示,美國這次大選激烈衝突的程度前所未有,「雙方都已經認識到,這次美國選總統是關乎到美國未來整個發展路向,也影響到美國包括經濟、國家安全以及很多社會層面將朝著哪個方向去行進,甚至包括美國整體的國際關係以及跟中共的關係」。

更重要是,「拜登以及他的團隊,以及支持他的美國左翼社會感受到特朗普的政策對他們利益是一次重大打擊,所以,拜登不等最後的司法結果及選舉委員會的確認,迫不及待地自己去宣佈當選,親左派的媒體也為他大肆鼓譟。」

戈壁東表示,拜登在三個州還沒有最後完成計票,在聯邦選舉委員會還沒有確認總統候選人得勝者之前,宣佈已經獲勝,目的就是造成生米煮成熟飯的既成事實。

「這與美國大選中各個媒體一面倒的扭曲報道一樣,還包括拜登方面的一些慶祝活動,其實都是為了給未來的司法介入造成壓力。其實,這也是大選舞弊的行為之一。現在自媒體暴露出的拜登在大選中各種舞弊行為,已經說明了這次大選的不正常。」

大選背後的中共因素

特朗普在最近的一次演講中說,「偽造選票會否因為有大量外國勢力不想看到特朗普當選?因為,沒有人在貿易政策上更強硬,或使美國再次偉大。」

戈壁東表示,有沒有外國勢力直接介入,目前沒有證據。「但是那些急於在第一時間向拜登祝賀的國家總統,其中大部份確實都是不喜歡特朗普的,而且也是著名左派。」

至於這次大選背後有沒有中共因素,至少到目前為止沒有看到直接介入的證據。「但是,中共既然把美國大選當作『國運』(中共命運)興衰的決定因素,它們如果不做些甚麼,誰能信?」

盛雪表示,特朗普過去四年對美國原有的利益結成,以及原有的利益鏈條形成了很大的威脅,對那些在全球化中各領域形成的新型權貴結成的利益共同體也造成了威脅。

「如果特朗普繼續執政,可能會從根本上傷及到他們的利益,甚至有可能對於其中的一些人被美國以外的勢力所脅迫、滲透、收買的真相會逐漸地被披露出來。那麼,甚麼樣的勢力會對美國進行這些舉動?我想最主要的是兩個勢力,一個是中共所代表的共產主義勢力,一個是恐怖主義勢力,而這兩個勢力現在的確是在結盟,對美國發起了在美國境內的一種無聲的戰爭。」

值得關注的是,中共官媒直到目前均未直接寫出拜登勝選。網民「Da Yong」表示,「因為中共知道拜登的選票是怎麼來的。並且現在也密切關注特朗普這一方掌握了多少情報,它現在正在做賊心虛地看著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