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火龍驅逐瘟疫的傳說流傳至今,百年來在大坑和薄扶林村,每逢中秋舞火龍的活動幾乎未曾間斷過。今年武漢肺炎來勢洶洶,政府又推出「限聚令」,對舞火龍這一傳統是一大衝擊。大坑、薄扶林村、坪輋村民希望避免人群聚集,但又不想失去這一傳統,因而相應調整,繼續舞火龍;雖然儀式簡化,但心願猶存,寄望早日驅逐瘟疫,合境平安。


今年大坑仍有舞火龍,但規模縮小,儀式簡化。(鄺嘉仕提供)
今年大坑仍有舞火龍,但規模縮小,儀式簡化。(鄺嘉仕提供)

黑雨「迎月」夜 大坑冒雨舞火龍

今年9月初,港島大坑坊眾福利會宣佈取消今年一連三日的舞火龍活動,原因為避免人群聚集。大坑舞火龍總指揮陳德輝(輝哥)當時仍持觀望態度:「今年的線香、珍珠草我們都預訂了,隨時候命,做兩手準備,我的心願還是想舞火龍,驅逐瘟疫,安心些!」


每年的黃曆八月十四日(迎月),眾人會在舞火龍前夕,前往蓮花宮上香。(鄺嘉仕提供)
每年的黃曆八月十四日(迎月),眾人會在舞火龍前夕,前往蓮花宮上香。(鄺嘉仕提供)

每年的黃曆八月十四日(迎月),眾人會在舞火龍前夕,前往蓮花宮上香,舉行點睛儀式後,健兒們方從廟宇出發,舞動火龍,穿越大坑的大街小巷。過往大坑火龍全長約67公尺,龍身有32節,每晚要舞動3小時,一晚要用上約24,000枝香。今年受到疫情影響,參與舞火龍的健兒由過往的300人減至20人,龍身縮減為7節,在保持社交距離的情況下舞動。


總指揮輝哥認為,今年世紀大疫爆發,火龍因驅逐瘟疫而誕生,疫情下更應該舞火龍。(鄺嘉仕提供)
總指揮輝哥認為,今年世紀大疫爆發,火龍因驅逐瘟疫而誕生,疫情下更應該舞火龍。(鄺嘉仕提供)

總指揮輝哥今年已達74歲高齡,仍然神采奕奕,說話中氣十足。對他而言,一年一度的舞火龍是身為繼承人沉重的承諾。以他所知,除了日軍佔領香港時期一度停辦3年外,其它時間未曾停止。他認為,今年世紀大疫爆發,火龍因驅逐瘟疫而誕生,疫情下更應該舞火龍。


黃曆八月十四日(迎月)下起大雨,眾人冒雨舞火龍。(鄺嘉仕提供)
黃曆八月十四日(迎月)下起大雨,眾人冒雨舞火龍。(鄺嘉仕提供)

惟今年的迎月夜天氣不佳,初時天文台掛起黃色暴雨警告信號,短時間內升級為「紅雨」,不久後轉為「黑雨」。健兒們冒著大雨在浣紗街一帶舞動火龍,巡遊過程約15分鐘,輝哥一路與眾人同行,冒雨完成儀式後回到會址,即晩送龍完成儀式。對於今年中秋舞火龍儀式簡化,他感到有些遺憾,寄望今年12月有機會再按過往傳統舉行一次熱鬧的「大坑舞火龍」。


黃曆八月十四日(迎月)下起大雨,眾人冒雨舞火龍。(鄺嘉仕提供)
黃曆八月十四日(迎月)下起大雨,眾人冒雨舞火龍。(鄺嘉仕提供)

薄扶林火龍 「擇善固執」堅持傳統

黃曆八月十五「賞月」夜,天氣清朗,月圓高懸,港島薄扶林村再次傳來陣陣鼓聲,繼續傳統舉行中秋舞火龍。今年的火龍規模縮小,前期也沒有對外宣傳,不邀請嘉賓、官員出席,巡遊路線也有所改變,只在村內巡遊,並不對外開放,亦不會逐家逐戶參拜。同時,火龍由於未能到瀑布灣「龍歸滄海」,村民改為將火龍送到村旁的一條溪澗,該溪澗的流水最終會經瀑布灣瀑布流入大海,用溪水澆在火龍身上,作為「龍歸滄海」的替代儀式。火龍在完成任務後,被保留在村內作保育用途。


薄扶林火龍今年只在村內巡遊。(陳仲明/大紀元)
薄扶林火龍今年只在村內巡遊。(陳仲明/大紀元)


村民用溪水澆在火龍身上,作為「龍歸滄海」的替代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村民用溪水澆在火龍身上,作為「龍歸滄海」的替代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薄扶林村火龍會副主席蕭昆崙多年來參與火龍事務,通常逢端午節過後便開始籌備,今年卻因第三波疫情來襲,「限聚令」等條例遲遲不能決定。9月初,火龍會必須決定今年的方案,當蕭昆崙內心充滿掙扎時,他在村中偶遇一位年長的叔叔,可謂是「一言驚醒夢中人」。

薄扶林村火龍會副主席蕭昆崙認為今年的舞火龍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陳仲明/大紀元)
薄扶林村火龍會副主席蕭昆崙認為今年的舞火龍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陳仲明/大紀元)

蕭昆崙回憶:「當時還是『兩人限聚令』最嚴格的時候,我跟叔叔說有機會今年搞不成(舞火龍),這個叔叔很大的反應,就跟我說,怎麼可以這樣的,你們現在接手搞火龍,為甚麼去到這個地步突然說不搞呢?你知不知道百幾年前怎麼有火龍呢?正正因為有瘟疫,才整一條火龍出來驅瘟疫,現在正有瘟疫,你們一個兩個躲起來?是不是好像不是很對版呢?」他思考著這位叔叔的話,下定決心要繼承傳統,今年想辦法要將舞火龍的傳統保持下去,哪怕被迫簡化儀式,也不能不做。

蕭昆崙想到一個方案,即使真的到舞火龍當日仍維持「兩人限聚令」,村民便一人舞龍頭,一人舞龍尾,在不違反條例的情況下遊村。當他做了這個決定後,一個朋友拍掌叫好,並稱讚他「擇善固執」,意為感激他選擇了好的、正確的事去做,且堅持不變。蕭昆崙謙虛地說:「究竟這個堅持對不對,留待大家去討論。舞火龍驅逐瘟疫,是我們薄扶林村舞火龍的意義來的,我們不希望,也不想停了它。」


薄扶林村舞火龍。(陳仲明/大紀元)
薄扶林村舞火龍。(陳仲明/大紀元)


火龍在村中小巷巡遊。(陳仲明/大紀元)
火龍在村中小巷巡遊。(陳仲明/大紀元)


火龍在村中小巷巡遊。(陳仲明/大紀元)
火龍在村中小巷巡遊。(陳仲明/大紀元)

中秋正日舞火龍成功舉辦後,蕭昆崙如釋重負,他寄語:「每一年都舞火龍,今次舞火龍是一個最艱辛的,有『限聚令』,要戴口罩,但是我們都要堅持去做這件事,絕對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希望我們請一條火龍出來,希望可以驅除整個香港的瘟疫。」

坪輋全新「夜光火龍」 祝福帶入壁畫村

自2015年起,在新界北區打鼓嶺坪輋壁畫村(坪洋新村)的中秋舞火龍活動舉辦得有聲有色,來自薄扶林村的黃志強,退休後居於坪輋,將紮火龍手藝帶到新界東北。

今年因武漢肺炎蔓延,很多大型活動驟停,原本中秋期間集合多個團體、義工參與的舞火龍活動,今年也面臨停辦的風險。坪輋火龍的誕生,源於5年前的禽流感肆虐,政府未諮詢村民,便將打鼓嶺舊政府農場改建為活雞分流中心,引起村民不滿。因相信「火龍抗疫」的傳說,村民們開始了一項「新傳統」——中秋舞火龍。

坪輋全新「夜光火龍」將祝福帶入壁畫村。(海見/大紀元)
坪輋全新「夜光火龍」將祝福帶入壁畫村。(海見/大紀元)

過往坪輋火龍的起步點在九記士多前的迴旋處,完成「點睛儀式」後,火龍起步,由義工舞動繞村一周,再到田中火化。去年還舉辦小型音樂會,在音樂和表演過程中「化龍升天」。今年受疫情和「限聚令」影響,活動改為在村民的私人庭園舉行,不對外開放。火龍沒有離開村的範圍,在田間小路穿梭。另外,今年的「火龍」不插香,以LED設計成「夜光火龍」,一閃一閃的彩色燈光為火龍披上了一層奇幻色彩。


火龍在田間小路穿梭。(海見/大紀元)
火龍在田間小路穿梭。(海見/大紀元)


火龍由義工舞動繞村一周。(海見/大紀元)
火龍由義工舞動繞村一周。(海見/大紀元)


「化龍升天」送別火龍。(海見/大紀元)
「化龍升天」送別火龍。(海見/大紀元)

音樂創作人史嘉茵(阿史)多年來都參與坪輋火龍的協調工作,今年對她來說也是別具意義的一年:「今年發生疫情,很多活動都停了。但『舞火龍』的意義在於驅瘟逐疫,我們今年經過商量後,決定在村內自己辦舞火龍,希望能夠透過這個活動表達村民們的心願,為大家送上健康的祝福。」


一閃一閃的彩色燈光為火龍披上了一層奇幻色彩。(海見/大紀元)
一閃一閃的彩色燈光為火龍披上了一層奇幻色彩。(海見/大紀元)

今年的火龍再由紮作師傅黃志強指導,由義工紮成。中秋正日晚上8時許,「夜光火龍」起步在村內巡遊,舞龍的健兒保持社交距離,繞村巡遊,為壁畫村送上祝福。隨著熊熊火光照亮夜空,11時許以「化龍升天」形式送別火龍,為今年的舞火龍活動劃下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