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英雄出少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中,不少中學生成為抗暴的先鋒,他們受到當局的抓捕甚至判刑。同一時期,在大陸的中學生也在覺醒,拒絕洗腦,他們遭到騷擾、訓誡、開除的情況,同樣引發外界關注。

近期,遼寧本溪幾千名師生集體食物中毒,至今官方除更換了配餐公司外沒有任何說法,同時對傳播消息的學生予以打壓,在網上傳播消息的中學生被網警強迫刪帖。

由於相關部門電話無人接聽,《大紀元》記者致信本溪市政府信箱。日前獲得回覆,聲稱此次情況發生後,市教育局第一時間召開了緊急會議,形成了解決方案,即更換配餐公司,並向學生家長提供多種配餐方式供其選擇。

針對記者提問的具體感染人數,教育局、學校及展鵬公司是否有人承擔相關責任,以及為何網警要求發消息的學生刪微博,均沒有予以回應。

有知情人告訴《大紀元》,被網警騷擾的一名趙同學目前失聯數日,很擔心他出事了。本網將持續關注發聲同學的情況。

趙同學此前爆料,網警打電話給他,要求他刪除微博,又找到他的父母,說是上級指令。網警是通過後台尋找他的手機號,再通過手機號找到家人的個人資訊的。

以下是同學與網警的部份對話(安全起見暫不公開電話錄音):

網警:新浪微博誰發的啊?

學生:不知道,你不得給我看看超連結啥的。

網警:我是北地派出所的,你家戶口是在****。你父母電話多少號?

學生:不方便透露。

網警:那你到派出所來一趟吧。你叫甚麼?你是(叫)***啊。

學生:啊。

網警:我們現在核實發佈那個東西是誰發的,你現在過來一趟吧。

學生:我在學校呢。

網警:你把父母的電話告訴我,我給他們打電話核實一下。

學生:我找一下……對了我問一下,那個(展鵬)公司的事是怎麼回事啊?有結果沒?

網警:正在調查嘛。

學生:那你為啥給我打電話啊?

網警:你發到微博裏留的電話就是這個電話。

學生:那你是怎麼查到的啊。

網警:公安機關有公安機關的手段。我就問帖子是誰發的?別讓我們到你家裏找去。

學生:那你來找吧。

網警:微博最好是把它刪掉,明白不?

學生:那為甚麼要刪?

網警:你那玩意兒核實了嗎?啊!

學生:那麼多學生吃這玩意兒都拉稀了。

網警:微博是你發的嗎?消息是你發的嗎?

學生:全體、咱們這麼多學生都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該同學反問警察,「你們公安機關可以查後台號碼,那你們給我打電話的用意是甚麼?是我散佈謠言了?還是我違法了?就一定要去派出所?」

學生:你現在就是讓我刪那微博是吧?

網警:對對對。

學生:那我告訴你現在通話錄音,到時候放網上,你信不信?

網警:可以可以,這是你權利。

學生:這是我權利,那我在網上發言,為甚麼要讓我刪除啊?

網警:我現在不是找你核實嘛。

……

15歲中學生發帖遭訓誡

當局對中學生的打壓可謂毫不手軟。河南的周同學(化名)告訴記者,去年,他因為在百度貼吧發佈一條用《新華日報》的原話去反諷中共限制言論自由的帖子,就被訓誡了。

帖文的內容大意是,「反動派是世界上最害怕言論自由的一個集團,所以他們用種種卑劣無恥的手段,蒙蔽人民的眼睛,堵塞人民的耳朵,封鎖人民的嘴巴」。

「我發的就是這個,估計是點讚太多了,就被抓走了。」當時周同學才15歲,「無論是按黃曆還是陽曆,我都沒有滿16歲。但是省裏的人逼著我承認滿16歲。」

因為按相關法律規定,14歲到16歲是相對刑事責任年齡階段,而16歲開始負刑事責任。

據描述,周同學當天正在上課,兩個警察到學校把他帶走。在派出所,警察讓他認錯,寫悔過書,還問了幾個人名,有沒有境外勢力聯繫方式等等。

折騰了一上午,周同學才從派出所出來。因為遭到過訓誡,很多方面處於被監控狀態。

周同學還透露,他們學校也多次出現學生集體發燒腹瀉,都被校方壓下去了,媒體沒有報道。學校甚至翻查學生手機不讓拍照。

最近的一次是今年中秋節放假之前,整個學校幾千人,有二百人出現上吐下瀉和發燒症狀,症狀類以諾如病毒。三十多人去醫院檢查了,他們班上就有五六個。

周同學表示,學校發生幾百人腹瀉發燒事件,但被學校壓下去。(受訪人提供)
周同學表示,學校發生幾百人腹瀉發燒事件,但被學校壓下去。(受訪人提供)

「校方宣傳是食物中毒,不讓亂說。現在學校食堂把肉類食品大多數都撤了。上次學校也說食物中毒。學校還宣傳吃外面的東西不好,其實這食堂跟校領導就有關係。」他說。

滕州一中起義

在山東,一場學生運動悄然發起,被稱為「滕州一中起義」。今年「十一」,滕州一中以疫情為由,僅放假一天半,引發學生強烈不滿。9月28日下午,滕州一中千名學生遊行至辦公樓,將校長辦公室包圍,拉起「誓死力爭,還我假期」橫幅抗議。最終校方妥協,高一高二放假7天,高三放假3天。

中學生的抗爭行動得到很多網友的支持。網友表示,「一、沒有對公物造成破壞,沒有造成人員傷亡,抗議行為已經非常理性;二、合理維權行為在中國應得到提倡。」

滕州一中《告全體同學書》及學生起義的口號:「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哪裏有壓迫,哪有就有反抗」等等。(網絡圖片)
滕州一中《告全體同學書》及學生起義的口號:「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哪裏有壓迫,哪有就有反抗」等等。(網絡圖片)

但也有人在網上叫囂,「希望帶頭的開除,敗壞學校名譽!」,以遊行「沒有報備」、「擾亂學校正常的教學秩序」來攻擊此次抗爭事件。

有消息稱,「昨晚帶頭人被學校約談了一夜……」當地網友向記者確認,領頭的學生被老師叫去談話了,目前沒有記過處分、開除。但這個事的後續只能等10月9日開學了才能知道結果。

周同學告訴記者,他們學校也放假一天半。學校加大高強度學習的同時,也是在大幅加強洗腦教育。

網友曲子徽表示,疫情發生,政府對民眾的基本權利的侵犯已經達到了極致。沒想到最先抗議政府權力肆無忌憚的是中國的中學生。去年看到香港中學生上街表達自己的觀點:意外和感動!現在終於看到了中國的中學生的覺醒了……

中共特務治國 監控極端化

原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律師祝聖武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開除學籍的做法,是完全違法的。按照法律規定,只有學生因為犯罪而被判處監禁並被送監獄執行刑罰(勞教、收容審查等都是違法的綁架行為,不是合法的監禁公民的行為)的情況下,學校才可以開除學生。

他表示,開除學籍和訓誡,違反對未成年人的司法保護。因為憲法的界限是18歲,刑法的界限是16歲,也屬於應該減輕刑事責任的情形。未成年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這是憲法上的基本人權。

祝聖武表示,中共是很邪惡、冷血的,監控極端化。微信、微博、360這些網絡體系已經是共產黨的特務機關,特務治國的大背景下,大陸網絡已被中共高度壟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