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微博博主趙盛燁,近日在其微博發表中英文雙語文章,建議如果與美國發生衝突,中共可以三大方法「攬炒地球」。文章引來大陸網友痛批,直呼內容「反人類」。

這位知名博主擁有近328萬粉絲,自稱是中共的「地下國師」。他在北京時間2020年9月12日晚上10時20分發帖說:「以前做軍事研究時,總有一個誤區,就是認為只有把核彈投放到美國本土才能將美國毀滅。但如果投放幾百枚核彈到美國,次生災害等等會全面毀滅世界。」

他繼而就毀滅世界列舉三個例子:

1、在太平洋引爆裝滿核彈頭的核潛艇,巨浪可超過2,000米,將淹沒除了青藏高原以外的所有地區;

2、在喜馬拉雅山脈同時引爆數千枚核彈,可以改變地球的公轉軌道,地球將帶著全人類飄向漫無邊際的黑暗宇宙;

3、在四川盆地深鑽10,000米,埋入數千枚核彈同時引爆,將激起地心的坍塌,全世界人類滅絕。

他承認思路「非常罪惡」,「但是當我們走到了盡頭,這就是最終方案。美國人不可能既反人類又獨善其身」。

據百度百科的介紹,趙盛燁是滿族人,遼寧省撫順市人,生於1985年9月5日。他是中國計算機學會成員、IEEE會員、ACM會員、系統分析師、高級工程師、中國九三學社社員、瀋陽工學院教授、瀋陽工業大學特聘教授、「創青春」全國大學生創業大賽國賽評委、中國浦東幹部學院學員、中國保釣聯合會成員、博士研究生、「地球品質重新佈局」原理開創人,也曾是中國紅客聯盟的贊助者之一。

由於中國大陸網絡控制嚴格,網民動輒得咎,文章被刪帳號被封,甚至作者遭拘捕。然而趙盛燁此文卻得以「長存」,顯示獲得當局的某種「認可」。

圖為解放軍北海艦隊核潛艇。(AFP/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解放軍北海艦隊核潛艇。(AFP/AFP via Getty Images)

網友:趙的「我們」不包括我

不過文章內容引來不少網友的強烈批判。當中GNews小編在一篇名為〈趙盛燁先生的「我們」不包括我〉的文章,相當有代表性。

針對文章所說,「在太平洋引爆裝滿核彈頭的核潛艇,巨浪可超過2000米,將淹沒除了青藏高原以外的所有地區」,GNews回應說,自己既不懂「甚麼核潛艇,更想不出來裝滿核彈頭是個甚麼概念?」

至於「在喜馬拉雅山脈同時引爆數千枚核彈,可以改變地球的公轉軌道,地球將帶著全人類飄向漫無邊際的黑暗宇宙」,GNews小編引用中共的「與天鬥其樂無窮」一說反問,「可是甚麼時候人鬥得過天了?看看今年南方的洪水、蟲災,北方的冰暴(雹)、颱風,中共出台的一些(系)列措施說明2020年下半年的糧食都成問題,我們何時變得如此自不量力了?」

GNews小編強調,趙盛燁說的「但是當我們走到了盡頭」的「我們」並不代表他本人,「小編和小編的戰友是新中國聯邦的成員,是『爆料革命』的跟隨者,不是中共的奴隸,更不是你趙先生筆下的犧牲品,你沒有資格代替我們說話。」

圖為靠近中印邊境衝突地區拉達克的喜馬拉雅山脈。(TAUSEEF MUSTAFA/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靠近中印邊境衝突地區拉達克的喜馬拉雅山脈。(TAUSEEF MUSTAFA/AFP via Getty Images)

籲向香港人學習 不再做「沉默的」大多數

最後小編呼籲:「我們要像(向)香港人民學習,不再做『沉默的』大多數!」

在GNews另一篇題為〈中共紅客聯盟創始人趙盛燁微博發文:堅決維護中共邪惡統治,誓要滅絕全人類〉文章中起底了趙盛燁,指趙曾是中國紅客聯盟(HUC)的創辦人,並指中國紅客聯盟是一個黑客組織。

文中描述該組織是由中國黑客Lion牽頭組建,世界排名第五,2000年底成立,其成員曾達到8萬多人,主要反擊海外一些黑客的攻擊,當中以2001年反攻美國白宮網站最為著名。

文章分析:「從表面看,其代表個人觀點,但從此人的歷史背景看,其代表的是共產黨CCP統治下培養的民粹主義的觀點。」

中共發瘋狂言論非新鮮事

中共面對威脅時,往往會來些瘋狂言論,震攝一下對手,壯壯膽。中共的代言人都是與時並進的。現在美國與國際聯手,中共四面楚歌,來一個毀滅世界論。因應網絡時代,由知名博主散出瘋狂言論。

朱成虎的核威脅言論

2005年7月,中共軍人就曾發表核威脅言論。

中國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朱成虎教授,公開對來訪的西方派駐香港記者團談論中國的國防政策。英國《金融時報》與美國《亞洲華爾街日報》都派人出席這次簡報會。

朱成虎在回答有關中國如何因應美國介入台海衝突的問題時說:「如果美國人將他們的導彈或制導武器對準中國領土內的目標區,我認為我們將必須以核武反擊。如果美國人決心干預,我們就決心反擊。我們將準備讓西安以東的所有城市被摧毀。當然,美國人將必須準備好數以百計,或兩百個,甚至更多的城市被中國人夷為平地。」他說,戰爭的邏輯就是弱勢一方必須盡最大努力來擊敗強敵。

旅美專欄作家曹長青指,「朱成虎這種瘋子般的話,並不是私下隨口胡說的,而是政府部門有意安排他這樣向西方記者放口風的」。所傳遞出的信號是,「中國軍方已經清楚認識到,一旦他們武力犯台,美國會干預,而使用常規武器他們根本打不過美國」。

曹長青又指,當年台灣總統蔣經國曾對美國《時代》周刊說,世界沒有台灣問題,只有中共問題。「而今天走向民主的台灣更不是『問題』,只有豢養朱成虎這種『叫獸』的霸權中國,才是『問題』。朱成虎們的叫囂再次告訴世人,不能對共產黨有幻想。」

原子彈炸開喜馬拉雅山

中科院院士、理論物理學家何祚庥也同樣作出過驚人建議。

正當中共南水北調工程拿不出理想的西線方案時,何院士提出「用原子彈炸開喜馬拉雅山引水北上」的「最佳方案」;當怒江建壩之爭正反雙方專家僵持不下時,何祚庥、司馬南、方舟子等應邀前去考察定奪。

原子彈炸開喜馬拉雅山是甚麼概念?「閒雲若海的博客」有帖文〈院士的幻想——把喜馬拉雅山炸個山口〉做過分析。

文章指,可以成功引水的話,「山口得多長呢?喜馬拉雅山的寬度平均二百公里,……就得把兩萬立方公里的山體移開,大致相當於數千座泰山的體積」。

文章反問:「何院士大概以為,只要用原子彈或氫彈一炸,山石就能向兩邊拋開,自動形成如此龐大的山溝吧?其實核彈哪有那麼大的威力?」

「核彈埋在幾十米深處能炸出一個彈坑,直徑最多一百米,相對於五十公里寬的要求,只是刨了個種樹的小坑兒。如果核彈埋在二三百米深處,就成了地下核爆炸,炸不出坑來。一萬噸當量的核彈也只能在地下炸出一個幾十米直徑的洞穴。……山溝需要兩千米深,即使把最大威力的氫彈埋這麼深,也只能形成一個稍大些的洞穴,決不可能把兩千米高的山體炸到五十公里以外。」

所以無論用多少核彈,最多只能把山石炸碎,還要用卡車一車一車把它們運走,才能形成一道如此巨大的山溝。文章計算:「就算我們的運輸能力超強,每天能運走一萬車,我計算了一下,得需要一千萬年!」

其實工程問題還是其次,核爆引發的環境問題,改變大氣流向引起的全球氣候災難,所帶來的嚴重問題恐怕更是當下世界難以承受的。

當然,這些博主、教授、院士的恐怖建議,未必被採納實施,但人們卻可以對中共治下的「學者」的思維特徵和模式略見一斑,即為達到某種目標,可以不顧原則和道德底線。但在現實中,其實只是為大陸鬱悶的學術氣氛,提供了笑料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