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的中共肺炎全面檢測計劃截至9月11日,據稱共有153萬市民接受了採樣,但最近本港有區議員接獲23個投訴個案指「自願檢測變成老闆威逼強制檢測」,區議員指,僱主逼迫員工參與檢測湊數,涵蓋行業廣泛,包括了教育界、運輸業、紀律部隊,甚至有在囚人士被懲教署威逼參與了檢測,認為,政府宣稱的「全民自願檢測計劃變成了全民強迫檢測」,懷疑政府公佈的檢測人數當中水份含量大。

區議員接獲23宗投訴個案 僱主逼迫員工檢測湊數

荃灣區議員譚凱邦表示,投訴個案涉及的人士職業涵蓋食肆、教師、巴士公司員工、紀律部隊、保安公司、中資企業、酒店及懲教署等。

投訴個案中,教育界2個、運輸業1個、公務員2個、石油公司1個、酒店2個、保安2個、在囚人士1個、食肆3個、零售批發2個、貿易出口2個、護老院1個,另有4位屬於其他行業或為不願透露信息者。

譚凱邦表示,頗為肯定當中均為真實個案,「因為過程中都有與他們溝通,分別為實實在在的對話、社交媒體WhatsApp及電子郵件。」

譚凱邦指責,「現在是由政府所謂自願檢測,到真的落實的時候,變成了老闆強迫員工檢測,我們認為這個是『假自願,真強迫』的情況。」

今日記者會上透露一些個案,其中一個個案,一名小學教師表示,學校(並未透露係公立學校還是政府資助的津貼學校)呼籲教師檢測,到最後變成校長逼迫他去檢測。「他們逼迫的方式是首先交代預定檢測的時間及地點,然後不斷WhatsApp發信息,僱主威逼利誘,比如『你好快點去檢測了,其他同事都檢測了,你為甚麼還不去?』等等。」

譚凱邦還表示,僱主逼迫員工的手法層出不窮,「按照香港《勞工法》,老闆不可能白字黑字寫『你不去就會炒你(解僱)』,但會透過很多口頭的壓迫,不斷重複的要求,因此很多員工擔心失去工作,無奈就範,也有用拖字訣的。」他對於僱主的做法表示遺憾。

譚凱邦還表示,很多中資企業或親港府企業,把檢測當成一個硬任務來實現。他舉例新大嶼山巴士公司有員工投訴,他們有收到老闆的備忘錄(memo)和不斷發信息要求檢測。

紀律部隊中一位文職職員投訴,他曾被經理不斷要求其去檢測,譚凱邦指他在運用「拖字訣」,「希望拖過星期一就雨過天晴了。」

另外,一間貿易公司的新僱員在試用期間遭到解僱,「到底因為不接受強迫檢測佔了多大成份呢?」,據悉,這位員工是該貿易公司唯一一位沒有參與「擴寬群組檢測」的員工,「在試用期結束前收到通知說『不用回公司了』。」

「擴寬群組檢測」是指在某些特定群組推行檢測,該貿易公司屬於這一群組,「我的判斷這間公司不屬於高危。」譚凱邦指。

另外,懲教署一名被囚抗爭人士在懲教署的逼迫下,「被迫接受了全民檢測」。「我們認為這些屬於無良僱主。而懲教署的判斷也都是錯誤的,我認為懲教署的檢測應該集中在受影響的監獄或院所,而非所有都要做。未有受到影響的院所的檢測必須出自於自願,囚友也需要人權。」

譚凱邦指,政府延長檢測日期加上親共企業湊數,造成過百萬人士參與檢測的結果。「這個數字相信有很多威逼成份及誤導成份。」

因此,得出的結果是林鄭政府加上無良僱主,成為了「強制全民檢測」。

參與了全民檢測即可回大陸?

社區當前流傳,如果參與了全民檢測計劃的人士可以回大陸。譚凱邦指,這是一個謠言,「因為現在回大陸前,仍然需要政府核實認證的化驗所出證明,以及進入大陸後,也需要有隔離的時間,並非說獲得了全民檢測的陰性結果就可以的。」

因此,有很多人衝著這個原因參與了檢測。「因此我們認為,這一檢測『大龍鳳(串謀欺詐)』成為了政治的行動。」

「旅遊氣泡」誤導視聽

另外,西貢區議員范國威指,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為吸引港人檢測,更以「旅遊氣泡」來令市民誤以為越多人檢測便可越快去旅行。「邱騰華已向11個國家商討『旅遊氣泡』,包括德國、法國、瑞士、南韓、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澳洲、紐西蘭、日本及泰國。」

同時,邱騰華指健康碼是其中一種可能的執行方式。「我們認為『旅遊氣泡』的實行難度極高,很多國家疫情比香港嚴重得多,對封關的處理也不同。」

他還說:「香港第二波的疫情來自回港港人,若檢疫不慎,來自『旅遊氣泡』回港的人士若感染病毒,後果難以預計。」

范國威還指,如果「旅遊氣泡」具有可行性,則無須使用健康碼也可達至雙邊認可檢測結果,「只要雙方的出入境部門認可指定的檢測報告,要求乘客在海關提供或事前電子提供,已能達到目的,無須健康碼長時間紀錄港人的健康及出入境狀況。」他認為,健康碼實則是對港人實施的一項監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