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9月27日,毛澤東在《新華日報》答記者問中標榜中共的政治綱領:「自由民主的中國將是這樣一個國家,它的各級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是由普通平等無記名的選舉所產生,並向選舉它們的人民負責。它將實現孫中山先生三民主義,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則與羅斯福的四大自由。它將保證國家的獨立、團結、統一及各民主強國的合作,這裏不需要橡皮子彈。」

這些言論,像當年斯諾寫《紅星照耀中國》一樣,矇騙了很多熱血沸騰的愛國青年。據中國科學院估算,當時散居海外的中國科學家大約有5000餘人,到1956年底有2000餘名科學家陸續返回大陸,但後來的遭遇大概是他們沒有預料到的。

巫寧坤、吳晗都走錯了路

1951年7月,正在美國芝加哥大學讀博士學位的巫寧坤接到國內急電,請他回國到燕京大任教,他隨即中斷學業回國。當時正在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任助理研究員和講師的李政道前往送行。

巫寧坤突然問李政道:「你為何不回去為新中國工作」?李笑著說:「我不願意讓人洗腦子。」此後的1957年,巫寧坤被打成右派,受盡迫害。同一年,李政道獲得諾貝爾物理獎。

28年後,二人再度相會。此時,李政道是中國政要迎接的貴賓,巫寧坤是剛從牛棚放出來內部控制的「牛鬼蛇神」。當時,巫寧坤正回京辦理「右派改正」手續,偶然從報紙上看到「愛國美籍華裔科學家李政道博士」從美國回來講學的消息,便跑到北京飯店國賓館看望老同學。相見匆匆數言,臨別時,巫寧坤忽發奇想,如果當年是他送李政道回國任教,結果會怎樣呢?

1949年之後,中共的真面目暴露無遺,中國知識份子所受到的摧殘為三千年來所未曾有。

勸說胡適留下的吳晗曾是著名的明史專家,也是胡適的得意門生。胡適曾多次對人說,吳晗可惜,走錯了路。「新中國」成立後,吳晗煥然一新,以接收大員的身份掌控了北大、清華,一時意氣風發時,越發認為胡適是典型的狗坐轎子,不識抬舉,是真正的「走錯了路」。師生都認為對方走錯了路,結果如何,歷史作了回答。只可惜答案對於吳晗太過殘酷了。

文革期間,吳晗因《海瑞罷官》開始受到批鬥,繼而又挖掘出建國前他寫給老師胡適的信,成為其投靠胡適的死證。他數次被迫跪在地上接受批鬥,受盡羞辱:在關押期間,他的頭髮被拔光,胸部被打得積血,1969年10月,吳晗被鬥死。死前未能見養子養女一眼,只留下一條滿是血跡的褲子。

與吳晗一樣選擇留下的知識精英們,也一樣沒有逃脫中共的魔掌。在歷史的轉折點,他們曾有機會逃離,但卻被共產主義的謊言蒙蔽了雙眼,也不幸地成為中共的犧牲品。(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