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民後人彭德偉將紅紙包裹著的寶盆,上書祈福漁民的名字,一個個拋入海中,這是香港仔漁民多年來在盂蘭勝會期間的例行儀式。香港仔樂善堂負責打理盂蘭勝會事務的彭德偉,自年少便隨著家人參與相關活動,如今已屆花甲之年。他回憶道:「我們做盂蘭,聽我爸爸說在戰前就有了,七十年代時最為鼎盛,當年曾經在四方船上做大戲給亡魂看的!」

時光倒流至七十年代,香港仔漁民社區最大型的三大節日為新年、端午節和盂蘭節。當時的漁民社區十分完備,住家艇頗多,還有水上酒家、水上士多等,生活設施齊全,自成一隅。盂蘭勝會是漁民們頗為重視的一個節日。彭德偉表示,漁民長年累月飄泊海上,出海發生意外是常有之事,那些在海上喪生的亡魂孤苦無依,漁民們都希望可以透過盂蘭勝會的一系列儀式,為海上孤魂分衣施食,誦經以超度亡魂使其安息,做一些善事以求心安。

水上人的盂蘭勝會至今仍延續著,每逢黃曆七月十四日前夕,香港仔樂善堂的漁民後人都會按照傳統舉辦水上盂蘭勝會,邀請喃嘸師傅在船上做法事,另外駕著載有大士王的小艇,跟隨著誦經的船隻在避風塘內巡遊,一路將準備好的芽菜、豆腐、白飯等,沿途撒入海中,並會化水衣、拋寶盆,再將載有一套靈符、一些米粒和茶葉,並插有九枝香、一對蠟燭的紙船,放入海中,以超渡喪生海中的孤魂,最後在船尾焚化大士王,送其歸天。


水上盂蘭其中一個儀式為放紙船,以超渡喪生海中的孤魂。(陳仲明/大紀元)
水上盂蘭其中一個儀式為放紙船,以超渡喪生海中的孤魂。(陳仲明/大紀元)

鼎盛時做三日大戲 大士王逾廿呎高

彭德偉回憶道:「現在這些儀式半天就完成了,我們年少的時候,要在四方船上做三日大戲,當時的海上酒家可以擺十幾二十圍。大士王也不是那麼小的,有逾二十呎高,化大士時需要在兩隻木船中間撐一塊木板架起來,在海中焚燒,場面很壯觀的。過去盂蘭勝會的祭祀儀式進行時間通常在夜晚十一時後,化完大士王後已經凌晨四時。」他提及,每逢盂蘭勝會前夕,活動負責人會在香港仔避風塘的海堤和岸邊分別用長竹掛起有燈籠的幡,招孤魂前來享受貢品,這項儀式如今已經簡化。


在水上祭幽的過程中,有一項重要的儀式是拋寶盆。(陳仲明/大紀元)
在水上祭幽的過程中,有一項重要的儀式是拋寶盆。(陳仲明/大紀元)

在水上祭幽的過程中,有一項重要的儀式是拋寶盆。彭德偉舉起兩個寶盆示意,過去的寶盆是瓦製的砵仔,如今已經簡化為輕便的鋁碟,寶盆中裝有焚燒的經文,用紅字糊起,上面寫有捐助盂蘭勝會的漁民姓名,希望將他們的名字給水中的孤魂知道,從而護佑漁民平安。他表示,拋寶盆是在水上盂蘭勝會期間的一項重要傳統,至今仍然保留,但為了簡化工序,如今已經改用鋁桶作為載體,一次過寫上眾人的名字。


如今寶盆已經改用鋁桶作為替代的載體。(陳仲明/大紀元)
如今寶盆已經改用鋁桶作為替代的載體。(陳仲明/大紀元)


水上盂蘭的主船經過珍寶海鮮舫,在該處舉行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水上盂蘭的主船經過珍寶海鮮舫,在該處舉行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火燒連環船為轉捩點 水上盂蘭日益式微

漁民以水上為家,傳統節日也因漁民社區的興盛而流傳。1986年12月24日的火燒連環船事件,彭德偉相信是漁民社區衰落的重要轉捩點。當晚鴨脷洲洪聖廟對出附近的一艘住家艇廚房首先起火,猛烈的火勢隨著大東北風,瞬間蔓延到緊密綑綁相連的其它住家艇上,期間更多次傳出石油氣罐爆炸聲,避風塘淪為一片火海,連續燃燒四個小時,逾一百七十艘船被焚毀。

死裏逃生的彭德偉說:「漁民失去了家園,當時鴨脷洲東邨剛剛起好,很多漁民藉此上了岸,因為不識字沒有其它生存技能,很多人做了地盤工人。」他認為,漁民社區的衰落,導致漁民傳統節日也日益蕭條。如今香港仔樂善堂仍保持傳統,源於家人的堅持:「老一輩人都很重視,希望那些枉死的遊魂野鬼得到安息。漁民在海上遇到很多風險,做好盂蘭,也是求個安心。如果不做的話,老人都會覺得不自在的。」


每逢黃曆七月十四日前夕,香港仔樂善堂的漁民後人都會按照傳統舉辦水上盂蘭勝會,圖為去年的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每逢黃曆七月十四日前夕,香港仔樂善堂的漁民後人都會按照傳統舉辦水上盂蘭勝會,圖為去年的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心懷善念辦盂蘭勝會

每年做盂蘭勝會都要花費不少人力、物力和財力,過去鼎盛時期家家戶戶都主動捐獻,如今漁民上了岸,也只有老一輩人會重視盂蘭。彭氏家族成員作為香港仔樂善堂的成員,為此付出不少。


去年水上盂蘭化大士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去年水上盂蘭化大士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的武漢肺炎疫情和政府「限聚令」導致全港多區的盂蘭勝會取消,香港仔樂善堂也只是簡單地在岸邊做了施食、化水衣、拋寶盆、放水船的儀式,取消了喃嘸師傅在船上做法事和大士王巡遊的過程。


今年由於武漢肺炎疫情和政府「限聚令」,香港仔樂善堂取消了盂蘭勝會的水上巡遊,主要是在岸邊簡單進行一些儀式。(受訪者提供)
今年由於武漢肺炎疫情和政府「限聚令」,香港仔樂善堂取消了盂蘭勝會的水上巡遊,主要是在岸邊簡單進行一些儀式。(受訪者提供)

說到傳承,彭德偉語氣中透露一絲無奈:「我們都是盡力去做,雖然現在的儀式比以前簡化很多,我也是想老人家安心一些。我都花甲之年了,但我是負責事務中最年輕的,很多熟悉事務的老人家都走了,再做幾年,沒有人接手我們可能都不做了。」盂蘭勝會對於漁民的意義,他相信無論儀式多簡化,這顆心都還在:「做善事,祭亡魂,也是表達對死者的尊重吧。」◇


水上盂蘭在香港仔避風塘內舉辦。(陳仲明/大紀元)
水上盂蘭在香港仔避風塘內舉辦。(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