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漢肺炎和「限聚令」的衝擊下,原定於黃曆七月在全港各區舉行的盂蘭勝會,部份取消,也有的規模縮小,移師於廟宇舉行。儀式上也普遍有所簡化,例如取消了大士王巡遊、上演神功戲、派發平安米、搶孤等活動,主要保留祭祀孤魂的分衣施食、邀請喃嘸做法事的部份。


石籬石蔭安蔭潮僑盂蘭勝會今年移師到球場對面山坡上的福德古廟舉行。(陳仲明/大紀元)
石籬石蔭安蔭潮僑盂蘭勝會今年移師到球場對面山坡上的福德古廟舉行。(陳仲明/大紀元)

石籬石蔭安蔭潮僑盂蘭勝會

過去在黃曆七月初一至初三於葵涌石籬邨十座籃球場舉行的盂蘭勝會,今年移師到球場對面山坡上的福德古廟舉行,取消大士王巡遊,大士王也以畫像替代紙紮像。


石籬石蔭安蔭潮僑盂蘭勝會少有在廟內舉行。(陳仲明/大紀元)
石籬石蔭安蔭潮僑盂蘭勝會少有在廟內舉行。(陳仲明/大紀元)


石籬石蔭安蔭潮僑盂蘭勝會少有在廟內舉行。(陳仲明/大紀元)
石籬石蔭安蔭潮僑盂蘭勝會少有在廟內舉行。(陳仲明/大紀元)

赤柱街坊福利會盂蘭勝會

赤柱街坊福利會盂蘭勝會今年規模縮小,在黃曆七月初三至初五舉行,部份儀式改為在天后廟內進行,並取消了大士王巡遊。


赤柱街坊福利會盂蘭勝會今年規模縮小,在黃曆七月初三至初五舉行,部份儀式改為在天后廟內進行。(陳仲明/大紀元)
赤柱街坊福利會盂蘭勝會今年規模縮小,在黃曆七月初三至初五舉行,部份儀式改為在天后廟內進行。(陳仲明/大紀元)


赤柱街坊福利會盂蘭勝會的大士王的尺寸比以往縮小。(陳仲明/大紀元)
赤柱街坊福利會盂蘭勝會的大士王的尺寸比以往縮小。(陳仲明/大紀元)


赤柱街坊福利會盂蘭勝會期間放水燈。(陳仲明/大紀元)
赤柱街坊福利會盂蘭勝會期間放水燈。(陳仲明/大紀元)


赤柱街坊福利會盂蘭勝會期間的放水燈和水船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赤柱街坊福利會盂蘭勝會期間的放水燈和水船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赤柱街坊福利會盂蘭勝會期間在赤柱卜公碼頭放水燈。(陳仲明/大紀元)
赤柱街坊福利會盂蘭勝會期間在赤柱卜公碼頭放水燈。(陳仲明/大紀元)


在赤柱天后廟前化大士。(陳仲明/大紀元)
在赤柱天后廟前化大士。(陳仲明/大紀元)


海麗邨街坊會盂蘭法會在今年由於疫情關係,改由義工協助燒衣,儀式舉行地點也有變更。(陳仲明/大紀元)
海麗邨街坊會盂蘭法會在今年由於疫情關係,改由義工協助燒衣,儀式舉行地點也有變更。(陳仲明/大紀元)

海麗邨街坊會盂蘭法會

在長沙灣海麗邨對出空地舉辦的海麗邨街坊會盂蘭法會,自黃曆七月初一至十五日舉行,是少有本地非潮籍以佛教形式舉行的盂蘭法會。今年由於疫情關係,改由義工協助燒衣,儀式舉行地點也有變更。

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

於黃曆七月十一至十二舉行的第七十屆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原本計劃舉行大規模巡遊、木偶戲表演及晚宴,因疫情,今年只保留供善信在會址拜祭,並請喃嘸做法事。◇


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原本計劃舉行大規模巡遊、木偶戲表演及晚宴,因疫情,今年只保留供善信在會址拜祭,並請喃嘸做法事。(陳仲明/大紀元)
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原本計劃舉行大規模巡遊、木偶戲表演及晚宴,因疫情,今年只保留供善信在會址拜祭,並請喃嘸做法事。(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