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2014年提出「中央銀行數位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CBDC),準備用10年時間讓數位貨幣取代實體貨幣,目前已在深圳、蘇州、雄安新區、成都及未來冬奧場地進行內部封閉試點測試;今年中共官方宣佈擴大試點,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及部份中西部試點。對此,有專家表示,數位貨幣恐使中國人權惡化。

數位人民幣與比特幣、面書Libra等虛擬貨幣「去中心化」不同,數位人民幣由「中共央行」一家獨大發行與最終行庫,由帳戶銀行或服務商提供數位貨幣錢包,民眾只要在手機下載App就可收付,數位貨幣等同法定貨幣現金,買賣確立後不能拒收。

有專家表示,數位貨幣恐使中國人權惡化。(Dan Kitwood/Getty Images)
有專家表示,數位貨幣恐使中國人權惡化。(Dan Kitwood/Getty Images)

有專家表示,數位貨幣恐使中國人權惡化。(LAURENT FIEVET/AFP via Getty Images)
有專家表示,數位貨幣恐使中國人權惡化。(LAURENT FIEVET/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監管人民荷包成鎮壓人民工具

時事評論員章天亮在YouTube「天亮時分」節目中表示,一旦開始使用數位貨幣,可將貪官的錢洗出來強制沒收,也可能導致貪官急於把錢花掉造成嚴重通漲;數位貨幣發行量無上限,加速貨幣貶值,摧毀民生經濟;政府雖可實施「限額、限物」,但等同變相「配給制」;實名制控制金錢流向,人民資產無所遁形,成為監控人民工具,甚至讓反極權正義人士持有的貨幣失效,成為鎮壓人民工具。

目前國際市場人民幣佔2.15%,美元交易佔40%,中共想利用數位貨幣降低成本,實踐人民幣國際化,好應對一旦中美脫鉤、脫離美元交易系統,仍能獨立在國際上交易;章天亮說,「錢就是信用」,國際交易信賴國家主權信用,美元強勢穩定不會變廢紙,大家都愛用,但中共沒信用,國際不願使用人民幣,這是主要關鍵。

時事評論員文昭在YouTube「文昭談古論今」節目中表示,中共加速數位人民幣試點,想「繞開以美元為基礎的國際銀行轉帳體系」,轉而拉北韓、伊朗、委內瑞拉、俄羅斯「組小圈子」來流通數位人民幣。文昭表示,數位貨幣是一串加密字符組成,貨幣是主權信用與國力象徵,「你發給我一串字符,我就要賣你石油、糧食?」萬一各國任意宣佈數位貨幣無效,金融體系恐崩解,因此國際不會買單。

應防止中共數位監控體系滲透台灣

中共急於推數位主權貨幣,背後有哪些隱憂?對此,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施逸翔受訪時表示,數位金融工具可能造成個資私隱與消費情況曝光,政府可利用數據監控消費者,加強社會監控。

施逸翔表示,中共實行社會信用制度、人臉辨識、網絡實名制等數位監控相當嚴重的情況下,再多了「數位貨幣」手段,加大箝制人民,中國人權情況將更嚴峻。

由於兩岸經貿、人員往來頻繁,台灣人赴中國求學、經商若被迫使用數位人民幣,在陸活動將「全都露」,不只個人私隱與權利遭侵犯,身家財產安全也成隱憂;萬一返台,國人的手機有下載「數位人民幣App」,再跨行使用台灣數位支付系統,也可能造成台灣網絡資安漏洞,呼籲國人對於使用中共數位工具必須有資安防護意識。

施逸翔指出,台權會反對政府推行數位身份證(EID),就是擔心在缺乏明確法律規範下,資料掌握在政府或委託單位手裏有風險,台灣尚有民主法治與公民監督機制,而中國是惡名昭彰的人權侵害國家,「萬一中共滲透或鑽台灣法令漏洞,導致存放人民資訊的主機數據,被某些人掌握,那麼台灣人就活在數位監控底下了。」

國發會統計,2019年台灣流動支付普及率達62.2%,施逸翔提醒,台灣民眾對於數位金融工具接受度高,國人如前往中國或下載對岸數位工具要非常謹慎,「這些監控體系可能掌握你的數位足跡,一旦你的言行被視為敏感或顛覆中共政權,恐怕面臨人權被侵害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