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條求生術: 批判思考和解決問題

艾倫熊田(Ellen Kumata)是「坎布里亞聯合事務所」(Cambria Associates)主任顧問。這一家公司專門替《財星》兩百大企業的高級主管當顧問。她一樣跟我說明,不論產品或服務的類別,當今的業界領袖都面臨非比尋常的壓力。「我和客戶談事情的時候,」她說:「遇到的挑戰是:你該怎樣去做以前從沒做過的事?你該怎樣換個想法?怎樣想出創新的主意?怎樣徹底打破固定因循的做法──而且,這些都不再是漸進式改善就可以的了──現在市場變得太快,環境也變得太快。」

「《財星》兩百大的企業每天都會遇到各式各類的挑戰──全球化的挑戰、人才的挑戰,」熊田再說:「以前公司高級主管好像無所不知、單靠自己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這樣的年代已經一去不返。現在的領導人都希望屬下可以想出解決方案。現在和實際工作距離最近的人,必須要有很強的分析能力,思辨一定要很嚴密:要檢驗假設,不能只看表面,證明時不可以被先入為主的偏見帶著走。」

熊田跟許多我晤談過的人一樣,把批判思考的能力和問對問題連在一起:「你一定要花時間去想下一個問題該怎麼問。先搞清楚甚麼才是該問的問題,這很重要;不要單憑線性思考、直覺判斷來問問題,一樣很重要。這樣,你問的問題才會把你往上帶到另一層次。」

而這批判思考的能力,連在軍中也愈來愈重要;這是我和羅伯古登(Rob Gordon)談話的心得。他於2006年從軍中退役,轉到青年服務組織「城市一年」(City Year)任職,安排年輕人進行社區服務。古登原本是駐德美軍的野戰砲兵軍官,後來到普林斯頓讀研究所,在老布殊和克林頓兩任總統任內各入選一次「白宮青年工作團」(White House Fellowship)。他於政府機構的最後一項任務,是在西點軍校(West Point)教了8年的美國政治學。我問古登,美國軍官的教育從他1979年自西點軍校畢業後,可有甚麼變化。

「大環境變了,軍方的任務也跟著擴張──我們現在也參加重建、緊急應變等等事情。我們開始把世界想作是不確定、一直在變的狀態。這一前提已經成為西點軍校培養領袖人才的基石。現在的領導人必須要有辦法在這種變動不居、距離和反應時間都縮短了很多的全球化新環境裏面,面對不同的文化、新興的核子強權、文明衝突等等,發揮統御的能力。就是因為有了這樣的體悟,才使得西點軍校培養領袖的方法跟著轉向,而研擬出更能夠靈活應變的領導力模型。我們把工程學程作了縮減,加入社會科學、人文學科、語言學科,希望培養軍校生懂得通權達變、靈活適應、有批判力的思考技能等等。」

我再問古登,他說的批判思考是甚麼意思。他的說法和思科的尼爾很像,但略有一點有趣的差別:「批判思考的技能,指的是有能力運用抽象知識去解決問題,研擬解決的方案,而且充份執行──這需要想得很廣、想得很深。這表示腦子裏面要有一套辨認問題的架構,也懂得善加運用這一套架構──換句話說,要有假設、要有事實、要蒐集資訊、要評估不同的解決方案,有所取捨。批判思考的另一面,就是要讓自己身邊有多一點看法不同的人,相異的觀點可以協助你找到最好的解決方案:也就是團隊式領導(team-based leadership)。」

在此以前,我從沒聽過團隊式領導這樣的說法,為此大感驚奇。我以前晤談的對象也都強調團隊合作是核心競爭力之一。所以,團隊合作的觀念當然不新奇。大家三不五時就會聽人說團隊合作有多重要,我們也知道美國現今幾乎各行各業多少都是以團隊的結構在運作的──唯獨教育例外。而我再把以前聽過有關團隊、合作的多種說法想過一遍,想到當今我們需要的是不同於以往的領導力,第二條求生術就從我腦子裏冒出來了。

──摘自:《哈佛大學這樣教出孩子競爭力》方言文化出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