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已經把拜登上台後會對中共軟弱作為攻擊拜登的要點之一。(AFP)
特朗普已經把拜登上台後會對中共軟弱作為攻擊拜登的要點之一。(AFP)

拜登目前對中共的表態不多,但北京恐怕不能期望拜登會軟弱。(AFP)
拜登目前對中共的表態不多,但北京恐怕不能期望拜登會軟弱。(AFP)

中、美官員預計將在星期六(8月15日)舉行視頻會議,首次評估過去半年、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執行情況。有報告評估,中國購買的美國產品不到目標量的一半。而過去6個月,源自中國的大流行重創美國經濟和社會,已有超過16.7萬美國人死於中共病毒。兩國的政治界和學術界都在進行中美脫鉤的討論。不過到目前為止,雙方都在釋放維持現狀、以拖待變的信號。中美貿易戰北京的以拖待變、等待白宮易主的策略能成功嗎?

多家媒體報道,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將在星期六(15日)與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舉行視頻會議,以評估北京對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履行情況。最新消息是路透社引述知情人士說,星期六的會議日程要延後,具體日期不詳。

美方官員稱對協議執行「滿意」

在會談前,美國官員釋放緩和情緒。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Larry Kudlow)星期四(13日)表示,特朗普政府對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達成情況感到「滿意」,或暗示協議能在星期六的評估會議上通關。

庫德洛表示,中美在其它事務上存在巨大分歧,但在第一階段貿協方面「我們非常契合」。他告訴媒體,中方「目前正在增加進口我們的商品——這對我們的農業是個很大的提振」。庫德洛還引述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向特朗普總統的匯報稱,目前美國的出口商品中,有40%都是由中國購買,與2017年的20%相比已有顯著提升。

由於源自中國的大流行,中國採購美國農產品與製造品、能源以及服務的啟動速度緩慢,遠遠落後於今年增加770億美元以及兩年內增加2,000億美元的承諾。

根據美國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估算,2020年上半年,中國購買的美國產品都不到全年目標數量的四分之一、半年目標量的46%。該數據不包括中國購買的美國服務,因為服務數據不是按月報告。

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前副主任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星期五(14日)接受CNBC採訪時解釋了為何中方購買美國產品不足量,白宮仍然表示滿意的原因。

他說,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在結構上是一個整體,無論是知識產權、金融服務、市場准入,還是在要求中方改變其某些農業法律,「中方或多或少都在按其說的那麼在做」。

中共加速面上行動 更在以拖待變

美國農業部星期四表示,中國買家簽訂了19.7萬噸美國大豆的購買合同,這已是中國買家連續7個工作日購買美國大豆。

農業部另一份報告顯示,截至8月6日,美國單週大豆出口銷售總計213萬噸,為2016年11月以來最多。

中共商務部部長助理任鴻斌星期四在吹風會上說,當前形勢下,需要中美雙方共同努力,加強合作,共克時艱。「共克時艱」在中文網絡上被網民解讀為「艱時克共」,就是倒過來念。任鴻斌還表示,要美方停止對中國企業的限制措施,為落實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創造條件。

英國BBC報道說,作為兩國關係下一個重要節點,11月美國大選越來越近,特朗普的「戰鼓」也越敲越響;對比中共政府卻反常「示弱」。

報道稱,有分析認為,中共在作長遠打算,期望美國大選後白宮易主,再重啟幾乎跌入谷底的中美關係。

英國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漆鹹樓)資深研究員夏添恩(Tim Summers)告訴BBC中文,「我的感覺是,中國(中共)領導層正在玩一個更長期的遊戲,不希望在11月大選前將緊張局勢升級到比當前情況更嚴重的程度。 」

還有學者表示,如果中共強勢反擊,反加劇美國人的反華(中共)情緒、為特朗普助選,而這恰恰是中共不願看到的。

根據美國國家反間諜和安全中心(NCSC)的最新報告,中共當局在試圖影響美國大選,它們更希望特朗普總統無法連任。

大選壓力下 特朗普料會對中共更硬

中國問題已經成為美國大選中的核心議題之一。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7月30日發佈的民調,回答「不喜歡中國(中共)」的受訪者比例高達73%,比2018年上升了26個百分點。

隨著美國人對中共的認知轉變,不管是特朗普、還是民主黨競爭對手、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都不可能改變美國對華的整體強硬政策,北京以拖待變的政策恐難奏效。

隨著11月美國大選來臨,特朗普和拜登都在言辭上展現了更強硬的對華路線。

對比疫情前後,特朗普對貿易協議的看法已發生了根本性轉變。疫情前,特朗普屢次表態,中美貿易協議將惠及美國經濟。疫情後,特朗普5月首次推文說,即使100份中美貿易協議也換不回美國消逝的人命。

他星期一(10日)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再次降低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重要性,表示協議已變得微不足道。他說,疫情給美國帶來的損失比貿易衝突更嚴重,「這是貿易協議的1000倍,死了那麼多人……全世界都不得不停擺。這是一種恥辱。」

拜登在去年5月曾說過「中國(中共)遠遠不是美國的對手」,淡化中共的威脅。但拜登在今年7月提出「購買美國貨」計畫;針對中共推行的《港版國安法》,拜登也說,「中國(中共)政府如果就香港問題向美國企業和民眾施壓,應該加以制裁」。

有分析說,民主黨的態度變化是出於對抗特朗普政府指責、不想示弱的目的;也有不少觀點認為,如果民主黨奪回政權,不排除其對華強硬態度將最終軟化的可能性。但至少大選前,民主黨不會調降強硬的對華言辭。

前白宮貿易談判官員威廉姆表示,「中國(中共)真的希望(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重返白宮」,因為他們認為,如果拜登在11月贏得大選,對美關係將會更好。

不過,他也提醒說,即便是拜登的對華政策也會比北京預期的更強硬。「他們正在查看拜登的歷史,查看他在奧巴馬政府的記錄……我想,拜登可能不會像特朗普總統那樣強硬——但他也會變得更硬,這是可預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