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橫洲第一期公營房屋發展計劃清場期限今日屆滿,地政總署聯同其它政府部門及服務承辦商今早派員到橫洲三條非原居民村——鳳池村、楊屋新村及永寧村,準備封鎖村內構築物清拆,期間受到多名村民、義工及議員抵制清拆行動,政府人員最後暫停清拆工作,於中午12時許撤離現場,村民行動暫告一段落。

大批地政總署及其它政府部門、服務承辦商人員早上到橫洲三村展開收地工作。(陳仲明/大紀元)
大批地政總署及其它政府部門、服務承辦商人員早上到橫洲三村展開收地工作。(陳仲明/大紀元)

大批地政總署及其它政府部門、服務承辦商人員早上到橫洲三村展開收地工作。(陳仲明/大紀元)
大批地政總署及其它政府部門、服務承辦商人員早上到橫洲三村展開收地工作。(陳仲明/大紀元)

大批地政總署及其它政府部門、服務承辦商人員早上到橫洲三村展開收地工作。(陳仲明/大紀元)
大批地政總署及其它政府部門、服務承辦商人員早上到橫洲三村展開收地工作。(陳仲明/大紀元)

據地政總署六月份最新數據顯示,橫洲三村中仍有幾十戶受影響村民未談妥安置方案,他們多人留守村內,拒絕工人入內清拆房屋,又在村內各處掛上多條橫額表明立場,表示在安置方案未談妥的情況下拒絕搬離。在鳳池村,有村民以汽車及卡板雜物阻塞通道,企圖阻止政府人員進入。楊屋新村更有村民將兩個石油氣罐放置於村前通道上,揚言不容許政府人員入內。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土地正義聯盟成員、橫洲綠化帶發展關注組成員及多名元朗區議員均到場聲援。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與地政總署人員對話,促請他們聆聽村民聲音,在解決所有村民的安置問題後再清拆。

據地政總署六月份最新數據顯示,目前橫洲三村中仍有幾十戶受影響村民未談妥安置方案,不少村民今早繼續留守家中,拒絕搬離。(陳仲明/大紀元)
據地政總署六月份最新數據顯示,目前橫洲三村中仍有幾十戶受影響村民未談妥安置方案,不少村民今早繼續留守家中,拒絕搬離。(陳仲明/大紀元)

楊屋新村有村民將兩個石油氣罐放置於村前通道上,揚言不容許政府人員入內。(陳仲明/大紀元)
楊屋新村有村民將兩個石油氣罐放置於村前通道上,揚言不容許政府人員入內。(陳仲明/大紀元)

政府人員進入楊屋新村一村屋圍封及清拆。(陳仲明/大紀元)
政府人員進入楊屋新村一村屋圍封及清拆。(陳仲明/大紀元)

政府人員將圍封的村屋上鎖,並在屋前通道圍上鐵絲網及貼上告示。(陳仲明/大紀元)
政府人員將圍封的村屋上鎖,並在屋前通道圍上鐵絲網及貼上告示。(陳仲明/大紀元)

收回土地告示由土木工程拓展署及合約承建商中國中鐵-振華聯營發出。(陳仲明/大紀元)
收回土地告示由土木工程拓展署及合約承建商中國中鐵-振華聯營發出。(陳仲明/大紀元)

承辦商工人將朗屏路一處行人路封鎖,準備將石𧄌卸下,期間有人上前阻止並理論,工人最後將圍欄撤走並撤離現場。(陳仲明/大紀元)
承辦商工人將朗屏路一處行人路封鎖,準備將石𧄌卸下,期間有人上前阻止並理論,工人最後將圍欄撤走並撤離現場。(陳仲明/大紀元)

今早政府人員進入楊屋新村期間,有空置房屋即場被圍封,地政總署人員在屋前通道圍網並張貼告示,宣佈該範圍已被回收。政府人員撤離後,隨即有工人將朗屏路一處行人路封鎖,準備將石𧄌卸下,期間有人上前阻止並理論,工人最後將圍欄撤走並撤離現場。橫洲村民隨後召開記者會,重申對地政總署不顧村民情況堅持拆村的做法表示反對。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今早到橫洲三村視察及支援村民。(陳仲明/大紀元)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今早到橫洲三村視察及支援村民。(陳仲明/大紀元)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與地政總署人員對話,促請他們聆聽村民聲音,在解決所有村民的安置問題後再清拆。(曾蓮/大紀元)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與地政總署人員對話,促請他們聆聽村民聲音,在解決所有村民的安置問題後再清拆。(曾蓮/大紀元)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今日跟進橫洲三村收地事件時,再了解村民個案。居住在楊屋新村的黃太40多年來一直在此居住,子女均在這裏出生,兒子傷殘,多年來都靠她和丈夫在住所旁開設的士多賣車仔麵養活家人。黃太表示自己和家人雖然有資格上公屋,但卻面臨無法維生的困境,逼遷後自己沒有其它工作能力,不知如何是好。朱凱廸認為,政府的賠償方案中,村民若安排到公屋,便沒有其它方面的賠償,是沒有考慮到村民維生的問題。

朱凱廸表示,每個村民所面對的困難不同,村民並非不願配合政府回收土地發展公屋,而是賠償方案太不合理。他以現時政府的賠償金額說明,未符合公屋資格的村民獲賠償的金額為每呎695元,與2010年菜園村遷拆時的價格相若,但當時私人土地的市價約為每呎200多元,如今私人土地的市價已上漲至每呎逾1000元,村民將無法以等同賠償金額找到相類似的合適居住環境安置。

元朗區議員區國權(左)要求政府在疫情嚴峻下押後橫洲收地,以換取空間處理村民安置事宜。(陳仲明/大紀元)
元朗區議員區國權(左)要求政府在疫情嚴峻下押後橫洲收地,以換取空間處理村民安置事宜。(陳仲明/大紀元)

元朗區議員區國權批評政府在收緊限聚令的情況下,仍派出約百人前來收地,是將地產商的利益凌駕於公共衛生,漠視村民訴求。(陳仲明/大紀元)
元朗區議員區國權批評政府在收緊限聚令的情況下,仍派出約百人前來收地,是將地產商的利益凌駕於公共衛生,漠視村民訴求。(陳仲明/大紀元)

元朗區議員區國權提及,目前武漢肺炎疫情嚴峻,他曾多次要求政府押後收地,在這段期間協助村民找尋合適的居所,談妥合理的安置方案。他認為政府在收緊限聚令的情況下,仍派出約百人前來收地,是將地產商的利益凌駕於公共衛生,為了地產商而逼遷村民。他表示,在未處理好個案的情況下,村民不會離開。@

鳳池村有村民以私家車及雜物阻塞道路,企圖阻止政府人員進入收地。(陳仲明/大紀元)
鳳池村有村民以私家車及雜物阻塞道路,企圖阻止政府人員進入收地。(陳仲明/大紀元)

鳳池村有村民以私家車及雜物阻塞道路,企圖阻止政府人員進入收地。(陳仲明/大紀元)
鳳池村有村民以私家車及雜物阻塞道路,企圖阻止政府人員進入收地。(陳仲明/大紀元)

橫洲收地事件背後牽出一連串黑幕。(陳仲明/大紀元)
橫洲收地事件背後牽出一連串黑幕。(陳仲明/大紀元)

村民在村內拉起抗議標語橫額,為橫洲收地事件發聲。(陳仲明/大紀元)
村民在村內拉起抗議標語橫額,為橫洲收地事件發聲。(陳仲明/大紀元)

村民在村內拉起抗議標語橫額,為橫洲收地事件發聲。(陳仲明/大紀元)
村民在村內拉起抗議標語橫額,為橫洲收地事件發聲。(陳仲明/大紀元)

村民在村內拉起抗議標語橫額,為橫洲收地事件發聲。(陳仲明/大紀元)
村民在村內拉起抗議標語橫額,為橫洲收地事件發聲。(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