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政總署人員今日上午9時許進入元朗橫洲三條非原居民村(永寧村、鳳池村、楊屋新村),逐家逐戶張貼通告,稱村民目前佔用政府土地,勒令村民於7月29日前搬走。土地正義聯盟成員、橫洲綠化帶發展關注組成員、多名區議員聯同村民上午召開記者會,講述無法搬遷的村民所面臨的困境,重申「未獲安置,絕不搬離」。根據統計顯示,受到橫洲第一期公屋發展計劃影響的村民,至今仍有52戶未獲合理安置。

土地正義聯盟成員、橫洲綠化帶發展關注組成員、多名區議員聯同村民上午召開記者會,講述無法搬遷的村民所面臨的困境,重申「未獲安置,絕不搬離」。(陳仲明/大紀元)
土地正義聯盟成員、橫洲綠化帶發展關注組成員、多名區議員聯同村民上午召開記者會,講述無法搬遷的村民所面臨的困境,重申「未獲安置,絕不搬離」。(陳仲明/大紀元)

鳳池村村民歐陽先生稱從2015年起,一直生活在恐懼和憂慮當中。他表示村民的訴求很簡單,就是要安置。(陳仲明/大紀元)
鳳池村村民歐陽先生稱從2015年起,一直生活在恐懼和憂慮當中。他表示村民的訴求很簡單,就是要安置。(陳仲明/大紀元)

鳳池村村民歐陽先生表示,太太在鳳池村出生,所居住的土地在港英時期合法購買,太太一家四代人都在這裏居住,房屋由家人一手一腳建成。2015年至今,他與家人一直生活在擔驚受怕中,和平與政府溝通時卻得不到合理的回應,目前只是獲得「農業遷置」安排,但住屋問題無法解決。歐陽先生說:「我們只是要求有個地方住,有瓦遮頭,但是政府根本不理我們。剛才他們靜靜地貼紙,連談都不談,要求我們在29號前搬走我們的私人財產,怎麼搬,搬去哪裏?(政府)你都沒有安置我們,就要清拆我們的地方,我覺得這是很無理的要求。我們現在繼續徬徨,兩個星期後不知情況怎樣,(政府)他們會否再來,會否找推土機、找警察來,我們真的很無奈⋯⋯」

歐陽太明言會留守家園,不會離開。(陳仲明/大紀元)
歐陽太明言會留守家園,不會離開。(陳仲明/大紀元)

歐陽太稱:「五年了,我都身心疲憊,貼了幾年了,從來沒有說實際方案,幫我們村民安居樂業,沒可能讓我們重住鄉村,那些所謂的安置賠償,完全是離地、沒有人性。」她表明會留守家園:「如果(政府)你的拆遷令我的生活質素變差,不能保持我原有的安逸生活,不好意思,我真的告訴這個政府,我是不會離開的。」

土地正義聯盟組織幹事吳卓恆解釋,歐陽先生一家所獲批的「農業遷置」申請,意思是獲得牌照後可以自行尋覓私人土地建屋,私人土地和建屋的費用都不菲,村民完全負擔不起。條例規定,獲得「農業遷置」的農務人員不能獲得其他住屋安置安排。另外村民還可以選擇「特殊農地復耕計劃」,但政府只承諾為成功申請復耕的農戶提供160呎的留宿及80呎的農耕儲物設施,無法滿足農戶所需要的「耕住合一」需求。

鳳池村村民田先生認為政府應該以人道考慮,給予時間村民,先安置好村民,推遲至天氣稍涼及疫情好轉後才要求村民搬遷。(陳仲明/大紀元)
鳳池村村民田先生認為政府應該以人道考慮,給予時間村民,先安置好村民,推遲至天氣稍涼及疫情好轉後才要求村民搬遷。(陳仲明/大紀元)

鳳池村村民田先生認為,現在疫情嚴峻,加上天氣酷熱,村內很多老幼難以搬遷。再者,不少村民仍未獲安置,他認為政府應該以人道考慮,給予時間村民,先安置好村民,推遲至天氣稍涼及疫情好轉後才要求村民搬遷。他批評政府目前的處理手法滅絕人性,沒有人道,不理民意。

楊屋新村楊氏姊妺展示租約稱,多年前買下村屋自住,並每年向大地主交地租,遷出後出租給租客居住,但在政府收地時,只有租客獲政府安置,她們卻不獲任何賠償及安置。(陳仲明/大紀元)
楊屋新村楊氏姊妺展示租約稱,多年前買下村屋自住,並每年向大地主交地租,遷出後出租給租客居住,但在政府收地時,只有租客獲政府安置,她們卻不獲任何賠償及安置。(陳仲明/大紀元)

楊屋新村楊氏姊妺展示租約稱,多年前買下村屋自住,並每年向大地主交地租,遷出後出租給租客居住,但在政府收地時,只有租客獲政府安置,她們卻不獲任何賠償及安置。

元朗區議員區國權希望政府先解決村民安置問題,再進行清拆。(陳仲明/大紀元)
元朗區議員區國權希望政府先解決村民安置問題,再進行清拆。(陳仲明/大紀元)

元朗區議員區國權表示,如今政府未能與村民達成合理的安置協議,包括橫洲發展過程中很多黑幕沒有處理,希望政府先解決村民安置問題,再進行清拆。區國權表示,會聯同其他元朗區議員,在7月29日前來支援村民。

據村民稱,地政總署人員今早在張貼告示的過程中,永寧村有個別村民反應較為激烈,不容許他們進入居所範圍張貼告示。也有村民表示,地政總署人員今早鬼崇地逐家逐戶在門外張貼告示,並未敲門與村民溝通。@

有村民表示,地政總署人員今早鬼崇地逐家逐戶在門外張貼告示,並未敲門與村民溝通。(陳仲明/大紀元)
有村民表示,地政總署人員今早鬼崇地逐家逐戶在門外張貼告示,並未敲門與村民溝通。(陳仲明/大紀元)

地政總署人員今早在橫洲三村逐家逐戶張貼告示,勒令村民於7月29日搬走。(陳仲明/大紀元)
地政總署人員今早在橫洲三村逐家逐戶張貼告示,勒令村民於7月29日搬走。(陳仲明/大紀元)

地政總署人員今早在橫洲三村逐家逐戶張貼告示,勒令村民於7月29日搬走。(陳仲明/大紀元)
地政總署人員今早在橫洲三村逐家逐戶張貼告示,勒令村民於7月29日搬走。(陳仲明/大紀元)

地政總署人員今早在橫洲三村逐家逐戶張貼告示,勒令村民於7月29日搬走。(陳仲明/大紀元)
地政總署人員今早在橫洲三村逐家逐戶張貼告示,勒令村民於7月29日搬走。(陳仲明/大紀元)

地政總署人員今早在橫洲三村逐家逐戶張貼告示,勒令村民於7月29日搬走。(陳仲明/大紀元)
地政總署人員今早在橫洲三村逐家逐戶張貼告示,勒令村民於7月29日搬走。(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