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0日,是中共迫害法輪功21年。21年來,中共一直逆天而行,將「假、惡、鬥」貫穿於內政外交的一切領域。

至2020年,在中共人禍導致瘟疫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中共還在繼續迫害法輪功,在香港、台灣、新疆、南海、東海,以及在中美、中英、中加(拿大)、中印、中日、中澳、中法、中巴(西)等許多國家的關係上,到處惹是生非,橫衝直撞,使中美關係徹底改變。中共已成為美國的頭號敵人。

「滅共」已成特朗普執政團隊的共識

近期,美國總統特朗普、國務卿蓬佩奧、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雷等,分別就中美關係發表重磅講話。美國國會兩黨領袖,參眾兩院及相關委員會,重量級議員等,在強硬對抗中共的問題上,態度和行動都高度一致。雖然他們沒有使用「滅共」這個詞,但核心內涵就是這個。

7月14日,特朗普總統在白宮玫瑰園發表講話,強調無論是來自中共的經濟敲詐,還是席捲全球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都必須讓中共負責。特朗普宣佈已簽署《香港自治法》和「全面撤銷香港特殊經濟地位」、將香港與中國大陸城市同等對待的行政令。這個行政令的名稱是「要求中國(中共)對壓迫香港人民的行為負責」。

7月15日,國務卿蓬佩奧在華盛頓的記者會上說:「中共對中國人民的所作所為已經惡貫滿盈,但是,自由世界決不會容忍中共的倒行逆施。」

7月7日,眾議院中國工作組主席麥考爾,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說,共產主義必將失敗,如同蘇聯和其它國家一樣。

美國「核彈級」制裁中共的兩大原因

至7月17日,大瘟疫已蔓延全球189個國家,1,414萬人感染,近60萬人死亡。美國375萬人感染,14萬人死亡。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全世界感染和死亡人數最多的一次大瘟疫,由此造成的經濟、財產損失,無法估量。

美國最珍惜人的生命。美國國父們在《獨立宣言》中指出:「我們認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創世主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這就是美國總統特朗普說,100個中美貿易協議也換不回逝去生命的原因,也是美國將對中共實施「核彈級」制裁的首要原因。

7月1日,中共收回香港僅23年,不顧香港各界和許多國家的強烈反對,堅持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強推港版國安法,將香港「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如今的香港,已淪為「中共治港,警權獨大,人人自危」的高危城市。

香港特首已淪為中共的傀儡;中共正利用港版國安法,控制香港立法會,使之變成像中共人大一樣的橡皮圖章;中共駐港國安公署凌駕香港司法之上,正將中共「黨大於法、權大於法」搬到香港,使香港的司法獨立形同虛設;「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不復存在。

路透社7月17日報道,港府要求駐香港的台灣官員必須簽署支持「一個中國」的文件,否則就不給他們續簽香港簽證,台灣駐港辦事處代理處長高銘村和其他官員因為拒絕簽署,不得不返回台灣。

中共摧毀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實際上,是對以美國為首的整個資本主義世界宣戰。不把中共打痛、打死,中共將繼續威脅台灣、美國乃至全世界。這是美國將對中共實施「核彈級」制裁的第二個原因。

美國「核彈級」制裁中共可能從香港鋪開

關於美國對中港官員的制裁,香港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前助理教授黃偉國說,這是一個「凌遲式」的佈局。甚麼是凌遲?凌遲是古代的一種極刑,簡言之,就是「千刀萬剮,碎屍萬段」。

根據《香港自治法》和特朗普「行政令」,美國制裁的對象主要是破壞香港自治和自由的中港官員,包括:
1.參與制定、通過、實施港版國安法的個體與實體;
2.直接或間接參與執行港版國安法,脅迫、拘捕、扣留、監禁他人的個體與實體;
3.對港人進行法外引渡、任意拘留、酷刑折磨等嚴重侵犯人權的個體與實體;
4.審查或限制香港民眾行使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出版自由的個體和實體等。

制裁措施主要包括:
1.禁止這些個體及其家屬申請入境或移民美國;
2.禁止跟這些個體與實體進行金融交易;
3.凍結這些個體與實體的財產和財產權益;
4.凍結為這些個體與實體提供實質性協助、擔保或提供財務、物質或技術支持,或提供商品或服務,或為其提供支持的個人的財產和財產權益。

「個體」包括表決通過港版國安法的162名中共全國人大常委,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港澳領導小組組長韓正,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夏寶龍,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中共駐港聯絡辦主任駱惠寧,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中共駐港國安公署署長鄭雁雄,中共香港警務處長鄭炳強等。

「實體」包括合夥企業、協會、信託、合資企業、公司、集團、子集團或其它組織(包括國際組織)。

美國第一個「核彈級」制裁措施

將上述個體與實體排除在SWIFT系統之外。SWIFT系統是美元主導的全球結算系統,為198個國家的七千多家金融機構提供服務。美國可以通過這個系統掌握相關國家的個體與實體的交易流水,包括存款、取款、跨境轉帳數據等,並憑藉其在SWIFT的地位,限制或禁止這些個體與實體通過SWIFT進行結算。

這些個體與實體的所有美元結算數據,都可以通過SWIFT系統查的一清二楚。就像GPS定位系統一樣,美國可以通過它對上述制裁對象「準確定位,精準打擊」。

如果美國禁止加入SWIFT體系的香港銀行及金融機構,中國大陸銀行及金融機構跟這些制裁對象進行金融交易,包括存款、取款、跨境轉帳等,那麼,這些中港官員向國外轉移資產、進行金融交易「財路」將被堵死。

另一方面,這些香港銀行及金融機構,中國大陸銀行及金融機構的美元來源將會枯竭。其對中港官員的打擊和對「中共國」經濟的打擊都是致命的。

香港銀行及金融機構被排除在SWIFT系統之外,意味著港幣無法自由兌換美元,港幣與美元也就自然脫鉤,港元與美元之間的聯繫匯率制度也將脫鉤。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將不復存在。

據英國路透社7月9日消息,中共的國有銀行正在制訂應急計劃,以防美國通過立法制裁為實施港版國安法的官員提供服務的銀行。有兩位消息人士稱,在中國銀行和中國工商銀行的最壞情境預測下,銀行正在考慮美元來源被切斷或無法進行美元結算的可能性。

截至2019年底,國際業務規模最大的中國銀行的美元敞口位列四大國有銀行之首,約為4,330億美元。中國農業銀行也在考慮如何解決被美國列入黑名單的客戶問題,特別是那些可能面臨突然失去流動性的客戶問題。

既然美國已經將香港與中國大陸城市同等對待,這些措施肯定會實施。

美國第二個核彈級的制裁措施

拆除中共長城防火牆。中共的高壓和欺騙之所以還能勉強維持,一個重要原因是,它通過長城防火牆,讓14億中國人看不到中共禍害全中國、危害全人類的真相。一旦拆了這堵牆,中共就完蛋了。

長城防火牆是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之後,為阻止法輪功真相的傳播,由江澤民之子江綿恆主導,由方濱興主持研發的,並安裝在兩大互聯網營運商——中國電信、中國聯通國家級網關的國際介面和主幹網絡省級網關介面處,主要功能是:關鍵字過濾、IP封鎖、域名劫持、過濾HTTPS加密傳輸等。

與此同時,1998年公安部就開始策劃的「金盾工程」也開始立項、開發,並成為長城防火牆的重要部份。

中共的長城防火牆,類似當年分隔東西德的柏林牆。去年11月9日,特朗普總統在演講中說:「30年前,東柏林人民和西柏林人民共同推倒了極權主義的象徵——柏林牆。在長達一萬多天的時間裏,矗立的柏林牆一直讓人恐懼不安的想起世界的深度分隔,這是一道對自由和個人權力的邪惡屏障。當柏林牆最終倒塌時,它樹立起戰勝共產主義的標桿,民主原則里程碑般的勝利,以及近50年的冷戰以正義宣告結束。」「任何阻礙享有天賦人權的政府體制註定失敗,因為自由之火無法撲滅。」

5月12日,前白宮顧問班農在其節目《班農作戰室》中,採訪了美國總統列根的管理和預算法律顧問霍洛維茨先生。霍洛維茨現在的工作目標,就是拆除中共的長城防火牆。

霍洛維茲說:「現在專家們已經非常非常明確,繞過中共的長城防火牆,在技術上是完全可行的。我們已經安排一系列美國主要大學的信息工程與電腦技術專家,與國務院或廣播委員會合作,在選舉前拆除長城防火牆。」

結語:

2020年,大瘟疫、大洪水、各種天災人禍,以及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對中共的全面圍堵,已使中共陷入內外交困、四面楚歌。隨著中共的末日瘋狂,將有更多國家和地區站在美國一邊,齊心協力,共同推倒中共這堵牆。

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在不久的將來,將出現在世界的東方。到那時,東方和西方,將徹底剷除共產主義邪靈的威脅,進入一個天、地、人和諧共生的新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