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港府越赤裸制裁越容易;國安公署神秘開幕,香港官員怕被制裁;英國就香港問題打頭陣,美國集中對付中共;開戰倚靠美國GPS,中共不戰而敗;《紐時》幫中共站台,攻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港府越赤裸制裁越容易;國安公署神秘開幕,香港官員怕被制裁;英國就香港問題打頭陣,美國集中對付中共;開戰倚靠美國GPS,中共不戰而敗;《紐時》幫中共站台,攻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港版國安法」上路第八天,中共駐港國安公署低調掛牌。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港版國安法」赤裸裸地侵犯人權,讓爭取自由的港人團結了全世界,對付中共。「共產黨完全暴露了它的真面目,所有的醜事天天都兜出來讓全世界看。我們香港年輕人希望『攬炒』(同歸於盡),現在第一步基本上成功了。」

中共駐港國安公署7月8日在銅鑼灣維景酒店低調掛牌,現場戒備森嚴如臨大敵,多數媒體被遠遠隔在護欄外,無法直接採訪。事前香港傳媒界接未收到邀請,與採訪通知,一度有傳當日上午9點揭牌,不過其實早於7時多即已完成儀式。

袁弓夷說,國安署神秘開幕,是因為「壞事是不能見人的嘛,好事就不怕,怕甚麼呢?他被你們(媒體)拍到將來都要受制裁的,美國制裁他們是沒有成本的,加一個名字進去而已。」他說,中港官員以及香港警察都害怕受制裁。

首任駐港國安公署署長鄭雁雄,曾於任職廣東汕尾市委書記期間,以強硬手段鎮壓烏坎村民的民主抗爭。袁弓夷表示,廣東與香港向來是江澤民派系的地盤,習近平無法從外縣市物色可以聽、說粵語且熟知香港情勢的官員,只好從廣東找人。

「他(鄭雁雄)就是打手,執行者。我估計是臨時的人選,習近平遲早要換自己的人到香港。」不過他說,習的人馬如中聯辦主任兼國安顧問駱惠寧,「又不會廣東話,靠別人告訴他。告訴他的人,說的十句有九句是假話。」

「所以他們比我們更痛苦,它們內部的鬥爭,江派與習派還在過招,加上它們派下來(香港)的人也怕被美國、英國制裁,被外國制裁,連一個公開儀式都不敢講,這就是它們的恐懼。」袁弓夷說,「我們是對失去自由的恐懼,他們的恐懼一點也不比我們少。」

此外,7月6日港府公佈港版國安法第43條細則,賦予警方七項權力,包括在緊急的情況下不需取得手令便可搜查,政府也可凍結或沒收港版國安法疑犯的財產。「簡直就是赤裸裸地侵犯人權。但是好事,它們越做得赤裸裸,就不用浪費我的口水了,不需要我們去說服任何人。」

近期袁弓夷為爭取香港自由民主,在美國首府華盛頓向美方高層及國會進行游說,目標是將中共定性為犯罪集團。

香港主權移交23年來,中共不斷地蠶食香港自由法治。他說,國安法暴露了中共的殘暴真面目,令追求自由的港人團結全世界對付中共,「現在英國、美國,全世界這麼多國家,現在日本立場也很硬」。

日前,英國情報機構「政府通訊總部」(GCHQ)重新評估華為所帶來的風險後,首相約翰遜考慮禁止英國5G網絡採用華為設備。此外,前保守黨黨魁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以及工黨籍議員布萊恩特(Chris Bryant)都表示,應制裁林鄭月娥,英國外相藍韜文(Dominic Raab)則回應稱「不排除」。

英國態度日趨強硬,袁弓夷對此感到驚訝。不過他也說,「英國情報的概念是一流的。它老早就明白,華為的東西全部有後門的。」此外,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造成英國逾四萬人死亡,民意也早已沸騰,要求向中共究責,「議員要代表人民的心聲,就註定了英國是要反中共的」。

而中共破壞《中英聯合聲明》,英國即是一方簽署國,「所以現在,英國的方向絕對是反對中共,比美國還厲害。」袁弓夷說,「美國就對付中共,英國就對付香港政府,我看到它現在的政策在改變。」他說,港府官員及親中政治人物,多擁有英國國籍及英國資產,所以英國制裁更能帶來恫嚇。

而關於美國的制裁行動,日前彭博報道指,美國特朗普政府正考慮破壞美元與港元聯繫匯率制。對此袁弓夷說,他已向美方提議,斷掉香港所有美金出入,並在此前給予30天或60的警告期。「當然他們不會完全接受我,但也是他們考慮的一種。」他說,目前特朗普面臨民眾催促制裁中共的壓力。

袁弓夷打趣地說,「英國首相約翰遜(Johnson)中了肺炎(中共肺炎)之後,就開始清醒了。現在大陸開始蠶食我們,我們就醒覺了,我們不願意給它蠶食,我們年輕人主張『攬炒』,因為不『攬炒』,只不過拖著慢慢被蠶食。」

觀察目前國際態勢,以及中共越來越毫無遮掩的殘暴,袁弓夷認為,與中共「攬炒」(同歸於盡)基本上已成功了第一步,「香港年輕人要的結果,一步一步的來到。當然我們是付出代價,要求將來有自由、要法治、要民主,這些東西不是免費的,所以大家都要頂住。」

港人口中的「攬炒」,是指藉由國際制裁中共與港府,令中共政權走向潰敗,雖過程中香港民眾勢必遭受池魚之殃,但最終香港將重獲自由。

此外,談及《紐約時報》日前兩篇語意與邏輯怪異、分別針對法輪功與《大紀元》的文章。一篇圍繞法輪功翻牆軟件尋求美國資助;另一篇指《大紀元》向YouTube下廣告。

袁弓夷說,《紐約時報》收購《國際先驅論壇報》(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後,成為全世界最大的英文媒體,但由於實體報紙沒落,線上閱覽收費後,也開始走向虧損。而令外界詬病的是,《紐約時報》提供一頁版面給予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由《人民日報》放些資料下去,是收錢的,每個月收幾百萬美金。」

而相較於媒體業走向萎縮,「你們(大紀元)報道真相夠膽量,銷路直線上升,在美國都非常的成功,它(《紐約時報》)就直接下降,真是一件這樣的事,所以它當然眼紅了。」

「美國政府在搞、攻破中國防火牆,而法輪功也在做這件事,也申請一點錢用來攻破中國這個防火牆,《紐約時報》又在攻擊法輪功。中國這個防火牆全世界都反對,除了中國共產黨之外。那攻破它,讓更多的人能出來有甚麼不好呢?根本就是好事。所以很明顯它們的立場就是在幫中共說話。」

袁弓夷說,不僅是香港媒體,許多國際媒體與中共在利益上,有著千絲萬縷的連繫,因此涉及中共議題,多自我審查、不報,甚至報道假新聞。去年香港反送中期間,大紀元不畏中共,真實報道,引發他的注意。

「其它的媒體都不敢報道,就是《大紀元》有報道。實際去年我們(香港)抗爭的成功,《大紀元》的報道起了很大的作用。」他還說,今年7月1日港版國安法實施首日,數十萬港人上街抗爭,許多國際主流媒體卻隻字未提,他指名CNN反去採訪參與香港國安法表決的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譚耀宗,「老百姓在街上被抓被打,它不報道,這些是違反媒體的基本精神。」

而母親因宗教信仰,遭到中共勞教、囚禁二十年,袁弓夷對中共迫害中國境內所有宗教的情況,十分熟悉,「它們中傷我媽媽信的教,和中傷法輪功完全一樣,它迫害我媽媽教會的教徒,和迫害法輪功完全一樣。」他說,「因為(現在)有了科技,它們活摘法輪功器官更加厲害了。」

8歲開始練氣功的袁弓夷說,「我知道氣功的好處,完全知道它的作用是甚麼。」他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強效,「真的非常有用。最主要的增加了免疫能力,這就是最厲害的。」

1999年,江澤民發動鎮壓,開始迫害法輪功,袁弓夷認為是法輪功修煉者超過中共黨員,令江澤民產生恐懼,「它們是甚麼都害怕的,就算法輪功是無害的。因為它要控制所有的事情。」

以下為兩集《珍言真語》採訪內容整理。

國安公署神秘開幕 香港官員怕被制裁

記  者:國安公署7月9日在香港正式開幕,非常的神秘。傳媒界沒有收到邀請,一度有傳早上9點鐘開幕,原來7時多就已經做完儀式。國安公署為甚麼要這麼神秘地開幕呢?

袁弓夷:壞事是不能見人的嘛,好事就不怕,怕甚麼呢?他被你們拍到將來都要受制裁的,美國制裁他們是沒有成本的,加一個名字進去而已,把他們家裏的財產凍結,錢又不可以拿回中國。所以這件事他們每個心裏,每個都在怕,香港警察也在怕,這幫人被派過來,他們準備派幾千人過來。

我們香港年輕人希望攬炒(同歸於盡),現在第一步基本上成功了,就是說共產黨完全暴露了它們的真面目,所有的醜事天天都兜出來讓全世界看,以前還知道掩蓋,現在已不懂掩蓋了。它現在也跟香港來所謂的攬炒,但是它們不知道攬炒的後果。

現在美國又開始行動了,這實際上就是香港抗爭的年輕人要的結果,一步一步的來到。當然我們是付出代價,要犧牲很多自由,要求將來有自由、要法治、要民主這些東西是沒有免費的,所以大家都要頂住。我看美國不會容許這個東西長期下去的,我這邊就會盡我的全力,都差不多了。

講到最後是誰主導美國的民意呢?是美國老百姓,現在已經有90%以上是反中共的。我現在就是要讓他們的目標清晰,就是不要反中國,反中共就行了。

特朗普壓力大 美民眾要求找中共算帳

記  者:彭博報道制裁可能會針對聯繫匯率,當然未提到白宮的層面,您覺得這個可能性會怎樣?

袁弓夷:我也提議了一個方案給他們。他們那裏很多方案。我是要徹底滅共的。所以我直接(建議)給香港30天的警告,斷掉香港所有的美金出入,再給60天,如果還不做,60天之後連中國的美金也斷掉它。在警告的過程當中,有很多錢仍可流出來,給自己的人留條生路。

當然他們不會完全接受我,但也是他們考慮的一種。有的是單單取消幾家銀行所謂匯美金的服務。特朗普的壓力很大,老百姓說:你做了甚麼?找中國算帳。全世界我都有朋友,(中共)真是過街老鼠,在國外各個都在說要怎麼去滅掉中共。

侵犯人權越赤裸 越易招致制裁 英國態度突轉強硬

記  者:林鄭月娥那邊公佈了港版國安法43條細則,增加更多的權力給香港的執法部門。包括要凍結危害國家安全人的財產,不用搜查令就可以入屋。您怎麼看43條的威力?

袁弓夷:簡直就是赤裸裸地侵犯人權。但是好事,它們越做得赤裸裸,就不用浪費我的口水了,不需要我們去說服任何人。現在看形勢,是美國支持英國,像對付香港政府那批人,實際英國帶頭制裁他們比美國還要有效。因為他們大部份人的護照、資產很多往英國跑。

這幾天英國的態度非常強硬,我都嚇一跳,因為英國原本還想著中共答應給他們一個核電站、一個高鐵,還答應在劍橋建一間生產晶片的。現在英國知道這些無希望了,因為美國不會賣任何科技給英國提供給中共用的。

我估計英國基本絕望了,所以,現在要徹底地趕華為的5G走,及其它所有的路由器之類的,整個國家的都要更換。家裏裝了路由器,它就拿你家裏所有的資料,可以傳回大陸,存在雲端那裏,隨時可以拿出來查你。

中國產路由器收集個資 市民沒有私隱

袁弓夷:香港家庭用的路由器,全部是大陸做的,應該90%是華為做的,所以這不是手機的問題,是基站,基站就等於是路由器,它是等於無線的路由器。家裏的路由器、WIFI的路由器,也是無線的路由器,但只是管你家的範圍,基站(管)的範圍就大。

比如半公里以內,所以,這些基站、路由器之類這些東西全部都是用來收集你所有的資料,你所有做的事包括每一個短訊。

它(中共)在大陸廣西、貴州建立了最大的雲端儲存中心,所以全部都錄到那裏了。我所有和你通的所有電話,都錄到那裏。大陸在那錄,美國也在錄。老實說,沒有能力保密。實際就是打的透明戰。

為甚麼說5G那麼危險呢?5G是瞬時即刻可以查到的,而且5G的信息量大,所有的資料即刻就去到了,那它(中共)可以更有效地去控制人民。

記  者:英國這次拒絕5G華為,是否是一個很清晰的信號呢?

袁弓夷:是啊!英國實際上是很懂情報的,情報的發明人就在英國,以前解讀德國的密碼,英國的情報是一流的,但她的資源不夠美國,但英國情報的所謂概念是一流的。它老早就明白了,華為的東西全部有後門的。

英國首相約翰遜(Johnson)中了肺炎(中共肺炎)之後,就開始清醒了。現在大陸開始蠶食我們,我們就醒覺了,我們不願意給它蠶食,所以我們年輕人主張「攬炒」,因為你不「攬炒」,只不過拖著慢慢把你蠶食。

所以過去那23年,雖然我們很多律師,就是所謂的泛民、「和理非」接受它們的蠶食。無論怎麼樣它都在蠶食我們了,如果像現在《港區國安法》大口吃的話,那湊巧,我們團結全世界,包括現在英國、美國,全世界這麼多國家,現在日本立場也很硬,都來對付你中國共產黨。

英國就香港問題打頭陣 美國集中對付中共

記  者:最近有一宗新聞,英國的工黨議員,要求制裁林鄭月娥,因為她家裏人都有英國護照。您覺得這是甚麼信號?

袁弓夷:好事!因為現在是保守黨執政,約翰遜(Johnson)是保守黨,工黨是反對派,工黨都給他壓力,這絕對是好事。所以現在英國開始走向美國一樣了,英國這個肺炎(中共肺炎)死了很多人,主凶當然是中共,她死了超過四萬人了!

這是甚麼概念,所以他們現在是全國民意在沸騰,議員不做事情是不行的。議員要代表人民的心聲。就註定了英國是要反中共的,英國人清清楚楚地知道是甚麼回事,這個病毒是從哪裏來,中共如何誤報、瞞報、遲報。

所以現在,英國的方向,絕對是反對中共,比美國還厲害。因為他們了解了情況,中共基本上是破壞了《中英聯合聲明》,英國是直接負責。所以現在有一點反過來了,在香港問題上,英國反而打頭陣。而美國就對中共,英國就對香港政府,我看到它現在的政策在改變。

記  者:香港的國安公署,除了駱惠寧之外,有一個之前鎮壓烏坎的領導鄭雁雄,他是屬於哪個派系的?

袁弓夷:沒甚麼的,他就是打手,執行者。我覺得這是暫時的。廣東以前一直都是江派負責的,江派的地盤。香港是江派的地盤,實在沒有辦法找到其他人,尤其是聽懂、會講廣東話的,了解一些香港的情況,習近平在外省市無法調人,就調廣東人。但廣東人基本上一直都是江派,而且廣東人從來都不聽中央的。

所以我估計是臨時的,習近平遲早要換自己的人到香港。但是自己的人,就像駱惠寧又不會廣東話,靠別人告訴他,告訴他的人十句有九句是假話,所以可以想像一下,他們比我們更痛苦,它們內部的鬥爭,江派與習派還在過招,加上它們派下來的人也怕被美國、英國制裁,被外國制裁,連一個公開儀式都不敢講,怕被你們(記者)照相,這就是它們的恐懼。

我們是對失去自由的恐懼,他們的恐懼一點也不比我們少。我再三講,因為他們會被制裁,全家的財產全沒了,海外的親人全部被趕走,被派到這裏來,它們的恐懼是很大的,不要以為只有我們怕,他比我們更怕。

美國老百姓要追責 特朗普宣佈退出WHO

記  者: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可能退出WHO,是否與疫情有關?

袁弓夷:已經決定退出了,但美國人都要按法律去做,參加的時候說要一年才能退出,以前欠的錢要全付了,美國是願意給欠的錢。

它不這樣做不行了,WHO一直與中共串通,沒有及時公佈疫情,它說中共沒有正式通知它們,但實際上它私下是知道的,因為它直接跟香港及很多地方有聯繫。CDC、WHO與所有地方的CDC是很熟的,所以它們1月初已經知道了,但沒有收到正式報告。

而且那個譚書記(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是幫習近平的,為了保持有人繼續去大陸,所以他一直都沒有發出警告,到了2月才有警告,耽誤了兩個月。那兩個月美國老百姓要他負責,老百姓說譚是幫兇,中共是元兇,所以美國一定要退出。美國那幫親中共的人肯定是反對的,像《紐約時報》就是親中共的。

《紐約時報》兩篇奇怪文章

記  者:《紐約時報》突然有文章是針對法輪功,一篇是針對《大紀元時報》,就說《大紀元時報》在YouTube登廣告,又說有法輪功背景的,整篇報道好像對《大紀元》不滿。另一篇說法輪功學員開發的翻牆軟件向美國申請資金。您怎麼看《紐約時報》突然在這個關鍵時刻,美國正準備出招的時候出這些文章,突然間針對《大紀元》?

袁弓夷:它(中共)買《紐約時報》中間那一頁,由《人民日報》放些資料下去,(《紐約時報》)是收錢的,每個月收幾百萬美金。現在畢竟大家都上網看新聞,越來越少人買真正報紙了。白宮帶頭不訂《紐約時報》,即所有美國的政府部門,除了有必要的話,全部不訂《紐約時報》。

《紐約時報》有個危機,它是全世界最大的英文報紙,那時買了另外一間叫Herald Tribune,即是在海外很有名的,在歐洲那些地方很有名。它買了之後,變成全世界最大的英文媒體,但是它開始虧本了,因為沒有人看報紙,上網又要收錢,人們為甚麼要花錢看你的東西。

大紀元反共「夠膽量」 銷路直線上升

記  者:是不是跟它們的影響力下降都有關係,因為《大紀元》現在多人看。您覺得原因在那裏?

袁弓夷:因為你們(大紀元)夠膽量,所以銷路直線上升,它就直接下降。真是一件這樣的事,所以它當然眼紅了。你們現在的銷路非常好,《大紀元》以及幾個相關的媒體在美國都非常的成功,越來越起來了。

媒體講假話這個是絕對不容許的,要拿事實講清楚。還有一件事,(媒體)不只是講假話,不報、故意不報道,香港現在給共產黨收購了那些報紙,故意不報道。我要的全部真相,漏了些東西就不是叫真相了。

它們不報道就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很多真相它不報道,今次香港七一美國很多主流媒體是不報道的,它反而,CNN去採訪譚耀宗(港區全國人大常委),老百姓在街上被抓被打,它不報道。這些又是違反媒體的基本精神。

何柱國(星島新聞集團主席),《星島日報》在美國的生意都賣了。上次在(《星島日報》)登全版的廣告支持港版國安法,頭版啊!整個一頁!他知道闖了禍了,遲早要被人制裁了,所以趕快把它(《星島日報》)賣了,他還有美國護照。

美國政府在搞,攻破中國防火牆,而法輪功也在做這件事,也在申請一點錢用來攻破中國這個防火牆,所以《紐約時報》它們又在攻擊法輪功。中國這個防火牆全世界都反對,除了中國共產黨之外。那攻破它,讓更多的人能出來有甚麼不好呢?根本就是好事。所以很明顯它們的立場就是在幫中共說話。

反送中抗爭勝利  大紀元起作用

記  者:《大紀元時報》是法輪功的背景。您甚麼時候認識法輪功?法輪功是怎麼樣的一個群體?

袁弓夷:我就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是我明白,我很小就學氣功,氣功對身體很好。

氣功在我們中國有幾千年的歷史,不是說著玩的,我一直覺得是無害的。但是江澤民當然怕啊,這麼多人,幾千萬人,差不多跟共產黨一樣多(的人)參加法輪功。它們是甚麼都害怕的,就算法輪功是無害的。因為它要控制所有的事情。

法輪功我去年就開始留意了。去年反送中運動,其它的媒體都不報道,就是《大紀元》有報道,很多都不敢報道。實際去年我們抗爭的成功,《大紀元》的報道起了很大的作用。

你我相識還不到兩個月。你們來採訪我,我是沒有甚麼問題,但很多人就受到中共的宣傳,總是當法輪功是X教。它由1999年就開始,法輪功在中南海和平上訪,從那以後他們一直都在下毒、下毒、下毒。

所以香港人,一聽到《大紀元》就縮手縮腳了,一聽到《大紀元》就害怕。中毒很深了。法輪功被迫害到,現在在大陸坐牢的,我們有機會說一說,真是慘不忍睹。

中共迫害所有宗教 法輪功人數多被針對

記  者:為甚麼您不會受影響呢?

袁弓夷:這個是信仰,是練氣功,很多生意人都喜歡練氣功。現在大陸那些官員也練氣功啊。氣功是很好的,有的人練太極,有的人練氣功。(我覺得)法輪功有點像內功,身體以內的運動,這個非常有用的。很多病的人,真的非常有用。最主要的增加了免疫能力,這就是最厲害的。

我八歲就開始學氣功了,我知道(氣功)的好處。我完全知道它的作用是甚麼。

記  者:1999年江澤民開始打壓法輪功,動用了很多的傳媒來抹黑法輪功,到今年已經是21年了。您是甚麼時候開始知道法輪功的真相?會不會受到它們的影響,因為它們誣陷法輪功自焚,抹黑法輪功。

袁弓夷:我母親就是耶和華見證會的,被它們(共產黨)關了二十年,被它勞改了二十年。她七幾年出來了,後來到美國住。她就跟我說:「以前耶和華見證會是中共的第一號敵人,現在是第二,現在第一的是法輪功。」我一聽就明白了。

我不是耶和華見證會(的信徒),它們中傷我媽媽信的這個教和中傷法輪功完全一樣,它迫害我媽媽教會的教徒,和迫害法輪功完全一樣,所以我一點都不覺得驚訝。

因為(現在)有了科技,它們活摘法輪功器官更加厲害了,但迫害的所謂出發點、原因及迫害的手法,是完全一樣的。它們不允許有真的信仰,現在中國所有的教徒,如果你是假信教,行,沒問題,真信教全部受到迫害。現在大陸那些地下教徒是真信教的,在地面的那些教徒全部是假信教的。

法輪功修煉者最多,它當然主要針對法輪功,其它每一種宗教它都迫害。

中共傾力扶植華為 違反WTO

記  者:您和華為那次合作,它們共產黨的特色是怎麼樣體現出來的,它對外說自己不是共產黨的企業。

袁弓夷:它根本就是,那個阿任(任正非)不是共產黨員,他以前是軍人,讓他出來搞(華為)。以前共產黨不相信華為會搞得這麼成功,開始搞一些有線的交換機,就是打通電話肯定有交換的,他就搞了交換機,成本很低的就成功了。連香港那時電話公司都要用它的一部份,沒想到它越搞越成功。

軍隊、國家,就是國家開發銀行及所有軍隊都在後面支持,包括中國政府都在後面支持,變成在全世界布網,那個時候只有3G在全世界去布網,國家開發銀行一年給它十億美金的信用額度,每年都給。

它在外面布了網之後,慢慢就收回了錢,然後又去一個新市場再做3G網、後來4G網,現在是5G網。那些國家給不起錢的,你慢慢還,分期還,你收入多少還多少。所以,誰先出錢,就是國家開發銀行,每年給十億美金,所以它就起來了,全世界其它外國公司Ericsson、Nokia、Siemens、Lucent這幾間哪有這個資源?

國家不可以幫手的嘛,這個根本就是犯法的,其他人如何與你競爭?這個根本是違反了WTO的法律,是不可以這樣資助的。如果這樣做你豈不是贏了全世界?所以中國現在有很多行業在全世界是贏的,它根本就是違反了WTO。製船、LCD,整個LCD現在中國是最大的,也是這樣。不斷地、無限地借錢給你,讓你打垮全世界。

本來液晶是日本SHARP發明的,SHARP最後被中共通過富士康收購了,全玩完了。三星都從大陸買液晶,所以變成現在手機基本上百分之九十幾都是大陸的。

美國覺醒反擊 華為玩完

袁弓夷:所以整個問題就是它用這種手段,現在美國特朗普忍無可忍,就用關稅這一招。其它國家不一定會跟著,但起碼美國是一個大市場,華為這一下應該是玩完了。現在不只是市場玩完了,現在人醒覺了,它買不到晶片,手機已經玩完了。

那個基站用的晶片是很複雜的,基站的晶片遠遠超過手機的晶片,所以這個東西它是玩完了。

現在美國一直禁止,不只是它一個,不是有29間公司嗎?全部是搞科技的,基本上美國一粒晶片都不給它,之外所有全世界做晶片的人,如果你有美國技術的話,一樣不給,這件事情現在等特朗普簽字。那美國就會給很大的壓力。就是說晶片廠突然沒有生意了,29間中國最大的公司,那個制裁很厲害的。

我昨天知道,他們提出方案叫做「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他們就拿著這份東西,那29家的東西。那簽了之後,這29家就一粒晶片都買不到,就連看中共的中芯,那個晶片的芯,中芯都不敢告。你告也行,你告了以後你就別買美國的所有設備,美國的技術最厲害的是軟件,開發晶片最值錢的是軟件。

芯裏面有很多模塊,是靠軟件做出來的,沒有這些軟件根本開發不出來模塊。而且模塊又不斷在升級,所以它一旦斷了你的升級,你就玩完了。

我不是跟華為合作,它跟我簽了專利合同,它用我的專利,付錢給我。我不需要跟它合作,我也沒有興趣跟它合作。

打仗靠高科技 美強中弱 實力懸殊

記  者:所以它買不到晶片和軟件,它有沒有替代品?它會受甚麼樣的影響?

袁弓夷:沒了,滅頂之災。沒有了。所以不僅僅是它,如果(加上)那29間(也被禁買),中共的那個所謂2025、2035、2049這一套計劃就玩完了。現在已經是肯定的,美國簽字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現在南海那場戰,就像要打起來了,直接就在那個小區域裏,兩架航空母艦對著中共那些,如果不是這麼緊張,為甚麼會這樣?這就是事實。其它的東西在白宮裏面發生的事情,那對我們是秘密,我們不知道。

但南海這件事情個個都在盯著,印度那件事情,美國全部站在它的後邊,給了它所有所謂的導航。GPS(衛星導航系統)是很重要的,它用美國的GPS,現在大陸的北斗GPS根本是不行的,它(中共)又說自己很好。

變成打仗那就要靠GPS,開車都要靠GPS,找到那個目的地,導彈的目的地都要靠GPS,如果它用美國的GPS,因為你們自己的不行,那你說那你連那個目標都可以掉轉打你自己,那你怎麼打仗呢?所以它們就趕緊撤退了,根本印度那裏是沒得打的。南海、台海、東海、黃海,全部都沒有得打的。

它(中共)現在是趁美國有疫情,它在那裏作惡,在那裏搞《港區國安法》,所以美國鬆鬆手就會打它的了,它根本的實力是沒法比的。我們住在美國,還有我們和華盛頓、跟軍隊的人都有接觸,所以我就很明白,就是那個所謂的強弱懸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