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范蠡淡然看透越王勾踐的性格,放下名與權,決然乘船而去……

范蠡侍奉越王勾踐,辛苦慘淡、勤奮不懈,與勾踐運籌謀劃二十多年,終於滅亡了吳國,洗雪了會稽的恥辱。

越軍向北進軍淮河,兵臨齊、晉邊境,號令中原各國,尊崇周室,勾踐稱霸,范蠡做了上將軍。

回國後,范蠡以為盛名之下,難以長久,況且勾踐的為人,可與之同患難,難與之同安樂,寫信辭別勾踐說:「我聽說,君王憂愁臣子勞苦,君主受辱臣子就該死。過去您在會稽受辱,我之所以未死,是為了報仇雪恨。當今既已雪恥,臣請求您給予我君主在會稽受辱的死罪。」

勾踐說:「我將和你平分越國。否則,就要加罪於你。」

范蠡說:「君主可執行您的命令,臣子仍依從自己的意趣。」於是他打點包裝了細軟珠寶,與隨從從海上乘船離去,始終未再返回越國,勾踐為表彰范蠡把會稽山作為他的封邑。

范蠡離開了越王,從齊國給大夫文種發來一封信。信中說:「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是長頸鳥嘴,只可以與之共患難,不可以與之共享樂,你為何不離去?」

文種看過信後,聲稱有病不再上朝。有人中傷文種將要作亂,越王就賞賜給文種一把劍說:「你教給我攻伐吳國的七條計策,我只採用三條就打敗了吳國,那四條還在你那裏,你替我去到先王面前試一下那四條妙計吧!」文種於是自殺身亡。

范蠡乘船飄海到了齊國,更名改姓,自稱「鴟夷子皮」,在海邊耕作,吃苦耐勞,努力生產,父子合力治理產業。住了不久,積累財產達幾十萬。

齊人聽說他賢能,讓他做了國相。范蠡歎息道:「住在家裏就積累千金財產,做官就達到卿相高位,這是平民百姓能達到的最高地位了。長久享受尊貴的名號,不吉祥。」於是歸還了相印,散盡了自己的家產,送給知交、好友、同鄉鄰里,秘密離去,到陶地住下來。

他認為這裏是天下的中心,交易買賣的道路通暢,經營生意可以發財致富。於是自稱陶朱公。又約定好父子都要耕種畜牧,買進賣出時都等待時機,以獲得十分之一的利潤。過了不久,家資又積累到巨萬。天下人都稱道陶朱公。

范蠡曾經三次搬家,馳名天下,他不是隨意離開某處,他住在哪兒就在哪兒成名。最後老死在陶地,所以世人相傳叫他陶朱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