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大陸的降雨非常厲害。湖北有地方一天400毫米,江西有地方一天接近500毫米。這個是甚麼意思?香港是降雨多的地方,一年降雨約2,000毫米;北京一年700到800毫米,就是說長江中游地區,一天下了香港一年五分之一,北京一年一般的雨水。

1975年,河南板橋水庫大崩潰,當時的情況非常類似,兩天下了800毫米,等於當地一年的降雨量了。結果導致水庫連環崩塌,下游三個縣被大水淹沒,死了20多萬人。現在官方不承認,說是只有幾萬人,但早期官方文件說20多萬。

我們以前說,中共任何數字都是國家機密。唐山地震的數字,可以仔細介紹,但板橋水庫數字,為甚麼不能詳細調查,不能像唐山地震那樣宣傳呢?因為1975年8月,鄧小平復出 後在國務院任副總理,總管國內具體事務。所以板橋水庫,追究起來,其實是鄧小平的責任。當年有資料說,河南報告上去,說要水庫防水洩洪,但國務院沒有任何指令。所以80年代鄧小平當政之後,不願意大家去追究板橋水庫事件,這個和他不願意大家提「反右」是一樣的。

但唐山地震不同了,唐山地震是1976年7月發生,鄧小平已經被打倒下台了,四人幫當政了,所以就要追究下去,各種調查,各種數字,都可以詳細研究了。

今年中國又有大水災,比1998年更厲害了。

但今年長江水災,和22年前那一次,有兩個地方明顯不同。

第一,今年沒有軍隊救災了。

習近平上台之後,一直強調軍隊是戰爭專業團體,不是為了救災用的。他一直對用軍隊去做非軍事的事情有批評,所以這次,好像看不到軍隊救災。大家看到的,可能有部份的武警,還是武警治安部隊,不是機動部隊。

另一個可能性,是現在國際局勢緊張,西有印度,北有朝鮮,東有台灣和釣魚島,南邊有南中國海,每個方向都很緊張,軍隊在做準備,局勢緊張,軍隊不能,或者是不敢亂動。

再一個可能,就是和疫情有關了。《大紀元》有文件表示,大陸軍隊中疫情嚴重。軍隊中的疫情是最容易傳播的,因為是密集人群,緊密接觸,一傳就好幾百人,感染率應該是非常高的一個環境。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西班牙大流感爆發,美國軍隊死於疫情的,比戰死的還多。所以疫情期間,軍隊不能出動,不敢出動。或者是軍隊已經有問題了。

反正,這次大洪水,中共軍隊沒有動作,武警也沒有動作。只有靠老百姓了。江西九江有個地方下文件,要求在外打工的人都回去抗洪救災,誰不回來,一天罰款500元。這是國家制度,國家法令,還是地方制度地方法令?因為我們看到有矛盾的地方土規定。

北京郊區的村和社區就封閉了,不許出去。誰要出去,要辦理出入證,一張30元人民幣。這個出入證有期限的,出去了之後,多久要回來,如果不回來,就開除村籍,以後不讓住了。

一邊讓人回來,一邊不讓人走,洪水是一頭,疫情是另一頭。面對天災人禍,其實北京已經亂了陣腳了。

今年大洪水,另一個不同之處,就是民間慈善捐款大幅度減少了。中國紅十字會在廣東募捐,好多天才十萬八萬人民幣,其它的官方管控的慈善機構也差不多。沒有人捐款,原因當然非常簡單,捐出去的錢,一半是行政費用,一半錢下去後,再被地方政府拿去做甚麼用途,誰都不知道,到災民手中的,不到百分之十。

過去發生了多次,老百姓不是傻瓜。

但最讓人感嘆的,是來自香港的捐款。1998年長江大水,香港人捐了6億,包括民間和政府的,2008年四川地震,香港捐了250億,佔全球捐贈金錢和物資的一半。

今年,到現在我沒看到任何水災捐款的消息。原因是甚麼?大概不用我來說了吧。疫情、洪水、地震,這些事情已經夠糟糕的了,在香港還要加上一個港版國安法這個人禍,還有一國兩制的毀滅,正所謂天怒人怨。香港人對中國的認同,在2010年之後直線下墜,雨傘運動到反送中,差不多喪失殆盡了。水災捐款,只是一葉知秋而已。

按照一些五毛的說法,或者海外小粉紅的說法,香港都是窮人,但我們沒見到他們那些「富人」有任何動作啊。就算是全世界第一富有政府,大陸中共政府,到現在救災撥款3億多人民幣,4,000萬人直接受災,每個人分不到10元錢。

大概,中共的錢都救濟非洲和伊朗的肺炎疫情去了。拿不出來給中國災民了。

這真是「天作孽猶可救,自作孽不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