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2日,中共人大強行推出《香港國家安全法》草案,完全背叛了中共政府當初的承諾。外媒分析認為,北京之所以要這樣做,顯示習近平已陷入死胡同。然而中共當局這麼做的同時,也激起了香港人的反抗。香港青年一代也沒有甚麼害怕的了,中共這麼做的結果只會給自己敲響喪鐘。

法廣5月24日報道,習近平明明知道,在香港爆發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將近一年之後,在地方選舉香港民主派大獲全勝之後,港人尤其厭惡強加於他們一個國安法,為甚麼北京還要強加?

法國世界報分析稱,北京的信號很簡單,「香港,就是中國,甚麼叫一國兩制,北京說是甚麼就是甚麼」。

把香港控制於手掌之中,是為了顯得中共領袖的強大嗎?世界報分析,北京之所以要這樣做,顯示習近平陷入了死胡同。一年來,在香港問題上,中國領導人屢屢犯錯,硬是把最初的抗議運動轉換成一場反對中共政權的起義。

法國『費加羅報』則認為,在修例失敗近一年之後,北京喪失了耐心,無視親北京一派在地方選舉中的慘敗,不顧美國和國際社會的警告,中共當局選擇了穿越紅線。在穿越這條紅線後,北京把香港獨具的法制踩在腳下。

費加羅報形容,北京政權就這樣一斧子砍殺了香港的「高度自治」,根據英中聯合聲明,這一高度自治應該持續到2047年。

北京對香港曾有一個承諾,這個承諾就是香港保持資本主義制度50年不變,北京取代香港強加國安法,是背棄了關於一國兩制的承諾。香港最後一個港督彭定康認為,北京背叛了香港人民。

北京的做法激起了香港人的反抗。數千香港青年被拘捕,其中一些被囚禁。世界報認為,香港青年一代已再也沒有甚麼害怕可失去的了,他們的反抗不是為了一個更美好的明天,他們反抗是為了拒絕一個對他們來說只能是很壞的前程。顯然,北京今天強加這樣一部國安法不會給香港帶來絲毫的平靜。

世界報表示,由於這個政權把一切抗議都視作「分裂」,把任何對話都看作軟弱,這個政權將更加僵硬。

當1997年7月1日香港從英國回歸中國之時,世界曾經顯得相對樂觀,深信中國與西方將會接近,香港應該是中西靠近的一個橋樑。四分之一世紀過後,發生的事實恰恰相反,香港成為兩種越來越對立的制度難以共存的象徵。

外界認為,中共國安法如果在香港實施,中共自治的喪鐘便敲響。

據報道,中共人大5月22日推出《香港國家安全法》草案,令世界震驚。不少港人呼籲再度「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抗議,要求港府及中共撤回惡法,捍衛香港人自由。

香港大學法學院教授兼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在接受《有線新聞台》和《now新聞台》訪問時直言,「港版國安法」草案提出的「顛覆國家政權」一詞,涉及範圍可能比2003年港府草擬基本法第23條時所指的「(顛覆)中央人民政府」還廣;其量刑尺度勢必也會參考23條的立法建議,即最高刑罰為終身監禁。

香港資深大律師、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表示,「顛覆」定義從中央擴及至特區政府「並不稀奇」,《香港國安法》勢必會比基本法第23條立法「更辣」,要讓「林鄭下台」成為政治紅線。「這次是完全黑箱,由(中共)人大直接頒佈,他們可以為所欲為。」

不僅如此,梁家傑還指出,過去在港屬於合法的行為,包括在「六四集會」中高喊「結束一黨專政」,以及在媒體平台提出「結束中共專制」等觀點,在「港版國安法」下也可能「踩線」。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令港人憤怒。5月24日下午1時許,大批港人聚集在銅鑼灣崇光百貨(SOGO)到灣仔修頓球場,進行「反惡歌法」及「反國安法」大遊行,此次遊行又遭到港府鎮壓。#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