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中國許多省份普降暴雨,特別是長江以及長江南北的水情,尤為凶險。

其中,三峽大壩的安危,一直為人們所關注,因為這裏壩高水盛,位置又地處華中,一旦崩潰,後果不堪設限。

【三峽超過限制水位 1號洪水已入庫區】

有消息顯示,截至7月7日,按官方公佈的日期來算,三峽大壩已經洩洪約一周,洩洪流量由一開始的每秒2.5萬立方米,變成現在的5.5萬立方米,這樣的話每小時就有1.8億立方米的水被排出去,一天就是43.2億噸。還是拿杭州西湖做比較,西湖有水1,429萬立方米,那三峽大壩,一天就能向下游排出三千多個西湖。這會讓下游的負擔很重。

我查了一下大陸的「長江水文網」,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的消息有誤差,還是到了7月8日,三峽庫區排水量驟減。

截至當地時間7月8日下午3點,三峽庫區水位是149.43米,而庫區的防洪限制水位是144.99米,已經超過了限制水位,所以數字顯示的是紅色,而當時三峽庫區每秒排出的水量是27,600立方米,比之前的消息所說的7月7日的每秒5.5萬立方米,減少了差不多一半。這樣算來,從三峽庫區一天排向下游的總水量,仍然有大約1,500個西湖。

湖北省氣象局的數據表明,截至8日,該省仍有連續性的強降雨,黃岡北部、孝感、宜昌一帶,是強降雨的中心,而三峽庫區就位於宜昌地區。

【回顧2014昆明火車站事件 背後權鬥的刀光劍影】

此前,官方消息稱,長江今年的1號洪水已經進入三峽庫區。

可見,三峽大壩目前承受的壓力還是很大的。

昨天啊,我收到一則消息,從另一個角度,顯示出,一旦三峽,或者其它的甚麼水壩崩潰,有可能並不是天然發生的,這甚至也可能牽涉中共的高層政治權鬥。習政府的反對派勢力,比如江派,要想搞死習,可是不擇手段。

我們之前看過好多類似案例。比如,2015年的天津大爆炸,當時就有分析,說是當中有政治因素在裏面,案件並非偶發性的單純事件。

再往前推,2014年3月1日晚,在昆明火車站的恐襲事件。8個歹徒策劃,當中5人參與直接襲擊,造成31人死,141人傷,最後4名歹徒被擊斃。一項內幕消息顯示,中南海高層斷定這是江派策劃的襲擊,本質上跟恐怖份子、種族仇殺、疆獨勢力沒有關係。參與襲擊的歹徒都是來自基層農村的武警士兵,為了利益充當打手。在行動前,他們被利用毛思想洗腦,還獲得一筆錢,並得到陞官許諾,而且據說案發後15分鐘會來車把他們接走。

但是,當天在昆明發動恐襲的時候,後援根本沒有出現,最後5個參與直接襲擊的人,4個人被擊斃,1人被擊傷後活捉。這些人事先經過多次行動,都得到了保護而脫離險境,但這一次沒有。據說當時策劃是5個城市同時行動,但是因為發生意外,另外4個城市行動沒有出現。案件發生的時候也正是當年兩會召開期間,習當局高層震驚。

【習政敵或謀劃潰壩大案 「蛤蟆」和「螃蟹」的隱喻】

以上只是舉個例子,昨天我收到的信息,也是有關利用搞災難,來為權鬥加辣,這個涉及三峽。

消息是說:「『螃蟹』要炸三峽,或者三峽旁邊的山,或者退一步炸其它的水電站,或核電,三峽潰壩可能會是紅眼獅子邏輯」。

這個消息用了比較隱晦的代號,所以很多觀眾問,螃蟹是誰啊。這個詞要放在中共政治中呢,是指中共前朝的一個,名字中帶「紅」的政治「親王」。也被認作是前黨魁江澤民的軍師。

一說蛤蟆,大家都知道是指江澤民,一說螃蟹,那就會知道,指的是他。這有一些典故。我們可以順帶分享,來自民間的傳說。

相傳1996年,江澤民去過一個著名的南方寺院,當時方丈勸阻他不要撞鐘,但江還是撞了,老方丈沉默不語,默默垂淚,後來才對別人說,江澤民是蛤蟆轉世,鐘聲一響,中原水族作怪,會引發中原連年大水。

還有其它民間的說法,說江澤民是蛤蟆轉世,而且是缺了一條腿的蛤蟆,而且他的作派、長相也很像。比如在公開場合,扶欄杆的時候,人家都是五個手指一起上,江往往就是伸出三個手指頭扶在那裏。因此,「蛤蟆」一詞就成了江澤民的綽號。

「螃蟹」一詞類似,也是民間說法,說是那個江澤民的軍師,是一隻寄居蟹轉生,而且生性也是橫行霸道,所以他得到了一個「螃蟹」的綽號。

以上是因為爆料信息裏面使用了相關綽號,給大家講一下相關典故,可以當笑話聽。

回到這則信息本身,發消息的人提到的這句話,就是說「螃蟹」可能策劃炸三峽或其它甚麼水壩等設施,以此來打擊習當局。當然我們不是替哪一邊開脫,中共這個體制整個都是有罪的,無論哪一派,我們這裏只是談這則爆料,就事論事。

結合以前發生的事情,像我們上面舉的昆明火車站、天津大爆炸的例子,我們不能完全否定這種可能性,窮途末路,魚死網破,不一定能做出甚麼。但是權鬥的犧牲品,都是老百姓。

【「紅眼石獅」的典故 告訴了我們甚麼邏輯】

剛才這則信息,還提到了「紅眼獅子」的邏輯。這也是一個典故,很多朋友聽到過。

這個故事是說,觀音告訴了村中一個老婦,說村口的石獅子眼睛變紅的時候,就是洪水要來的時候,叫村子裏的人走。但老婦人說了,所有人都嘲笑她。還有幾個無賴,為了戲弄老婦,自己去把村口的石獅子眼睛塗紅,老婦人第二天一見獅子眼睛真的變紅了,趕快再通知村裏人,結果有人相信,有人不信,相信的人隨老婦人一起離開村子避難,不相信的後來就真的遭遇洪水。

結合剛才的那個爆料信息,這個典故引用在這裏的意思,我理解是,有人說一個災難要發生了,大家都會想,怎麼可能,那個危險不可能存在,但是,你無法防備的是,真有無賴、壞人,真的就去人為地幹了這個壞事,造成了這樣的災難,最後真的發生了!然而,這壞人的所謂故意為之,也逃不過茫茫天數。

以上是圍繞近期的熱門話題——三峽,談到的一些事情,有的朋友可能會覺得,說得有點懸。我們就說到這。接下來說說不懸的,但也是相關的。

【98抗洪老兵 分享洪水中實用自救經驗】

實際上,沒有人希望發生潰壩這樣的災難,會造成很多生靈塗炭。但是有所防備,也不是壞事。在油管上,有一個說是參加過98年抗洪的老兵,分享了一些在這種潰壩或者洪水中,如何自救的一點點經驗。我們在這裏簡單介紹一下。

這名叫「陳君衛」的老兵說:首先就是要自己真的去水裏,學會熟悉水性,這是很重要的;然後,可以買那種從胯下固定的大浮力救生衣,因為如果不是這種救生衣,很容易在水流衝擊下,讓救生衣穿不住;還有就是準備那種「防汛頭盔」,實在沒有,準備電單車、山地車的頭盔也可以,可以增加生還幾率,因為力道大的洪水來時,可能會令你在水流中撞傷頭部;還有「多功能急救毯」,有保暖禦寒防雨的功效,因為一旦被水沖走,即使上岸,會感覺又冷又凍,這個毯子可以避免二次傷害;類似在上岸後繼續求生的裝備,還有打火石、求生口哨、救生刀;也要準備戶外淨水裝置,因為在中國南方一些地區,水中會有血吸蟲,如果不慎喝下去,會很危險,所以應該將水過濾,最好是燒開了再喝,而且大家不要忘了,現在中共病毒瘟疫,也還沒有退去,更要注意衛生;還有鈦水壺套件,這種金屬罐,比水還輕,容易攜帶,可以裝水,還能燒水燒飯;這位老兵還介紹一點,就是遇到大水過來,不要一直站在房頂上等,因為房屋可能被水泡塌,應該儘快向更安全的地方轉移,至少可以轉移到附近,相對穩固的山體上。還有一點,就是注意電線,有些電線沒有斷電,掉到水中會很危險。

在這裏,非常感謝這位老兵的經驗分享。

目前在長江沿線一些地方,情況確實很嚴峻。

【湖北千座水壩告急 仙桃緊急轉移 黃梅洪水毀莊稼】

截至7月5日,湖北全省有1,094座水庫超過防洪限制水位。7月7日,湖北仙桃市的一份防洪指揮文件曝光,顯示當地防汛指揮部,要求轉移沙湖鎮、五湖漁場等地的老弱病殘,特別是漁池的居民要全部高地轉移。

而在7月7日和8日,湖北黃梅縣成為全國降雨量最大的城市,當地時間8日凌晨,黃梅縣的大河鎮一處發生山泥傾瀉,5戶人家9個人被掩埋。

有黃梅當地人給我們發來影片,顯示7月8日這一天,那裏的河水已經沒過了河壩的橋面,而在冬季,河壩頂部距離水面有大約15米,現在全縣變成汪洋大海,路基被沖毀、房屋倒塌的情況已經出現。他說這比98年的那場大水還猖狂。而更為隱患的是,因為水災,當地莊稼基本顆粒無收,能保住房屋財產,就算是大幸了。

【安徽黃山市嚴重淹水 歙縣泡水 百姓斥「人禍」】

大陸中央氣象台也發出了今年第一個暴雨橙色預警,顯示從7月7日晚8點開始,一直到7月8日晚8點,包括湖北、安徽、江西等省份,都有大暴雨,從圖片上看,幾乎沿長江中下游以南的區域,都是暴雨集中的地帶。

在這個區域的安徽省黃山市地區,水災已經十分嚴重,從當地人發出的影片我們可以看到,當地的街道已經被大水吞噬,夾帶泥沙的洪水猶如小黃河一般,灌入大街小巷。

被稱為狀元之鄉的安徽休寧,在高考期間,也難免經受大水的洗禮。

同在安徽省的歙縣,當地上游的多個水庫開閘洩洪,導致歙縣在7月7日被大水沖刷,民眾損失慘重,怨聲載道。香港有線新聞的記者去採訪,發現當地人根本不認為,最大的損失,來自於暴雨,而是當地政府沒有及時通知他們撤離,也沒有事先通知洩洪。

當地餐館老闆:「昨天那個水來的時候,我在樓上看到,沙發都沖走了,隔壁老太婆家也有個木頭沙發也沖走了。我一趕下來抓,水到這裏了,就是政府這麼多人不作為,也沒有人打電話來叫我們搬家。就是早上水到家門口了,叫我們趕快起來,沒有時間搶救。這不是天災,是人為。」

【新安江九孔洩洪 上海最高樓成「水簾洞」】

前一天的報道,我們還提到了浙江省錢塘江上游的「新安江水庫」,7日中午是5孔洩洪,後來7日下午4點,上升到7孔,再到7月8日上午9點,一直在洩洪可是水不減而繼續增加,水位達到歷史最高的108.45米,因此又增加了兩孔,變成9孔同時洩洪,是新安江大壩61年歷史上的第一次!洩洪速度每秒6600立方米。像我們昨天開玩笑說到的,這個大壩洩出來的洪水,可能是有商業價值的飲用水,而且裏面也有特產「包頭魚」,洩洪到如此規模,不僅危險,而且浪費。

此外,江西省景德鎮,湖南省湘西地區,也都遭受洪水侵襲。

而在上海市,其號稱為中第一高樓的「上海第一大廈」,在連日暴雨中,從60樓開始漏水,一直漏到9樓,景象十分「淒涼」。7月6日,大廈官方解釋,這是因為設備故障。

這座大廈是2007年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習近平親自審定設計方案,建成後總高632米,一共121層,耗資148億人民幣,如今才建成4年,已經出現漏水情況。

【「軍迷」習近平避走軍營?李克強災區秀被邊緣化】

說到習近平呢,今年以來,中國先後經歷了瘟疫和洪水,至少兩項大的災難,但是在災難場合,很少見到他去慰問。往往,他出去訪問,最愛去的幾個地方,軍營是其中之一。包括軍事院校在內,2018年,習近平去訪過至少8次,2019年,至少9次。但是今年,一共只有兩次,而且全部是在1月23日武漢封城前。

一次是1月19日,視察雲南邊防軍,一次是1月20日,會見昆明駐軍。而自那以來,在公開報道中就再沒有習近平探訪軍營的消息。這一方面是秘訪,另一方面,有人分析,可能是與軍中疫情有關。

海外媒體《大紀元》近日獨家報道,根據一項2月17日,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9個樣本中,有8個呈陽性反應,顯示兵團感染比例很高。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原本就是準軍事組織,現在是「黨政軍企四項合一」。該兵團的感染狀況一直不為外界所知,其實整個中共軍隊的感染狀況,也一直是秘密。但是這數據一被曝光,竟如此嚴重。也許中共的其它軍營存在類似情況。因此這篇文章分析說,習近平也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在截至目前的今年公開活動中,很少去軍營走訪。

不去軍營,去災區看看,也好啊,但是身為「一尊」,我們也很難見到習在災區的身影。到是中共總理李克強,7月6日到7日,去了貴州省考察。但是,雖然親赴第一線,在黨媒的報道裏,還是以習近平為大頭版,李克強只是習近平有關報道的「配菜」。

例如,上個星期,新華社的報道中,習近平幾乎沒有公開活動,但是有關他的消息一直在頭版頭條。在人民日報上也是佔滿頭版,幾乎沒有其它常委的位置。在李克強貴州訪問期間,央視的報道,也要對習近平歌頌長達2分鐘,李克強的一線考察與之相當。

這些內容,其實倒不是想說習與李怎樣,而是表明,黨媒完全是為政治服務,在各地水患最嚴重的時候,不是專心致志去追報水患,中央領導去了都不當成重點來報,而是繼續報道最高領袖的大事小情、每日瑣事。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李克強去的貴州,也不是目前受水災影響最嚴重的區域,現在最嚴重的在長江中下游,是湖北、是安徽等地。但是李克強為甚麼選擇去貴州呢?有人分析,就是防止湖北當地,萬一出現甚麼大的紕漏,比如哪個壩垮掉了,那他攤上的責任,可就太大了。

【貴州公車墜水大案 「尋短」司機是強拆受害者】

同時,在李克強訪問貴州的同時,當地發生了一件大事。是我們昨天報道的,在貴州安順市,7月7日,墜入水庫的公車事故,這件事已知造成至少21人死,但是《自由亞洲》報道,安順市當局發緊急通知,要求體制內的人禁止接受採訪,所有資訊需要由官方統一發佈,並要求駐地媒體不要報道和擴大此事的輿論影響。

這是為甚麼呢?

原來,有消息顯示,造成事故的公車司機,名叫張包鋼,是一名退伍軍人,當地西秀區的「拆遷戶」,多次反映問題不果,而7月7日當時是高考第一天,自己的女兒考試又沒考好,因此開車衝入水庫自殺,連帶車上所有人給他當墊背。這個案子往根子上追究,是一個深刻的社會問題,而且拆遷還在發生。那麼社會大眾要怎麼拷問事件的責任呢?為了政治安全,當局寧願讓這些死者默默淹沒在其它輿論中,也不願正視事件,給社會一個交代。

【惠州狼師誘姦多名12歲女 陸媒或「被低調」】

類似的,需要深刻反省的社會事件,最近在廣東惠州市也發生一起。這是一起教師誘姦女學生的案子,原本發生在6月20日,但是因為媒體的漠視,直到7月7日才浮出水面。

7月7日,大陸網絡傳出一則影片,顯示一群人堵在一個門口,圍毆一個被警方逮捕的人。原來,這是惠州市水口大和小學的41歲男性教師葉某,他在20日誘姦了十幾個年紀12歲的女學生,但是作案時被其中一個家長撞見,導致案件曝光。這是6月24日,警察去學校取證時,出現的畫面。

教師在中國大陸享受公務員待遇,本來是受尊敬的行業,但是發生這檔子事,在民眾眼裏,他們跟其他一些腐敗的公務員也沒甚麼區別。而且中共歷來對這種公職人員性侵的問題,處理比較低調,或量刑較輕,為的是「黨國形象」和所謂社會穩定,而豁出去的,還是最不值錢的「韭菜」。

國內這麼多大案要案不管,但是中共對異見人士的打壓,卻試圖將其魔爪伸到海外。

【FBI揭中共獵狐為打異己 港人易遭惡法禁足 傳媒受威脅】

7月7日,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揭露,中共現在有一個「獵狐計劃」,名義上是反腐,實際上是為了針對被它視為威脅的海外華人,也就是對海外異見人士進行打壓。他舉了一個例子,說有一個美國華人家庭,屬於異見人士,中共間諜威脅他們說,要麼回國,要麼自殺。非常狂妄。FBI局長提醒,如果海外華人誰認為自己是「獵狐」的受害者,可以與當地的FBI辦公室聯繫。

而在香港,國安法出台後,對那裏異見人士來說,處境也許更為不易。特別是,國安法中有規定,對一些涉嫌違反國安法的人,可以被限制離開香港。甚至就算你沒有違反國安法,以後可能都面臨中共的禁足。

而國安法到港,當地的媒體報道自由,也面臨挑戰。香港特首林鄭被媒體問到,能不能百分百保證,所有記者都可以報道有關國安法的任何內容,而不會被勒令刪除報道。林鄭的回答是:如果香港所有記者都向我百分百保證,不觸犯國安法任何罪行,那麼她就可以保證。

其實林鄭這話等於沒說,但是意思很清楚了,就是說,香港記者的報道將同樣受到國安法審查。香港記協主席楊健興指出,國安法已經出現寒蟬效應,香港媒體開始自我審查,在國安法下,甚至不排除當局會利用國安法,以某篇報道為由,對傳媒機構機進行打壓,發生大搜捕。

集會抗議的自由失去了,言論自由也失去了,國安法正如一隻野獸,在「母豬書記」的帶領下,一點點蠶食著香港。

~~~新拍互動~~~
現在進入新拍互動。

前一天,我們報道,中共正在籌備,要在內蒙古的學校,強化漢語教學,弱化蒙語。

後來又有一名內蒙古朋友發來信件,她叫「小娜」。

小娜說:我是內蒙古自治區的一位蒙古人。現在網上一直在傳內蒙古自治區的通遼市小學中學,實行雙語教程,意思是除了蒙古語課程,其它全用漢語上。這不僅是通遼蒙古人的事兒,這關係到全內蒙古。漢語現在孩子比蒙語說得還要好,為何要實行這種政策我們很鬱悶。網上傳的很多信息都被封鎖,這就是共黨的唯一會幹的一件事。這個國家原本有好多不同花兒,現在大家必須種一樣的花兒,不能有色差,不能有不同味兒。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實行了雙語教育,逼迫西藏也執行了雙語教程,現在到了內蒙古。我們沒有語言權,說了被鎮壓,這個國家不能有不同色彩,只能有紅色,這意味著黨和國家。我不知道這個政黨統治下的愚昧國民甚麼時候甦醒,也不知道我們人民甚麼時候才真正有語言權。我們在自己的領土上沒有語言權,都成了一群奴隸,他們都被一個政黨洗腦,洗得連祖宗都不認的!只希望這個政黨快點倒下,人民得到真正的解放!

另外,前一天的節目,我談到了節目遇到的困境,有不少朋友留言支持。

觀眾「傾城」說:大宇我支持你,每天都主動搜索你更新影片了沒,被黃標也不要氣餒,無論如何,傾城都會收看你的影片和報道,直到地老天荒!!!!一直推薦你節目的其中之一人,就是我呢!我推了至少300人

在這裏謝謝傾城。也謝謝所有留言支持的觀眾!

每天都有太多的話要說,今天有些想說,也有點來不及了,我們下一期節目繼續!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息,可以給我們發郵件,我們的節目電郵是:xwpajq@gmail.com。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訂閱和分享我們的節目。每一期節目更新,如果您點擊了小鈴鐺,但是沒收到更新通知,歡迎您常來我們YouTube頻道首頁,查看更新狀態。也歡迎您加入我們的會員,觀看會員區專屬的特別節目。這期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您的收看,下期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