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方洪災26省淹水,以及北京疫情大爆發的敏感時刻,中共政治局似乎出現半癱瘓狀態,不但七常委行蹤詭異,就連每月必開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6月份也被罕見取消。有人猜測,7常委中要麼是有人感染中共病毒,正在治療當中;要麼有人在高層權鬥中倒下了。

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日前在節目中說,中共高層每個月都會召開一系列高層會議,至少召開兩次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月初召開一次政治局常委全會會議,月未召開一次政治局會議。

6月份卻非常罕見,兩次政治局常委會都被取消。月底,中共官媒報道,中共召開了政治局會議,但只提到習近平一個人的名字。其他人一個也沒提。也沒有說明高層到底出了甚麼問題。

為甚麼政治局常委會議被罕見取消?陳破空稱,有人說是因為北京疫情,但在武漢疫情時,中共政治局會議開得更為頻繁,甚至每星期一次。看來問題出在政治局常委裏面。要麼是有人中招,住進了301醫院,要麼就是政治原因,有人被鬥倒了。

面對當下嚴峻的災情和疫情,7常委的行蹤也可看出,中共高層機構的運轉似乎突然陷於半癱煥狀態。

北京新一輪疫情自6月11日捲土重來,而且呈失控之勢,已經蔓延中國多個省份。目前北京所有小區實行「嚴格封閉式管理」,有些甚至被封門封戶。重點人員禁止離京,省際客運停運。

除了疫情之外,自6月以來,中共各地災難連連,中國西南部自6月初暴雨持續至今,造成26省區淹水,近幾天三峽大壩洩洪,淹沒整個宜昌,6億人面臨三峽大壩隨時會潰堤的危機。

一些媒體不斷詢問,疫情未過又來水災,中共七常委去了哪兒?

有部份媒體追蹤中共高層的行蹤,發現7常委行蹤詭異,疑似離開北京分散躲疫去了。(影片截圖)
有部份媒體追蹤中共高層的行蹤,發現7常委行蹤詭異,疑似離開北京分散躲疫去了。(影片截圖)

6月29日,時政評論人士鍾原在《大紀元》撰文,列舉了近來官媒對習近平等七常委的報道。

鍾原說,習近平被中共官媒送上了「雲端」,「上不著天、下不著地」。趙樂際從6月開始,徹底在官媒的報道中消失。

6月22日,新華社總結報道,自疫情發生以來,習近平出席了三次國際抗疫「雲會議」;6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廣交雲上。

6月27日,央視網報道,非常時期「雲外交」,習近平這個理念一以貫之。

鍾原說,「就這樣,黨媒把習正式送入『雲端』,習被迫進入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境遇。」

所有官媒中,新華社最賣力,涉及習近平的報道最多,並一直列在網站頭條位置。

但6月28日,新華社竟然稱,2019年6月28日,20國集團領導人峰會在日本大阪舉行。習近平出席並發表重要講話。把一年前的報道搬出來實在是「比較離譜」。

新華社6月29日報道,習近平主持了中共政治局會議,審議了「中共軍隊黨建條例」和「基層組織選舉條例」。報道沒有提供會議的圖片。央視也僅進行了文字報道。

這表明中共政治局並未真正坐在一起開會,最大可能是召開了影片「雲會議」,但不能公開畫面,否則就洩漏了中共高層不在北京的事實。同時,也證實七常委已經分散躲避瘟疫,各自保命。

而在6月28日,新華社終於報道了李克強在北京主持召開穩外貿工作座談會。從央視畫面看,韓正戴口罩出席。

李克強的上一次露面是6月22日與歐洲的視頻會議。6月24日,李克強曾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也未見畫面。

而韓正上一次露面是6月11日,在北京主持召開第24屆冬奧會工作領導小組全體會議。

鍾原說,近來栗戰書和汪洋曝光率最高。由於中共欲急速推進「港版國安法」,中共人大頻繁開會,6月20日、28日栗戰書都主持了人大會議。栗戰書不得不連續多日公開露面,染疫的風險最高。6月22日至24日,汪洋也連續參加政協會議,風險也不小。

而王滬寧自6月17日出席中非抗疫視頻峰會以來,至今再無活動。黨媒報道似乎開始失控,王滬寧對宣傳口的控制力可能開始降低。王滬寧為自保,可能出京避疫,遙控指揮。他的下屬,卻只能繼續留在北京,自然有怨言。

鍾原說,趙樂際從6月開始,徹底在官媒的報道中消失。趙樂際拒絕露面闢謠,染疫的嫌疑最大。此外,他也可能遇到政治麻煩。今年2月和3月武漢疫情大爆發時,趙樂際也曾「隱身」近一個月。當時外界猜測他可能被習近平削權、邊緣化了,也很可能是感染病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