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進入汛期,所謂夏汛,到處都發生水災。但最讓人擔心的,是長江流域,尤其是三峽大壩,又是變形,又是山泥傾瀉。三峽大壩如果出問題,中下游幾億人,中國四成的GDP,全部都泡水了。

長江是這樣的,湖北宜昌以上,是長江上游。宜昌以下,經過湖北、湖南、江西,到安徽的安慶,是長江中游。安慶之後,江蘇、和上海,就是長江下游了。浙江省雖然不臨長江,但區內很多河流也流進長江,所以也算是長江流域的。所以中下游包括7個省市: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蘇、浙江、上海。

這7個省市,首先是中國農業最好的地區,就是長江中下游沖積平原,大概有二十多萬平方公里,水多土壤好,產量非常高。所以以前中國有「兩湖熟,天下足」的說法,指的就是這個區域。當然,現在這個區域農業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工商業。大家知道,中國經濟靠6個省市,這6個省市好了,全國都好。中國中央財政,基本上就靠它們了。6個省市,廣東、浙江、江蘇、上海、山東、北京。

長江下游佔了3個。

三峽蓄水175米,如果大壩出現問題,175米高的水,像一道牆一樣衝下來,那種破壞力是驚人的,幾億人變成魚鱉,數百個城市,包括大約10個超大城市被毀,中國基本上就垮了。這一點都不誇張。

這就是為甚麼,大家這麼重視三峽大壩的原因。

修建三峽大壩,其實有很多很多爭論。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三峽大壩修好之後,等於給別人一個巨大的把柄,萬一發生大型戰爭,三峽變成了一個超過核武器的威脅。如果敵人對三峽大壩進行攻擊,那是甚麼情形,會有甚麼結果?

有中國人說,誰如果這麼幹,那就是反人類罪行。是的,沒錯,但在戰爭進入白熱化之後,反人類的罪行難道還少嗎?戰爭打到你死我活的時候,這個管用嗎?核武器不是反人類罪行嗎?生化武器不是嗎?

所以《孫子兵法》說,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勿恃敵之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

就是說,不要假設敵人不會來,而要假設他來,做好準備;不能假設別人不攻擊你,要假設他來攻但我有準備,敵人攻不下來。

所以當年三峽大壩的爭論之一,就是戰略上的這種危險,但中共當時為了上大型基建,管不了那麼多了。

另外,最大的爭論就是,這個超大型水壩,對經濟有好處嗎?最終宣傳的發電、交通、防洪,一樣都達不到。但三峽工程帶來的問題卻非常非常多。

當然,這些都是小問題,每年損失個幾千億,還好。但最大的問題,是三峽水利工程無法解決淤積的問題。現在的設計,是靠洪水來的時候把泥沙沖走。但長江不是黃河,除了泥沙之外,還有大量的石頭。大家說的鵝卵石那種。當然,不一定都是圓的,有些距離掉下來的山很近,就是有稜有角的,尖的。到過四川的人都知道,河裏面的石頭很多,大水一來,河裏面上面是水在流,下面是石頭在跑,很驚人的。

我在西藏的時候,有一次有一個老外,旅遊到川藏線。見到我們幾個居然能講兩句英文,很高興,和我們聊天。他從成都去拉薩,結果公路被洪水和泥石流衝斷了,他就開始靠走路。他說,已經查好地圖了,徒步走,穿過一條河,到了河對岸以後再找車。他問我們水有多深,我們告訴他,水不深,大概到胸口。他很自信,因為他曾經游過英吉利海峽,是游泳健將。

我們都哈哈大笑,告訴他不可能過去。他不信,自己去了。過了幾天他回來了,很沮喪,說過不去,只好在小鎮裏面先住下,等通車。那條河,水只有胸口這麼高,但半個房子這麼大的石頭,會被水沖得不停滾動。誰敢游過去啊。

我的意思,是四川那邊河裏面主要都是石頭。沉在庫區裏,水庫放水的時候,根本沖不走的。這樣的話,三峽水庫不斷被各種石頭慢慢淤積,墊高,最後用甚麼方法去清淤,起碼現在還沒有專門清石頭的清淤船。

所以很多專家都說,三峽大壩30年就沒用了,最後只能把它炸掉。黃萬里這麼說,王維洛也這麼說。如果真的,那真是諷刺,三峽水庫移民就有100多萬人,花了1,900億人民幣,還淹掉了很多中國歷史名城,包括白帝城,劉備託孤那個,包括豐都,中國著名的鬼城。30年就沒用了。

中國人其實對洪水不陌生。翻開中國歷史書,隔三差五,就有洪水的記載。但大部份時候都是黃河水患。所以有人說,中國只有河災,沒有江患。

四川成都西邊,有一個都江堰,2,500年前,戰國時期秦國修建的。到現在還起很大的作用。那是一個人類歷史上的奇蹟工程,不但防洪,而且為川西平原提供灌溉,一千多萬畝良田。四川成了天府之國,和都江堰關係極大。

其實,治國和治水很類似的。中共這種治水的思路,和他們治國思路一樣,認為只要夠強硬,就能解決一切。實在是愚不可及。(節選自【有冇搞錯】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