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江南、華南和西南東部發生今年以來最大強度降雨,珠江流域的西江和北江、長江流域的湘江和鄱陽湖水系、浙江錢塘江水系部份中小河流的水位都超過警戒線,一些河流甚至出現超過保證水位或是歷史紀錄的大洪水。

6月11日,中共水利部官員表示,大陸已全面進入汛期,有148條河流發生超過警戒線水位以上的洪水。

同日,特大暴雨襲擊三峽大壩的上游重慶,當局發佈暴雨紅色或黃色預警信號。洪水嚴重挑戰已經變形了的三峽大壩。

三峽大壩變形的消息引發海內外廣泛討論,最初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新華社、央視都信誓旦旦說沒變形,中國三峽集團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回應稱,三峽大壩未出現變形。

但最終《新京報》和中新網分別引述專家的消息,承認三峽壩體確實出現變形,三峽大壩有3厘米左右水平位移。專家解釋說,那是「彈性變形」,屬於正常。

2018年7月4日,著名三峽大壩問題專家王維洛博士接受本報專訪時透露,「三峽大壩是在走動的」,它是由一個個大段的壩塊組成,擺在岩石上,不像造房子一樣鑽到地裏面、鋼柱打到地下去。他指,這種設計決定了三峽大壩的脆弱性,三峽大壩並非如中共媒體所宣傳的是銅牆鐵壁。在兩個大壩壩塊鏈接的地方推開一個縫,大壩就完了。

王維洛還透露,三峽大壩表面看上去很結實,但其實裏面都是空的。三峽前期工程施工的質量很差,從2003年開始試運行至今都沒有驗收過。如果大壩潰壩,下面宜昌市居住的70萬人命就沒了。

他建議三峽大壩早點拆了早點好。但中共不願這樣做,若現在廢掉,其前面的功績就沒了。

黃萬里研究基金主持人黃肖陸也曾預警,三峽大壩將導致一個特別大的災難發生。

已故中國水利工程專家、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在1992年至1993年間,曾三次致信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反對興建三峽工程。黃曾預測三峽大壩將帶來12種災難性後果,如今11項預言已經應驗,只餘下最後一項「終將被迫炸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