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來,中國南方貴州、四川、重慶至長江中下游一帶持續暴雨,發生最強洪峰。據中共官方統計,截至6月23日,已有26個省發生洪災,1,122萬人受災,980座水庫洩洪。網絡視頻顯示大洪水伴隨泥石流,沖毀了沿途的房屋,有的整個村莊被吞噬。

月24日,台灣中央大學土木工程專家王仲宇教授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呼籲,掌握三峽大壩真實狀態的工程師鷹以求真及慈悲眾生的心去面對問題。希望工程師像這次中共病毒瘟疫中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一樣,提早發佈信息,以減少更多生命財產的損失。

瞬間洪水沖擊波擴散將溢壩

長江三峽大壩建成後,不僅改變了三峽的水文和生態,對庫區周邊的環境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特別對長江中下游的水位水質也產生了很大的變化。公開資料顯示,已故中國水利工程專家、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一生主要反對過兩項水利工程,一是三門峽工程,另外一個就是三峽大壩工程。

黃萬里教授早期預言了12種災難性後果,包含:長江下游幹堤崩岸、阻礙航運、移民問題、積淤問題、水質惡化、發電量不足、氣候異常、地震頻發、血吸蟲病蔓延、生態惡化、上游水患嚴重,而且最終將被迫炸掉。

對此,王仲宇教授表示,他本人抱著尊敬的心情看待黃萬里先生以其知識份子良知,對三峽大壩工程所做的12項預言。時至今日,黃萬里先生預言的中11項都已應驗,剩下的就是拆大壩了。王仲宇教授說:「從黃萬里先生過去對三門峽工程失敗的正確預判,我們對他的三峽工程預測預測,也應該更加慎重的看待。」

他說:「從工程師的角度上看,三峽大壩在建造的過程中存在混凝土強度及鋼筋量不足,裂縫、空隙,壩基滲漏的品質問題及上游邊坡易滑動等等問題,(這些)都是三峽大壩整體系統的先天不足之處。先天不足再加上維護管理不當,與天災人禍等後天失調,勢必會縮短結構系統的使用壽命。」

「在極端氣候作用下,現在地震頻率、強度,甚至汛期的暴雨,瞬間洪水的作用均增加,這些荷載都可能造成對大壩的破壞。 譬如大的邊坡滑動,瞬間大量的土石方,從上山往水庫裏面沖下來的時候,對整個水庫會產生一個沖擊波,沖擊波擴散就有可能溢壩,造成額外的衝擊荷載,易使壩基不穩,而造成壩體的滑動。」王仲宇教授繼續講到。

地震使霸體移動變形  滲水滲漏 毀壞大壩

在談到有可能發生的地震災害時,王教授表示,「大地震會造成地表的振動,當地振波作用力超過各壩體塊它的承載磨擦力就會滑動,進而造成大壩塊體間的相對剛體運動變形,變形之後若有滲水、滲漏的話,極可能造成大壩的毀壞。」

王仲宇教授表示在這個洪汛時刻,中國三峽大壩的管理工程師有責任去檢視壩體變形監測預警系統是否運作正常,並核實安全預警值的合理性, 以確保下游民眾的安全。「現在,要再仔細審核檢討已訂定的安全疏散、減災措施,真的有潰壩事情發生的時候,才能最大限度的減少損失。」他說。

維昂特大壩洪水沖毀村莊   三峽大壩的前車之鑑

意大利維昂特大壩,在1963年10月9日傍晚爆發大洪水,一夜間沖毀了多個村莊,2,500人喪生。英國杜倫大學地理學系地質危害與危險度研究室「威爾森」主任大衛N皮特利研究了這場災難後確認,這場洪水正是來自河谷上游一座新建的大壩。經計算,巨浪對瓦依昂大壩的衝擊力是廣島原子彈爆炸所產生的力的雙重。

經研究,維昂特的災難原因不是大壩的倒塌,而是山體滑坡進入了大壩後面的水庫。目前三峽壩址潛在的滑坡災害,於是讓人們聯想到,也許維昂特可以為這座長江上的著名大壩提供一個可怕的前車之鑒。

王仲宇教授解釋道:「山體滑動的大量土石方的質量及速度所攜帶的能量,灌入水中會讓水庫的水位瞬間提高且易造成溢壩的現象。此外,衝擊波的能量也有可能造成壩體的滑動而失穩。三峽大壩目前上下游均在淹水。目前水位也超過警戒值,在必須兼顧上下游的洪水情況下,做調整式洩洪是項不易的工作。此刻,最擔心的可能是洪水及地震誘發的山體邊坡滑動。一旦發生,將會是滅絕式的災難。大的水量流下來,伴隨著質量密度大的泥石流,對沿途房舍、道路、橋梁會產生極大的破壞作用,此外,水災也會衍生瘟疫的問題。」

望工程師做吹哨人 提早公佈重要訊息

王仲宇教授的觀點是,中國大陸有數以千計的優秀工程師長期在探討三峽大壩的各項問題,相信對三峽大壩的狀態掌握的非常清楚,希望能以求真及慈悲眾生的心,去面對工程問題。若有任何緊急狀況,也希望工程師能像這次中共病毒瘟疫中吹哨人李文亮醫生一樣,能夠公佈一些他們知道的很重要的訊息,提早釋放出來,提早準備,可以減少更多生命財產的損失。

王教授講到作為一名工程師的職業道德,是為自己所做的工程負責,遵循物理、技術規律、依據地理、地質、環境條件,建造安全且符合經濟效益的工程,「不然,所做出來的構造物是忤逆大自然生態平衡的力量,必會被大自然所反撲,致使人力、物力、財力受到巨大影響和損失。」

因此,王仲宇教授認為,要提早做好防範準備,依預測水流的路徑、衝擊範圍,提早疏散。他說:「現在負責長江三峽大壩的工程人員要發揮我們工程師的人道精神,真誠、嚴肅的面對三峽大壩的結構劣化及附近水土環境系統易損性提升問題;做好劣化現象的監測和資料收集,了解大壩在地震和洪水時的變形情況,如達到預警臨界點時,可爭取一些時間,讓人趕快疏散,哪怕爭取到一分鐘、兩分鐘都可以救一些人。」

以謙卑的心和大自然共存 才能永續

王教授認為當今世界上人們受共產黨「人定勝天」歪理影響,做事情不考慮人與自然的整體關係,包括金、木、水、火、土這「五行」的運行關係。

他說,「我們對大自然的很多狀態及變遷的掌握能力是嚴重不足的,工程師也只能就他的有限的知識和資料去做規劃、設計、施工及維護管理」,他認為「人定勝天」是歪理邪說,「事實上很多的歷史的事件也都證明,面對大自然的力量,人是非常、非常脆弱的,沒法抵擋的。」

王教授表示,我們生活的地球有生態的平衡,但人類為了經濟發展或生活,建造了很多設施。譬如房屋、發電站、橋梁、水壩⋯⋯這些都是把大自然的平衡系統改變了。譬如長江三峽大壩,長江在中國大地上流淌了幾億年。突然被攔腰截斷,建了一個大壩,使得原來整個的地質狀態,沒有泡水的泡了水,土質就鬆動;同時它的溫度、濕度平衡系統也通通被改變了。對一個原本穩態平衡系統關鍵因子的破壞可能面臨的就是災難式的失穩。

「人類跟大自然的環境應該是和諧共存的狀態,才能讓人安安穩穩的在大地上生存下來。」王仲宇教授接著說,「人的經濟活動與人的私心是有連結性的,不考慮環境的污染、生態的破壞,最後受到大自然的懲罰,人會大量的死亡。人和天地互相協調生活,才能夠永續。」

最後他說,「我們工程人員的知識是有限的,用有限的知識來面對大自然的無限力量,必須要以謙卑的心和大自然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