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世界上水庫大壩數量最多,同時也是200米級以上高壩最多的國家,中共官員近日在一場國際討論會上,稱已「走在世界壩工領域的前沿」。與會專家卻對水壩安全風險深為擔憂。外界高度關注中國水壩安全問題,有中外水利專家稱「大壩正在殺死中國」。

據陸媒報道,11月9日至10日在湖南長沙召開的「中國大壩工程學會2017學術年會暨大壩安全國際研討會」上,中共水利部副部長周學文表示,1949年後中共開展了大規模的水庫建設,特別是近年來一批200米、300米世界級的高壩大庫建設並投入運行。

資料顯示,中國已擁有水庫大壩9.8萬餘座,其中95%以上為土石壩,95%以上是上個世紀80年代以前建設的老壩。

同時,中國也是世界上擁有200米級以上高壩最多的國家,目前世界建成的200米級以上高壩77座,中國有20座,佔26%;在建的200米級以上高壩19座,中國就有12座,佔63%。

與會專家表示,「水庫大壩數量多,土石壩多,出險的機率就高。」

還有與會專家認為,中國梯級開發的江河眾多,在規劃階段沒有從流域安全的角度充份考慮梯級開發中各級水庫大壩的壩型和庫容,沒有充份考慮潰壩產生的流域安全風險傳播和風險阻斷,這就要求梯級開發中的高壩大庫必須做到絕對安全。

可是,中國高壩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區,高海拔、高地震烈度、高邊坡、地質條件極為複雜。誰能保證「絕對安全」?專家此話意味深長。

其實,中國水庫大壩安全問題早已異常嚴峻,長期以來為外界高度關注。中共對此卻一直遮遮掩掩,誤導民眾。

2013年8月,中國南北六省洪災氾濫,多地潰壩放水導致死傷慘重。當時,陸媒網易新聞發表題為「危險的中國水壩:179座城市面臨潰壩」的文章說,目前中國的八萬四千多座中小型水庫缺乏管理和護養經費,潰壩事件時有發生。由於水庫水壩的問題,受「頭頂一盆水」威脅的城市有179座,佔城市總數的四分之一,受威脅縣城285個,佔六分之一。

2016年7月1日晚,武漢新洲舉水河東河大橋附近一段突發潰堤,附近村落很快被淹,部份村子水深達到3米。(大紀元資料室)
2016年7月1日晚,武漢新洲舉水河東河大橋附近一段突發潰堤,附近村落很快被淹,部份村子水深達到3米。(大紀元資料室)

文章說,中國目前有四萬多是病險水庫,這些水庫和江河堤壩大部份修建於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之間,大多是土石壩,壽命通常只有五十年左右。中國水壩逐步進入壽命終結期,如何處理這些病危水壩,已成為當局頭痛的問題。

專家解讀中共修壩史:五個世界第一

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表示,「病險水庫成為中國大陸的定時炸彈」。

王維洛曾於2007年5月29日在BBC撰文分析中國病險水庫的情況,概括為以下幾點:

第一,中國是世界上病險水庫最多的國家。至2006年,85,874座中有三萬多座水庫有嚴重的安全問題,約佔總數的40%。

第二,中國是世界上水庫大壩潰壩最多的國家,從1954年至2005年潰壩3,495座,平均每年發生潰壩事件67起。潰壩洪水造成的人員死亡人數,超過自然洪水。

第三,1963年8月海河流域洪水過程中,有兩百多座水庫相續發生潰壩,是世界上在一次洪水過程中潰壩座數最多的。關於1963年潰壩的真相和真實死亡人數,人們知道的還很少。

第四,1975年8月淮河流域洪水過程中,板橋、石漫灘等五十多座水庫發生潰壩,根據全國政協委員、原水利部副總工程師陸欽侃等提供的資料,死亡人數23萬人。是世界水庫歷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潰壩事件。

第五,中國是世界上目前在建大型水庫大壩數量最多的國家,也是投資治理病險水庫資金最多的國家,但是治理的結果是,病險水庫的座數不但沒有減少,反而上升。

「大壩正在殺死中國」

 三峽大壩是中國大陸眾多水壩裏最具爭議性的一個,表決時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大代表投下反對或棄權票,中共強行修建。三峽工程修建以來的境況,完全證實了當時持反對意見的專家們提出的警告:大壩將改變長江流量與生態以及導致地震,水庫淤沙也會威脅大壩的穩定性等等。

2014年初,據北美新浪網援引報道稱,紐約城市大學布魯克林學院教授查爾頓・路易士(Charlton Lewis)在「耶魯環境360」(Yale Environment 360)網站發文稱,「造壩運動」成為中共當局最熱衷之事,光是在大陸西南就有130座大壩項目正在進行。

查爾頓・路易士認為,中國大陸的大壩熱潮其實是一種「浮士德式的交易」(Faustian Bargain),即那些建壩宣導者,就跟浮士德一樣,出賣國家靈魂以換取經濟增長,他們只看了大壩能儲水發電的一項功能,卻不顧阻斷河流、增加地震可能、破壞寶貴的自然環境以及讓數百萬人無家可歸等等相應危害。

查爾頓・路易士稱,「大壩正在殺死中國不是一句危言聳聽的話,為了降低對燃煤發電的依賴,中國反而扼殺河流的可持續性,現在政府如同挖東牆補西牆,西牆補好了,東牆卻垮了,等到哪天兩面牆都倒了,領導人後悔也就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