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6日,《人民日報》頭版轉載新華社的報道,「習近平6月5日晚同法國總統馬克龍通電話」。德國和歐盟剛剛取消了9月份的中歐峰會,習近平與德國總理默克爾通電話,仍然無法挽回。於是法國總統馬克龍變成了中共的第二突破口。

中共還幻想挽回中歐峰會

報道說,「習近平指出,中歐是擁有廣泛共同利益的全面戰略夥伴。中方為歐盟一體化取得的進展感到高興,願同歐方加強戰略合作,推進中歐間重大政治議程,支持多邊主義,共同應對公共衛生、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保護等全球挑戰,推動中歐關係行穩致遠。」

中共仍然幻想挽回與歐盟的關係,請求法國幫忙斡旋。但隨後的報道,法國總統馬克龍的表態中,只說了一句,「法方高度重視下階段歐中一系列重大交往,願為此發揮積極作用」。這句典型的中共話語,更像中共官員的說法,西方首腦比較務實,有事情就具體說,很難想像會說出這樣籠統的中共官話。很大可能,馬克龍沒有回應中歐峰會,也沒有幫助斡旋的意願。歐盟的表態,自然需要事先徵求各成員國的意見,法國不大可能事後發表歧義。馬克龍的這句話,搞不好是新華社自己加上去的。

失去了德國和法國的幫襯,中共與歐盟的峰會,看起來徹底沒戲了。

中共還想拉近與法國的關係

中歐峰會沒指望了,中共只好求其次。報道還稱,「習近平強調,我願同你保持密切溝通,把握好方向,推動兩國關係健康穩定發展。雙方要著眼疫情之後,規劃好下階段各層級交往,穩妥有序靈活開展對話交流。要加強疫後經濟復甦的宏觀政策協調和對接,既深挖傳統領域合作潛力,更拓展新興領域合作。中國市場對法國開放,希望法方用好商務人員來華快捷通道,助力法國在華企業復工復產,同時為中國企業創造公平、非歧視營商環境。」

中共急切的想拉近與法國的關係,所表達的話語,充滿央求之意。但隨後報道中,馬克龍的回應很令人費解。報道稱,「馬克龍表示,我期待早日再次訪華,也希望兩國有關部門保持對話交流,加深相互了解,推進重點合作項目,當務之急是加快復工復產。」

習近平並未邀請馬克龍訪華,應該也不敢奢望,馬克龍卻主動要「早日再次訪華」,豈不失去了身份?一般國與國首腦互訪,應是一方盛情邀請,另一方禮貌接受。習近平沒發出邀請,只說保持密切溝通和對話交流,馬克龍卻主動要來訪問,不符合邏輯。

隨後,報道又稱馬克龍「也希望兩國有關部門保持對話交流」,部門層級的對話交流,與首腦訪問不沾邊。不得不高度懷疑,新華社又自己添油加醋,替馬克龍說「早日再次訪華」。

「當務之急是加快復工復產」,這句話應該是馬克龍說的,算是回應中共的一大堆合作請求。但馬克龍顯然在表示,法國目前的「當務之急是加快復工復產」,這等於變相拒絕中共的慇勤。馬克龍其實在搪塞,我家裏的事還沒忙過來,等忙完再說吧。這種情況下,同樣也很難想像,他真會說「早日再次訪華」。中共想單獨拉住法國,也沒能成功,只好又給自己找台階下。

中共試圖分化西方聯盟

報道還稱:「中法要繼續共同支持國際社會團結抗疫,為全球最終戰勝疫情作出中法貢獻。要推進兩國機構開展聯合研究,支持疫苗和藥物研發國際合作,加緊落實第七十三屆世衛大會共識,加大對世衛組織支持,開展更多中法非三方抗疫合作,支持非洲等不發達地區國家抗疫。要堅持多邊主義,促進世界和平穩定。」

中共知道,法國並不願意完全追隨美國,法國一直也想在世界上保持一席之地。中共企圖利用這一點,至少分化法國與美國,還特意拿出非洲的話題,因為法國曾長期耕耘非洲,目前不少非洲國家還一直講法語。中共仍然不想輕易放手與法國的關係,儘量找話題攀關係,硬扯共同抗疫。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瘟疫擴散全球,各國追責,中共陷入空前孤立,急於拉住西方某個國家,分化追責聯盟。

新華社的報道,自然又幫馬克龍羅列了「讚賞」、「願同中方一道」,「加強合作」等大段套話。新華社刻意刪去了馬克龍支持香港「一國兩制」的表態,隨後法國官員卻證實了通話中的這一表態。中共不但分化未成,反遭正面一擊。

馬克龍要調查追責中共隱瞞疫情

新華社的報道中,馬克龍說的話,至少應該有一句是真的,「落實好世衛大會共識」,是指世界衛生大會5月19日一致通過對中共隱瞞疫情的調查,這確實應該是馬克龍所想的。想調查、追責中共的不僅是法國,世界各國都在做。既然通了電話,馬克龍當然要表達這樣的態度。

中美對抗,中共孤立,法國當然看到了。即使法國不加入美國的反共聯盟,也不可能選擇站在中共一邊。馬克龍不打算幫忙斡旋中歐峰會,還與西方盟友一致支持香港「一國兩制」,中共想拉法國分化西方聯盟,法國卻以「當務之急是加快復工復產」婉拒。

中共不知趣,非要逼著法國支持中共,結果法國不但不支持,還做出了中共不想聽的表態,中共的算盤又落空了。極度失落的中共,在國際上難有空子可鑽,可以預見,中共對美國、對香港、對西方各國,很可能還不得不再次放軟。中共開始墜下懸崖,下意識的隨便亂抓可能救命之物,卻甚麼也抓不到,中共墜落懸崖,已成定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