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告訴《大紀元時報》,國際局勢正在發生,各國開始認真考慮與北京的關係。由於共產黨對爆發於武漢的疫情反應不力,各國領導人對中共越發警惕。

在兩黨的共同努力下,澳洲最近呼籲針對北京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中的應對進行獨立調查。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表示,這項調查需要「國際合作」,且「必須得以落實」。佩恩發表上述言論後,中國(中共)大使成競業威脅說,如果澳方不讓步,中方將對澳洲進行「經濟打擊」。佩恩後來予以回擊,對大使的威脅拒不買帳。

在英國,保守派議員兼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湯姆·奧塔維(Tom Tugendhat)等政要直指中共隱瞞疫情,並散佈謊言阻礙全球應對疫情,同時質疑允許華為的5G技術進入英國是否正確。

英國情報界(MI6和MI5)也認為該國需要重新評估與中方的關係。

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敦促中國(中共)在該病毒的起源問題上「增加透明度」,指這將有益於全球應對。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表示,認為中國(中共)比西方民主國家的抗疫更成功是「天真」的想法,而且兩者無法相提並論。

德國內政部在2020年4月22日的信中說,中共外交官與該國官員接觸,試圖說服他們就北京的抗疫舉措作出正面評價。該部表示:「聯邦政府未順應這些要求。」

唐寧街此後將「中國」從其病毒比較圖中刪除,原因是擔心該政權的統計數據不準確。該圖包括來自其它多個國家的數據。

在美國,諸多訴訟已被提交,從州檢察長、美國律師事務所到普通美國人,他們都試圖就中國(中共)失敗的應對尋求正義,他們認為這種應對導致瘟疫在全球蔓延。

法醫專家證人兼法律分析師卡羅爾·利伯曼(Carole Lieberman)表示,如此一來,即使不考慮「訴訟所尋求的數萬億美元」,中共的聲譽也「遭受了無法彌補的打擊」。「在可預見的未來,全世界將對與中國(中共)有關係的一切保持警惕。」

此次瘟疫將是對中共「致命的一擊」

大紀元獲得的內部政府文件凸顯出中共如何故意低報中共病毒病例數字、審查人們對於疫情爆發的討論,從而助長了疾病傳播。

「多年來,人們或多或少地在放任(中共)有毒的嬰兒產品、寵物食品、致癌產品、偽劣產品等等。」利伯曼繼續說道:「但是,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將是(對中共)致命的一擊。」

來自西班牙、捷克共和國、土耳其、荷蘭、加拿大和愛爾蘭等多國的官員公開抱怨說,他們從中國購買的抗疫醫療用品都是劣質品。有的國家從中國購買的病毒快速檢測劑的不準確率高達70%~80%。

調查公司麥克勞克林(McLaughlin&Associates)於4月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pdf)發現,75%的美國人認為美國應該結束對中國醫療設備進口的依賴。

情報和安全戰略公司「黑色行動夥伴公司」(Black Ops Partners Corporation)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凱西·弗萊明(Casey Fleming)表示,自由世界國家將開始團結起來,要求中共承擔責任,「不僅要對其(中共)錯誤的回應(疫情),還要對其所造成的經濟和人身損失承擔責任。」

他告訴《大紀元時報》:「我們需要做出預見:中國(中共)在這一過程中將嘗試控制輿論、轉移視線及進行脅迫。」

《大紀元時報》報道過一些中國人的遭遇,包括「吹哨」的醫生、公民記者、學者和商人,這些人因揭露真相而受到該(中共)政權打壓。

中共的行徑引發各方更強有力的反彈。日本提供20億美元的援助資金,幫助其公司將生產線移出中國。在2019年的「無國界記者世界新聞自由指數」(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排名中,這個共產主義國家的「新聞自由」位居全球第177位(共180個國家入列)。

越來越多的人在覺醒——反對中共

「應對中國(中共)威脅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副主席弗蘭克·加夫尼(Frank Gaffney)說,毫無疑問,越來越多的人在覺醒,意識到中共的真實面目。

他告訴《大紀元時報》,那些承受了中共所製造的痛苦的國家,將會好好想一想中共是怎麼回事,「特別是有證據表明,如果這(中共病毒)不是它們釋放出的武器,也肯定起到了武器的作用。」

加夫尼曾在列根執政期間擔任助理國防部長,負責國際安全政策事務。他說,儘管要讓像中國(中共)這樣的外國對自己的行動完全負責很困難,「至少我們會做一些事情,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我認為供應鏈肯定在脫鉤,您會看到這一點,已經開始了。」他說:「我認為,計劃與中國人開展業務的公司,正在重新思考。」

同時,印度推出的一項新政策要求,外國直接投資現在需要得到政府的批准,這可能會使中印關係進一步惡化。

然而,反對中共的不僅僅是政客和領導人,每天都有更多人開始發聲,表達大同小異的觀點。

當美國人努力應對生活中從未遇到過的這場危機時,「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4月21日進行的一項民意測驗發現,現在有66%的美國人對中國(中共)持負面看法,這是自該中心於2005年首次提出這一問題以來所記錄的最高百分比。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也持有類似觀點。

在4月17日進行的英國YouGov民意測驗中,佔50%的多數投票表示,他們「根本」不相信中國(中共)報告的CCP virus(中共病毒)死亡人數。贏得32%次高選票的第二種觀點是他們「不完全相信它們」。

弗萊明說,中共的掩蓋使大流行病在世界其它地方成倍惡化,標誌著全世界公民在覺醒,「充份理解中國共產主義是真正的邪惡」。

反對中共的情緒日漸高漲,可能會導緻美國和西方公司紛紛做出改變,與共產主義中國脫鉤,並在全球範圍內分散其供應鏈風險。弗萊明補充說,他同時也注意到美國的國家安全政策正在發生變化,正如在新版《國家反情報》策略中所看到的那樣。

弗萊明說:「COVID-19(中共肺炎)迫使全世界待在家中,失去自由和收入,並有大量的空閒時間關注大流行、中共的反應及其所造成的大屠殺。」

「理所當然的,全世界的公民和政府都希望追究違法者的責任。這樣一來,他們就將剝去共產主義中國(中共)的畫皮,使其邪惡本質暴露無遺。」他補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