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瘧疾老藥羥氯奎作為治療中共肺炎(新冠肺炎)藥物的命運再次發生逆轉:6月3日,3位作者撤回了發表在《刺針》上的一篇有關羥氯奎負面信息的文章,而世衛組織也隨後表示,因為這篇文章的結果而停止的全球羥氯奎臨床試驗將會繼續進行。

這篇5月22日發表的文章,基於對一家名為Surgisphere的美國公司收集的全球9萬6000多個病例的分析,得出結論稱,羥氯奎/氯奎對中共肺炎不但無效反而增加死亡危險。

25日,基於這項研究,世衛停止了其在全球十多個國家進行的大規模臨床試驗。這個決定曾經讓英國、澳洲等國的研究團隊感到左右為難,不得不暫停試驗、重新複檢。

文章使用的數據受嚴重質疑

從這篇文章發表之後,來自其它研究人員的質疑聲就不斷,其中包括澳洲研究人員曾指其數據與澳洲政府數據嚴重不符,作者也做出了兩次更正,但數據來源公司Surgisphere始終以保護患者私隱為名,拒絕給出原始數據。

5月29日,來自多個國家的120名研究人員,給上述文章作者以及《刺針》總編霍頓(Richard Horton)寫了一封公開信,信中針對上述文章中的數據來源、數據錯誤、同行審核,以及一些數據的不可信性和不可能性等10個方面問題提出質疑。

這篇文章的3位作者在6月4日撤回了這篇論文,但文章的一名合作者、Surgisphere公司的負責人仍拒絕撤回。

3位作者說,他們「無法驗證本文所依據的主要數據源」,因為「我們的獨立同行審核者(peer review)告知我們,Surgisphere沒能把完整的數據集、客戶合同和完整的ISO審核報告傳輸到他們的服務器從而可以進行分析,原因是這樣的傳輸會侵犯客戶協議和保密要求。所以,我們的審核者就無法進行獨立的私人同行審核。」

稍晚,這4名作者還撤回了發表在另一個頂尖醫學雜誌《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也是基於Surgisphere的數據。

世界衛生組織的首席科學家斯沃米娜散(Soumya Swaminathan)表示,他們也沒有看到Surgisphere收集的數據。她告訴英國《金融時報》說:「事後,您可能說也許我們應該索要該數據庫,我們應該對其進行檢查,但那樣並不正常,尤其是當它已經發表在了《刺針》上。」

「在我們核實了數據的安全性,並發現《刺針》的這個研究存在缺陷之後,我們馬上就恢復了羥氯奎/氯奎的臨床試驗。」

圍繞羥氯奎的纏鬥

不過奇怪的是,Surgisphere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德賽(Sapan Desai),雖然同意撤回《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的那篇有關心臟藥物(他汀類藥物)的文章,但卻堅持不撤回這篇《刺針》上的受到嚴重質疑的關於羥氯奎的文章。

這篇文章至今仍在《刺針》上保留著,而這家雜誌的編輯,只是寫了一段「關注」,雖然稱這篇論文中使用的數據被指出存在嚴重的科學問題,但也只是提醒讀者自己注意這個事實。這已經違背了學術文章發表的正常規則。

如前面的三位作者所說,這篇文章並沒有得到真正的同行審核就先行發表,而後,在受到嚴重質疑時,主要作者自己都已經要求撤稿,在一般的情況下,編輯絕不會再堅持發表這篇有關羥氯奎的文章,特別是在另一篇沒受質疑的文章已經被拿下來之後。

此前多篇報道都顯示,這或許與羥氯奎的特殊處境有關——這種本來被世衛定為安全的基礎藥的老藥,在多種場合被美國的特朗普總統大力推薦。而一些反對特朗普或者反美的國家或團體,也一直在借用打擊羥氯奎來打擊特朗普和美國。

《刺針》總編霍頓除了接受中共央視採訪、讚揚中共為世界贏得抗疫時間,還多次利用自己在學術界的地位和身份,公開為中共站台。

中國大陸媒體《新浪》的分支《新浪香港》5月20日的文章引述霍頓的推文稱,特朗普攻擊世衛時所說的《刺針》上的文章發表時間不對,並予以「駁斥」。當時包括CGTN等中共黨媒和大外宣媒體全都報道或轉發。

根據中共官方媒體《環球網》的報道,《刺針》在5月15日還罕見發表了一篇社論,批評特朗普對中共肺炎大爆發「前後不一致的國家反應」。

這家學術期刊的社論,還罕見地呼籲美國人,不要在今年11月的大選中給特朗普投票,要讓特朗普下台。此舉很快得到中共官媒的整體呼應,並因此再次聲稱這場大瘟疫的責任不在於中共,而在歐美國家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