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仍在繼續擴大,中共終於低調承認軍隊淪陷了,東部戰區的一位海軍艦長正在隔離觀察。北京西城區政府69人被隔離,而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事發前剛去了西城區視察。

如今不戴口罩,已經成了當局殺人的藉口。2月19日有推文說,武漢警察用警棍和拳頭打死了一名沒戴口罩的人,聲稱是中共肺炎死亡拉去了殯儀館。中共的強力維穩已經升級了,除了逼迫向社會求援的護士連寫3次檢討,還讓出生20天的嬰兒說話了。

面對失控的疫情,中共衛健委也開始推責了,形成了「三方甩鍋」的局面,對北京更加不利。

不過在一片指責聲中,有兩個人卻一直在為北京說好話。一個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另一個是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譚德塞否認是在壓力下為中共說話,他暗讚北京「犧牲武漢、拯救世界」,就是說武漢人被當局放棄了。而特朗普讚賞習近平,則可能有別的原因。

大陸疫情持續擴散

大陸疫情持續擴散,病毒攻進中共軍隊,北京政府部門也被侵襲,但最悲慘的是湖北武漢,多少人命懸一線,中共繼續造假,並暴力防疫。

海軍艦長被隔離

早前盛傳軍隊已經被病毒攻陷,但是始終得不到中共官方的證實,現在終於承認。《解放軍報》前天報道,東部戰區海軍某艦艦長余松秋在正月初五中止了休假,回到駐地後,正在支隊招待所進行隔離觀察。

查閱中共官媒此前的報道,余松秋是東部戰區常州軍艦艦長。

前面的節目中我們曾說過,中共部隊當中,武警的染病情況是比較嚴重的。而據總部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報道,中共部隊當中的各個軍種都有染病情況。比如海南三亞的海軍潛艇部隊,一名軍人被確診後,300名海軍被隔離,不得不暫停了重點訓練項目。

據襄陽991醫院工作人員證實,一名武警在住院,另有1500名軍人和1000名武警正在被隔離。

大家知道,部隊裏面如果染病可非同小可,因為它的人口密集度非常大。一旦瘟疫在部隊中蔓延,對中共軍隊的戰鬥力肯定會有影響。正因為如此,中共一向把部隊裏面的消息當作「軍事機密」,所以中共軍隊與地方是分開的,自成一體。這次疫情也是一樣,它不會報呈給當地省市政府,這也是部隊雖然淪陷很嚴重,但外界得知消息很少的原因。

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剛視察的西城區69人隔離⋯⋯

18日,西城區區長孫碩出面證實,西城區政府某部門確診了一名中共肺炎患者,目前已經隔離了69人。不過孫碩表示政府工作並沒有停擺,區委區政府「一切正常」。

當局承認了這個事實,坐實了外界的第一個傳聞,就是西城區網信辦的一名員工,過年期間回到河北任丘探親。初六自己開車返回了北京,第二天正常上班,並且投入到了一線防疫工作。

這名員工一直體溫正常,沒有甚麼症狀。但是2月11日,老家疾控中心通知他,他的親屬被確診患上了中共肺炎。這名職工隨後通知了單位和社區,自己在家中隔離,一直惴惴不安。結果第二天(12日)去醫院檢查,確診了,但屬於輕症,目前正在定點醫院救治。

這名員工被確診,西城區政府一下熱鬧了。69名與他密切接觸者和高風險人員,都被採取了集中管控。其中有的是在食堂排隊打飯的時候,傳染給了同事。

網友爆料說,這名員工確診的前兩天,北京市長(陳吉寧)剛好去了西城區網信辦考察工作。而市長在開會的時候,這個確診病例就在現場,這可給嚇得不輕。網友稱「北京市政府領導在家隔離呢」,都不敢去給習近平匯報工作。

不過另一位網友爆料,則是另一個版本。去西城區考察工作的不是北京市長,而是北京市委書記(蔡奇)。說有一個湖北襄樊的人,回到北京自己沒有檢查,也沒有隔離,就直接去上班了。然後12日就被確診了,同時確診的還有40多人,惹得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暴怒」。

網友說「關鍵偉大滴蔡書記十號剛去西城區政府大樓視察過」,而且蔡奇在10日當天,還陪著「老大」(老大指習近平)在北京視察。

從公開的報道中可以看到,習近平2月10日在朝陽區安貞街道視察過程中,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一直在陪同。2月13日,蔡奇又去了西城區視察防疫工作,然後第二天,北京就出台了回京人員必須居家隔離14天的規定。

根據中共專家的說法,中共肺炎的潛伏期是4~10天。如果蔡奇開會時,那名確診病例就在會場,後面可能會發生甚麼呢?大家可以展開想像了⋯⋯

產婦臨產,婦產科關門

說到西城區,還有一個事,網友發過來2張微博截圖。一位懷孕39周的孕婦聽說北京友誼醫院婦產科關門了,於是立刻給醫院打電話,醫院回覆說讓等通知。

另一張圖則顯示有兩份緊急通知,日期顯示也都是昨天。上面的通知說,受疫情影響,已經關閉了西城所有的婦產科門診號源,何時恢復等通知,並且說每個窗口都可以退號。下面的通知表示,「在我院產檢的孕婦請等候電話通知」。

婦產科關門,問題就來了,產婦怎麼辦呢?總不能跟產婦說「最近疫情嚴重,你先等幾天再生」吧?這種事情能等嗎?

另外在湖北紅安縣七里坪鎮,3歲多的女童梁某,因為視網膜惡性腫瘤,去年11月在北京同仁醫院摘除了左眼。但需要術後化療,目前剩下最後一個療程。

可是眼下武漢封城,所有人員不得出入。梁某不能按時返回醫院治療,而且現在已經超了20多天時限。女童的父親非常著急,擔心細胞瘤轉移危及生命。

這些事都不能等,不知道當局作出決定時,是不是考慮到了這些因素?估計想到了也不會管,但是中共會講故事。

20天的嬰兒說話?

網友發來兩張《華商報》的網絡截圖,第一張是「孩子出生不到20天,他卻主動申請投入抗議一線⋯⋯」裏面這麼寫的:「大年初一凌晨3點,王慧將出生不到20天的雙胞胎兒子哄睡後,讓丈夫雍波開車將她從洋縣送回西京醫院」。

早上6點半,雍波把妻子送到了西京醫院的門口。並且說「我趕緊回,不然孩子看不到我們會哭」,隨後就調轉車頭往回趕。

經過「7個多小時的長途駕駛」,雍波到家了。剛起床不久的兩個孩子稚氣地問:「媽媽幹嘛去了?」雍波哄著說,「媽媽上班班了,回來給你們買糖糖」。

這篇文章,跟我們之前介紹的武漢醫護人員放聲大哭完全是兩回事,看上去滿滿的「正能量」。但是如果仔細一看,會發現其中有幾個問題。

首先男女不分。標題中用的「他」,讓人以為是男士,但是內文中卻是女士。這個問題並不重要,可能是小編粗心造成的。

其次雍波連續開車7個多小時。我查了一下,從洋縣到西京醫院的車程是229.7公里,全程跑高速公路需要3小時31分。而雍波一直沒有休息,始終在開車。

另外,送妻子上抗疫一線,「話音未落」就調轉車頭往回趕,似乎從情理上也說不通。因為抗議一線的染病機率是非常大的,把妻子送到這種地方,竟然沒有一絲留戀。要麼是這對夫妻的感情不好,要麼有點太「共產黨員」了。

最奇怪的是,第一段寫的是出生不到20天的雙胞胎,下一段就變成了「剛起床不久的兩個孩子稚氣地問:『媽媽幹嘛去了?』」

20天的孩子,經過了7個小時自己能起床了,而且還說話了。對這個事,《華商報》道歉說「工作倉促出錯」,編輯把3個故事「一時疏忽」混編了。

沒戴口罩被打死

《華商報》是不是說謊,大家自己判定,因為畢竟沒有看到《華商報》的工作情況。但是另一件事,在人們完整看到事件過程之後,警察仍然在撒謊。

有網友今天推文,說剛剛有武漢朋友發出消息,一名沒有戴口罩的人被警察帶走了。帶走的過程中和警察發生爭執,結果被警察當場用拳頭和警棍活活打死了。

推文中表示,當120救護車到現場時,人已經死亡了。警察讓120把死者直接拉去殯儀館,但是120沒有答應,說「太忙」。於是警察就通知殯儀館過來拉屍體,電話中說發現肺炎病毒感染者已經死亡。警察不讓任何人靠近死者,20分鐘過後,殯儀館的運屍車把屍體拉走了。

網上有不少因為沒戴口罩被警察抓捕的影片,也都有暴力執法。但這一起致死案,是目前所看到的最嚴重的一起。可是警察卻找了一個堂而皇之的藉口,說是得了中共肺炎死亡。這足以讓人相信,當局已經把中共肺炎當成了隨意殺人的新抓手。只要讓誰死,就給扣上一個名字——中共肺炎患者。

中共疾控中心論文曝:12月底前就有15人死亡

我不由得想起了剛剛被當局抓捕的維權人士許志永,他會不會被患上中共肺炎呢?希望大家能夠多多關注。許志永前不久發表了一份「勸退書」,敦促北京最高領導人辭職。公開信中寫道:「政治家臨危不亂、危中見機。而您每逢重大危機,束手無策。」

(公民記者)方斌和陳秋實,通過明查暗訪,向外界揭示了很多不為人知的真相。早就說過,中共不解決問題,專門解決反映問題的人。

不過方斌他們所揭示的真相,也只是在疫情大面積爆發以後的部份,實際疫情發生的時間更早。

在中共疾控中心專家最新發表的論文中,把中共肺炎分成了五個階段。去年12月31日前的104個病例是第一階段,其中15人死亡。第二階段是元旦到11日;(1月)12日到20日是第三階段。這三個階段,感染者超過了6000人。第四階段是(1月)21日到31日,這是徹底大爆發階段。

這篇論文的說法,與之前當局通報的情況完全不同。這就不能不做一個推斷。從這篇新論文來看,中共疾控中心很可能當時發現疫情控制不住了。6000多人染病,這不是一個小數字。

三方甩鍋大戰 誰都難辭其咎

所以正常推斷,他們可能上報了北京。這一點,從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的說法中可以得到證實。她在一次新聞發佈會上說漏了嘴,中方在1月3日就已經向美國通報疫情了。

這就與武漢市長周先旺的說法有一些吻合。周先旺在央視直播中表示,他發現疫情就進行了上報,但只有得到上級授權,才可以對外發佈疫情。他說的或許是實情,但在疫情爆發之後說這種話,很明顯也是推卸責任。

那麼《求是》刊登習近平的講話全文中,說他在1月7日就對防疫工作「提出要求」。如果習有這樣做,那麼衛健委、湖北和武漢當局敢壓著不辦嗎?

當然也有另外的可能,就是武漢和湖北當局行動遲緩,掩蓋疫情,不希望在自己的地盤出現疫情。所以想把事情壓下去,讓疫情自己消失,然後讓事情不了了之。

在中共官員的眼中,死幾個老百姓並不是多大的事,所以才會發生李文亮等8位最先吹哨的醫生被封口事件。

還有衛健委也存在著推責的可能。我們前面的節目中曾提到過,網絡上有一篇文章,說「這樣的院士太無恥而可惡」。說的是中共衛健委主任高福和8名院士在12月初到了武漢,並不是首先關心如何防疫控疫,而是首先搶去武漢疾控中心科研人員掌握的病毒資料數據,回北京寫論文。

2月17日,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透過「消息人士」在港媒爆料,指他1月6日便上報中央要求啟動二級應急響應,但最高層不為所動,反要求「有關措施不要影響節日氣氛」。

從各方的動作來看,目前三方都在急於推責任。我們說過了,那麼多人死亡,有的一家一家地被滅門,這個責任太大,誰都擔不起。但究竟誰在說謊呢?您自己應該有一個結論。

不過可以這麼說,這三方其實是一條繩上的螞蚱——都有責任,誰也跑不了。不管怎麼推責卸責,誰都難辭其咎。但最終,頂罪的羊很可能從地方當局和衛健委裏面出。

其實武漢、湖北已經有人在頂罪了,(前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和(前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被撤職,已經是最先被拋出的(替罪)羊了。但估計後面還會有。

好的,以上是電視播出的部份。如果想看完整節目內容,請到YouTube搜索新聞看點。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衛健委再說「可防可治」遭轟

這場瘟疫,已經完全失控,雖然各國都在加快研製疫苗,但最快在人體試驗(方面),還要等上幾個月。然而就在這樣一個眼睜睜的事實面前,中共衛健委的官員還在公然撒謊,說「可防可治」。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昨天表示,「這個病雖然是新發傳染性疾病,但是它可防可治」。

維權律師謝燕益表示,「我怎麼知道你是如何得出這些結論?你們是怎麼統計出來的,缺乏程序的合法性和透明度,也無法監督,也無法核實」。他譴責衛健委的講法「缺乏公信力」,「如果為了政治和經濟目的公然造假,引導輿論,這是犯罪行為」。

也有不少網友紛紛留言,說一提起「可防可控這個詞就想罵人」,譴責當局「又在騙人」。有的說「所謂可防可治,就是封城封戶嗎?」

網友發給我這樣一段影片,一群排列整齊、頭戴口罩的防暴警察,手裏拿著盾牌向前行進。後面跟著的3輛特警車,在大聲地播放著防疫宣傳。

俄禁中國公民入境,中共外交部說好話

中共這些「磚家」的話,不僅中國人不相信,外國人也不相信。

昨天,俄羅斯宣佈,2月20日開始暫時限制中國人入境。俄國主管衛生事務的副總理戈利科娃(Tatiana Golikova)宣佈,凡是中國公民因為工作、私人旅行、教育或觀光等目的,都不能從俄羅斯邊界入境。

瘟疫面前,中共再怎麼討好俄羅斯,莫斯科該拉下臉來的時候毫不猶豫。

不過中共卻在替莫斯科解釋。在今天外交部記者會上,發言人耿爽表示,俄方在採取限制中國人入境前,提前通報了中方。說俄方是「臨時性舉措,一旦疫情好轉,就將予以調整乃至取消」等等。

時事評論員秦鵬在轉發中共外交部的回應同時,加了一句評論:「俄羅斯虐我千百遍,我待俄爹如初戀」。

截止到2月16日,全球133個國家和地區,都針對中國公民加強了相應的措施。除了俄羅斯之外,美國之前也有對中國人的限制。目的與俄羅斯是一樣的,也是為了防疫採取的「臨時性舉措」,但是耿爽當時卻指責美國「不厚道」。

其實在疫情爆發後,美國向中國捐贈了17.8噸的醫療物資。並且還出資1億美元,協助包括中國在內的國家抗疫。

美國對中國的幫助,中共從來提都不提。不過美國總統特朗普似乎並不計較,還在說中國的好話。

特朗普為北京說好話?

昨天在安德魯斯空軍基地,特朗普被媒體問到了中國的疫情。他說「我認為習主席正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大家知道,我最近跟他通了話。他真的在努力工作。這是一個艱難的問題。」

此前2月7日,特朗普也曾對記者表示,中國在對抗疫情上做得很好,「表現很專業」。

特朗普一再為北京說好話,這是一個很奇怪的事情。因為全世界都在指責北京當局抗疫不力,隱瞞疫情,並且嚴厲封殺疫情真相,抓捕揭露真相的人。這其中還包括他的幕僚。

前不久,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就公開表達對北京的失望。他說,「我們真的是對(醫療專家)沒有受邀去那裏感到失望,我們對來自中國的透明度感到有點失望」,並且說對北京提供的有關疫情數據「沒有信心」。

有白宮高級官員向《華盛頓郵報》解釋了這種現象。報道說,對金融市場動盪及其對經濟影響的擔憂,以及特朗普連任的關鍵——與中國就貿易協議展開的微妙談判,在很大程度上促使總統在致命的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問題上對北京採取友好的態度。

消息人士表示,特朗普曾多次對他的顧問們說,在這個問題上採取更為強硬的立場可能會適得其反。因為習「完全掌控著中共政府」,如果美國說北京措施不力,習將不與美國合作。

曾擔任過特朗普副助理的莫裏森(Tim Morrison)指出,總統在做的是「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他在試圖鼓勵中國人抵制中共某些狹隘和不透明的糟糕傾向,而讓疾控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和其它機構扮演白臉。「我認為他正在儘最大努力,鼓勵習儘可能地開放」。是不是這樣呢?我們慢慢看。

北京放棄武漢?可憐的中國人

除了特朗普之外,還有一個人在為北京說好話,那就是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

很多人指責他為中共抗疫不力背書,可能是收了中共的好處,被收買了。正像中國人所說的,「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不過他在前不久的研討會上否定了這些言論。他認為中國以實幹應對疫情,不用他讚揚也能獲得世界讚許。他說北京當局對武漢「封城」,是為了防範病毒蔓延到各國。

譚德塞引述一名英國代表的說法,「這(武漢封城)是一個『英勇的行動』,因為封閉像武漢那樣的城市,是要付出經濟代價、承受各種後果的。」

譚德塞的這些話,《香港經濟日報》認為,這是在暗指中國犧牲一座城,讓自己蒙受損失,拯救了世界。

可憐的武漢人,可憐的湖北人,可憐的中國人。

好,以上就是今天節目的完整內容,是否對您有一些幫助呢?如果您喜歡並希望繼續收看新聞看點,您可以點擊影片右下角的歡迎訂閱,這樣我們有新節目上傳,您就可以第一時間得知消息,也希望您把新聞看點分享給您周圍的人。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