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不少家長和筆者正在討論移民的話題,其實這也是他們在表達自己對所居的城市正失去信心的情況。有人打算把心一橫就決定全家移民到台灣,筆者的太太也覺得這是一個好選擇,但我比較屬意英語世界的地方,因為我自己不懂得普通話,去到台灣都很難搵食。

其實說到尾,除了對所住的地方沒信心之外,也對自己的能力沒信心,的確,自己的英語水平也不是十分好。年紀越大,加上有家庭負擔,當然會失去了年輕時的勇氣。

有一位從事樓宇投資的朋友在群組內跟大家分享:「其實走不走也沒所謂,香港是不會死的。」其他組友不贊成,並反駁他,按着他的政治立場和職業來看,他不快走的話,下場隨時比群組內其他人更加悽慘。那位朋友立即引數據反駁,並且拉出被他稱呼為手足的李嘉誠出來壯膽。

他說:「我對李嘉誠有信心,長實這麼多年沒有在香港投地,在現在這個大家都絕望的時候投了那塊安達臣地來興建首置盤 ,協助青年上車,好明顯他對香港的未來仍然有信心了。而且李氏父子近日又多次增持長實系股票,在這個風雨時期,他們好明顯地會繼續長期支持香港發展。」

這個時候,我當然在想,他是李嘉誠,他當然不會感到絕望了。朋友的信仰就是長實集團,他因為李嘉誠的行為而重獲希望,把財經新聞的報道內容是為聖經金句,因此,他獲得了他的救贖。而其實,在心理學的世界來說,如何能夠讓自己覺得安心呢?就看你的信心放在哪裏!聽完朋友諗金句後,有能力離開香港的我,忽然又好像沒有之前這麼絕望。心理就是這麼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