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1周年將至,近日《看中國》獨家獲得來自中共退伍軍人對「六四」鎮壓軍令的爆料,為保護爆料人安全,所涉人員的名字及詳細信息均略去。

該退伍軍人表示,據他獲得的內部消息,6月3日白天的時候官方還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到傍晚的時候軍隊就接到命令:直接用裝甲車碾壓學生;對阻攔坦克的,直接拉到坦克裏「抹脖子」(用軍刺割斷動脈)後再丟出去。

該退伍軍人表示:「那天河北XX軍中午吃完飯的時候,突然就緊急集合,沒有說甚麼任務,直接就是備戰狀態來到北京,當天晚上看著人(學生),拉到坦克裏邊用大皮靴、用腳踩,牙叉骨都給踩下來了。」

他透露,對於此事,還有一名曾直接參與屠殺學生的軍官,也是一個活生生的證人,「他當年是連長,當時他們都簽了生死令。那天晚上,有人的地方直接就壓了過去,裝甲車直接就壓過去。這都是讓終身保密的。」

「媒體上報道的說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那都是抬了一個面兒。哪有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實際上是用那個軍刺一個一個、上(坦克)來一個勒一個,上來一個勒一個。像我們這當兵的,像這普通人傍著肩膀從動脈那一下就給撂倒了,很輕鬆的,不要說軍刺了,一個水果刀一下子(從動脈)就撂倒了。」

「他(連長)提起這事兒就老哭,他哭的甚麼?他說就像日本人那時候南京大屠殺的老兵一樣,一提這事兒就想哭,他就說太殘忍了!太殘忍了!!」

「這件事之後他回來直接就進了煤氣公司,直接就讓他復原了,人家現在做的是個大老闆。他有一個東西是不讓別人看的,每個月給他發的工資特別高,就因為這個事兒。他還沒正經到天安門呢,他就到前門大街那塊兒。」

該退伍軍人說,他在北京遇到過一個河南的老爺子,「他一直在北京找他兒子,找了四年,他家孩子六四那時候圍觀看熱鬧,就消失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找政府部門根本查不到。這孩子現在活著也有四、五十歲了。」

他還透露,自己在2008年時就退出了共產黨。「我入黨的時候,信心滿滿要跟著黨走,把我的青春和生命可以獻給黨,但是經歷這麼多現在我甚麼都明白了,這個黨不要也罷!」

「現在中國的樹根兒都壞了,像是個睡得不舒服的溫床,我每天都做惡夢,我現在就是混日子,混日子養活我一家老小,以前我還有夢想,我現在沒夢了,只要活得平平安安就好。像5月21日那天,3點49分,突然一下子天就黑了,哇!啥都看不著。當時我就感覺今年是災年,大災要來了。打雷打的就像雷在腦門上一樣,特別響!好多人都嚇得躲起來,手機也關機狀態怕被雷劈。」

六四受害者:真相遠遠沒有真正展現給世人

在「六四」鎮壓中被坦克碾斷雙腿的方政,早前在接受《法廣》採訪時表示,他原是北京體育學院四年級學生。六四清晨6點多鐘,在離天安門廣場800米的六部口,他為救一位跟在他身邊的同校一年級女同學,在馬路與人行道中間的鐵欄杆旁,被坦克履帶碾斷雙腿。

他說:「後來我知道,在這個地段有11個人被坦克衝壓至死了。坦克這種戰場進攻性武器,也參加了鎮壓。坦克是由人駕駛的,希望大家知道,如果想避免傷害,它可以剎車、轉彎,所以可見當時鎮壓的殘酷性,可見當時部隊接收到的是一種甚麼樣的命令。」

方政說:「還有很多死亡的或者失蹤的,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所以說這個真相遠遠沒有真正的展現給世人。」

據BBC報道,英國2017年的解密文檔顯示,「六四」事件中,中國軍方殺害了至少一萬人。該數字由時任英國駐華大使阿蘭・唐納德(Alan Donald)通過一名中國國務委員的朋友獲得。

唐納德的電報在1989年6月5日後發出,電報儲藏於倫敦的英國國家檔案館,並於2017年10月解密,香港01報道了這些電報內容。

唐納德還寫道:「學生獲知他們有一小時的時間離開廣場,但是五分鐘後,裝甲輸送車就開始攻擊學生。」

「學生們手挽著手,但是遭到了士兵的掃殺。裝甲車多次碾過學生的身體,如同做『餅』一般,殘骸則被推土機捲走了。屍體此後被焚化,(骨灰)從下水道被沖走。」「四名受傷的女學生祈求不要殺害她們,但此後被刺刀刺死。」

中共至今禁止任何活動形式悼念「六四」事件,並禁止任何網上關於此事的討論。然而,每年的6月4日,世界各地的活動人士,尤其是香港人都會紀念這個日子。#

(轉自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