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危害全球至今,德國感染人數已超過17萬,死亡人數逾8,000,位居全球第八(中國、伊朗除外)。

德國疫情爆發至今,感染人數已超過17萬,死亡人數逾8,000。圖為5月14日在德國柏林,梅斯展覽中心改建的臨時醫院。(Getty Images)
德國疫情爆發至今,感染人數已超過17萬,死亡人數逾8,000。圖為5月14日在德國柏林,梅斯展覽中心改建的臨時醫院。(Getty Images)

德國遭受疫情沉重打擊

3月18日,從政15年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史無前例地除元旦獻詞外首次向全民發表電視講話,稱德國疫情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從未遇到過的挑戰。

德國經濟因疫情遭受重創,大量企業停工停產。據德國聯邦就業總局發佈的消息,德國註冊需要短時工的企業高達65萬個。

德國Ifo經濟研究所所長認為德國公司受疫情影響的情形是「災難性的」。

據《南德意志報》4月下旬的消息,德國企業會出現一個倒閉潮,會有300萬人失業。德國政府預計,今年的經濟會跌入德國有史以來的最低谷。此外,德國出口率驟減。

德國為何遭受如此沉重的打擊?大紀元社論指出:「病毒針對中共而來」,與中共走得近的國家或地區就受到影響。

《世界報》2020年4月26日報導,中共想改寫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的歷史,祕密聯繫德國部長級高官,為其抗疫公開發表積極看法。

雖然德國沒有應從中方的呼籲,認為透明才是抗疫的核心,但綠黨對德國政府不對中共進行實質性的批評,還讚揚中共為遏制該病毒所做的努力感到不滿。綠黨呼籲建立一個獨立的國際委員會,以調查病毒的起源和中共的掩蓋。

在瘟疫肆虐全球之時,美國、澳洲、英國等多國政要強烈譴責中共是造成瘟疫的罪魁禍首,同時多國和機構已啟動向中共索賠的訴訟。在這時,中共還不斷向德國輸出它的「防疫外交」。

德國第一電視台的「每日新聞」4月27日晚間報導,來自中國的2,500萬個口罩在數日內會分批運到德國,第一批的100多萬個口罩已抵達萊比錫機場。今年3月默克爾在與習近平直接談判中達成協議,德國將獲得中國的防護裝備。 漢莎航空公司將承辦「空運」任務。這之後德國聯邦衛生部和中國商務部討論進一步的計畫。

4月27日,德國所有的州實行「口罩法」。人們在公共交通和購物場所必須戴口罩,否則會罰款。

但已開始有德媒在呼籲,小心中國出口的口罩質量,4月上旬比利時進口的300萬個中國製造的FFP2口罩全不能用,該國在需求法律途徑要求中方退預付款。

不僅如此,美國聯邦眾議員格林曾於4月4日爆料,中共以提供10億個口罩為條件,交換法國讓華為參與該國的5G建設。

格林指出,這就是中共本質,希望全世界現在都應該清醒,並督促美國政府必須增加醫療產品的戰略儲備,以改變對中國(共)的依賴。

2005年至今德國已開辦20所孔子學院。圖為2018年德國法蘭克福大學的孔子學院舉辦活動。(視頻截圖)
2005年至今德國已開辦20所孔子學院。圖為2018年德國法蘭克福大學的孔子學院舉辦活動。(視頻截圖)

德國已開辦20所孔子學院

大紀元社論進一步指出,近40年來,中共在海外一直以經濟利益為誘餌,用全球化、孔子學院、「一帶一路」等計畫為遮掩,通過各種渠道向各國腐蝕滲透,散播共產意識形態。

中共以經濟利益為誘餌長期對德國進行滲透和影響,其中孔子學院就是其使用的一個重要手段。

孔子學院被外界視為打著傳播語言和文化的旗號,實則推行中共的「一帶一路」;從政治、經濟、文化、學術等領域腐蝕他國;從事間諜活動;禁止談論人權和宗教信仰的話題。

中共官方最新資料顯示,孔子學院開始建立於2004年,至今在全球162個國家、地區擁有541所學院。德國至今共有20所孔子學院。柏林自由大學孔子學院是德國最早的一所孔院,建於2005年7月1日,由柏林自由大學承辦。

孔子學院對德國的影響

德國自民黨黨派於2019年11月向德國議會質疑孔子學院在德國的影響。該黨指出:「聯邦政府意識到,中國政府或中國共產黨會影響德國孔子學院的活動、教學內容和資料。」

早在2014年7月初,哥廷根大學建立了「學術孔子學院」,這是世界上第一所學術性的孔子學院,也是德國唯一的一所,名義上是促使德中在各學科及領域間的學術交流。當時德國社會就此發出了強烈的批評聲。

《法蘭克福匯報》於2014年7月3日發表題為「孔子學院受到質疑」一文。文中引述了「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總部設在哥廷根的亞洲部負責人吾爾黑席‧德琉斯的話:「我們擔心,由於與孔子學院的緊密聯繫,學術的獨立性將會受到威脅。」德琉斯還說,值得懷疑的是,遵循中共教育部明確鼓勵在國外樹立積極的中共形象的機構,「是否符合我們關鍵的科學企業」。

《德國廣播電台》2014年7月14日引用了路德維希港專科學院東亞研究所講師、漢學家魯道夫的觀點。魯道夫不相信孔子學院有研究和教學的自由,因為與德國歌德學院不同,孔子學院不會由一個國家根據明確的稅收標準來資助。十幾所建立了孔子學院的德國大學實際上直接從中共那兒獲得資助,每所大學每年得到10萬美元。

他說:「孔子學院不是由中國政府支付,而是由一個政黨支付,一個代表個人利益的組織支付。外宣和公關是這些孔子學院運作的內容。 其結果是國外的參與者就被從遊戲中刪除掉,因為他們拿了中國(中共)的錢。」在他看來, 中共在他們的頭上套上了一根緊箍咒,要麼他們就得接受中方的觀點。

2019年,德國自由民主黨(FDP)向德國議會質詢孔子學院一事,引起了德國主流媒體的關注。《每日鏡報》2019年12月2日證實,德國第一所孔子學院在柏林自由大學成立後,該校每年從中方獲得10萬歐元資金。

自民黨黨派議員在質詢中提出的問題之一為:「在國際上和在德國,中文學院經常受到批評,稱其通過直接影響或行使『 軟實力』間接限制了大學的科學自由。」

該黨派的教育家延斯‧勃蘭登堡對德新社說:「(孔子學院)看似無害的茶道和語言課程掩蓋了專制政權的冰冷宣傳。 這在我們的大學中絲毫沒有減少。」

他還說:「德國大學、州和市政府最終應該切斷孔子學院的資金,並終止與之現有的合作。」

其實,德國政府不是對孔子學院沒有了解。

2019年11月27,德國議會於對自由民主黨的答覆中就明確表示,中共政府對孔子學院的教學活動、教學內容以及教材都施加影響。孔子學院在管理上和經費上都依賴於「中國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漢辦),而「漢辦」則受中共宣傳部的領導。(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