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瘟疫浩劫,讓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遭難,也讓全世界遭難。中共隱瞞疫情,致使多少生靈塗炭!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實。中共還在繼續隱瞞,但更多的事實不斷公開,媒體、各國機構、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這場史無前例的人禍。這裏僅整理記錄了部份已知的真相,並將繼續補充新的真相,要把這慘烈的真相,傳遞給每一個人,傳遞給子孫後代。

本篇記錄的是2020年3月中旬的部份事實,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3月中旬疫情趨勢

2020年3月中旬,中共繼續隱瞞實際疫情,編造疫情清零,繼續打壓民間輿情,並開始大規模給自己歌功頌德,催促復工復產率。在武漢,仍然有很多患者得不到檢測,也無法就醫,即使檢測了也不給確診,自然就沒有新增確診病例,患者只能不斷求救。

武漢絕大多數的檢測,都用在患者出院和隔離點清空的反覆測試。大量出院患者並未痊癒,病情惡化後,也很難再住院,出院患者同樣出現死亡。

中共雖然宣傳疫情清零,但武漢各小區仍不斷爆出感染者,封閉並未解除,被封閉的民眾生活困難,無人真正關心。各地支援的醫療隊被要求暫緩撤離,有的返回後,又被召回,實際疫情並未真正得到控制。中共繼續通過控制檢測數量,瞞報確診數字。

同時,中共開始有意向美國甩鍋病毒來源,企圖煽動大陸老百姓的愛國情緒,轉移視線,但遭到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猛烈回擊。中共向世界各國高價出口醫療物資,卻說成是捐贈,再利用大外宣自己感謝自己,屢屢被戳穿。

3月11日

3月11日,大紀元刊發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指出,「今天的世界已是地球村,任何和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都可能成為病毒選擇性感染的目標,淪為中共邪黨的犧牲品」。新冠病毒實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實為中共肺炎。

同日,《大紀元》採訪武漢市民陳洋(化名),他說,「父親住進了醫院,共產黨又來洗腦,要相信共產黨等等」,「像我們這樣的人,實際上清楚中共的人,被共產黨騙過一次就知道,不能再相信共產黨了,再相信共產黨,那只有死無葬身之地」,「像我父親,就是共產黨員,他就相信共產黨的洗腦,共產黨說甚麼,它就相信甚麼,從來就沒有自己的思想,共產黨帶到坑裏,他也掉進坑裏」,「像這次武漢肺炎,我父親就染病了,都在找共產黨的醫院,醫院說病床緊張,沒床位,回家等著,我父親就回家等著,等了十幾天,人都病危了,共產黨還說,到另一個醫院去看」。

陳洋說,「還是我找境外的媒體揭露共產黨邪惡,迫害人,共產黨發現,都在譴責它們,譴責它迫害共產黨員,才讓我父親住進了醫院」,「在共產黨的統治下,只有服從,人們是沒有選擇的,因為它的電視報紙都是搞洗腦教育的。我就在共產黨的教育下被洗腦了」。

他說起自身的經歷,「共產黨說有法律有人權,我就相信了共產黨的洗腦,用法律維護權益,結果一打官司,它們把我關押起來,這就是共產黨的法律,用法律來迫害你」,「如果你相信共產黨,即使人死了,共產黨還會繼續迫害你的家人,所以,共產黨就是一個邪惡組織」。

陳洋還說,「只有遠離共產黨,脫離共產黨的洗腦,你才能得到生命」。陳洋曾在海外大紀元網站上化名退團退隊。

同日,《大紀元》還採訪了武漢柳女士,她說,「中共造假目的就是欺騙、迫害老百姓,為了給老百姓洗腦,我在微信群裏看到了許多人,他們都還在為中共歌功頌德,他們認為這樣才是愛國」,「中共煽動仇恨一些言論,痛恨美國」,「我在家鄉的微信群裏跟他們講,但他們把我拉黑了」,「現在要感謝共產黨,感謝甚麼?感謝它殺了這麼多人嗎?感謝讓那些無辜的人,被它逼得跳樓自殺嗎?」「中共引爆和擴散了瘟疫,禍害了中國和全世界,讓數萬人悲慘死去,沒有半句道歉話」。

她氣憤的說,「迄今還沒有復工,全球瘟疫還在大肆氾濫,瘟疫的源頭也尚未搞清楚,零號病例的疫情還被封殺,瘟疫背後的官場黑幕未揭穿,中共又迫不及待地玩起了『把喪事當喜事辦』的罪惡勾當,為自己歌功頌德」,「這同毛澤東製造了餓死數千萬人的大饑荒以後,推說是自然災害,一脈相承。其製造和重複謊言的能力,超過希特拉千百倍」。她提出忠告,「邪共的邪惡超出人類的想像,魔鬼的邪惡是沒有底線的。」

同日,武漢網友群情激憤,當日青山區鋼陽花園小區收到了社區運送的凍肉,卻被發現是用垃圾車運送的。消息傳出後,更多圖片、影片在網上傳出,有多輛垃圾車在不同地方運送蔬菜、魚類,有的是自卸式垃圾車,有的車身上寫著「講究環境衛生」。還有工作人員用工地小推車直接裝運大塊肉,小推車銹跡斑斑。

武漢市的陳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社區不允許別人賣菜,只能從他們手上買高價,「十幾天都沒吃肉了。用垃圾車運肉不噁心嗎?把我們不當人!」他說,「造業啊!買十斤大米只有六斤,還漲價30%」。

還有網友向記者確認,自己所在的小區還沒有解封,無法外出購物,除非有通行證。幾乎武漢所有小區都有疫情,小區全封閉管理,只能由社區配送物資。之前小區根本沒有肉,有也是又貴又少,要45塊錢(每斤),漲價厲害。

同日,北京市宣佈,從非疫情嚴重國家入境進京的人員,也要居家或集中隔離觀察14天。

3月12日

3月12日,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宣佈武漢肺炎疫情已成為全球大流行。對此,中華民國副總統陳建仁表示,「太晚了啦!」

同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Twitter發文稱,可能是10月來武漢參加軍運會的美軍把病毒帶到了武漢。3月1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記者會上表示,中國大陸發佈虛假的信息,誣捏美軍把病毒傳到中國大陸,因此使用「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以正視聽。

他表示使用這一詞語是因為這是病毒的來源地,病毒確實來自中國大陸,所以「中國病毒」毋庸置疑是一個非常準確的用詞。同時他堅持聲稱這並不牽涉種族歧視。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之後亦堅持以「武漢肺炎」稱之。

同日,意大利《羅馬IL Foglio日報》,千台呼吸器與上萬口罩都是意大利花錢購買的,只是商業交易,並非贈送。意大利精英報《頁報》(Il Foglio)記者龐皮利(Guilia Pompili)表示,意大利外交部和民防部的消息來源已經證實,中國寄來的東西並非捐贈,沒有甚麼免費的東西。

之前,中共曾大肆宣傳,向意大利捐贈物資,還自稱意大利人感謝。

同日,《大紀元》報道,3月11日,中國警察網發了一條推文稱,警察徐昊因在戰「疫」一線去世,1993年生(現27歲),生前是南京市公安局行政審批出網絡政務科民警,2020年3月7日突發疾病去世。

早先有另一名網警也同樣倒在其工作崗位,官方公告稱,時任泰安市公安局泰山分局網絡安全保衛大隊偵查中隊指導員李弦,1月21日12時18分,在加班開展有關違法案件網絡偵查工作時,突發腦溢血倒在工作崗位,年僅37歲。

有網友說:「我真是搞不懂啊?這是甚麼制度啊?咱們南京之前就最後一個人出院了啊?最近還在忙甚麼?調不過來人嗎?不休息嗎?真是奇怪啊!!自己也會休息啊,領導不讓休息就是那個單位的事情!」

另一網友說,「累死的嗎,疫情大幅緩和的現在為甚麼還會出現這樣的狀況」。上海的張先生問,「誰能告訴我網絡政務科是幹嘛的?和抗疫一線有甚麼關係?他具體工作做甚麼內容?」還有民眾認為,江蘇南京一名27歲的網警是天天刪貼累死了,推特上民眾表示,「幫紂為虐,鉗制人民自由,您好走!」「一個人走多孤單,多帶幾個戰友嘛!」也有民眾勸告,「希望你們這些人放下網絡屠刀,摸摸自己良心,重新做人」。

武漢一名大學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些人加入中共後發了毒誓(對黨旗舉拳宣誓)要為黨犧牲一切(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生)並身體力行去做打壓民眾的幫兇,最後死了可以說是當初的毒誓一語成讖了。這些案例說明給中共賣命的人不會有好下場,退出中共組織、不做中共幫兇才能保平安。」

3月13日

3月13日,一名武漢年輕人小薇(化名)向《大紀元》透露,她認識許多年輕朋友和她一樣有不同程度的感染症狀,他們這些病友們四處求醫,有些地方拒絕檢測,有些人檢測多次但結果永遠是陰性。她從1月18日發病至今,拍了3次CT,做了2次核酸,依然無法確診。

據她所知,「有個朋友2月2日檢測是陽性,自那之後,所有的檢測全部是陰性,有人肺部都毛玻璃了,做了8次,照樣是陰性,後來才知道,是上面控制了不讓確診」,「上海也一樣,現在到哪去看都沒用」。

小薇提到自己的一些症狀。「持續了快一兩個月了,不想吃飯,然後眼球之間疼,就像有甚麼睫毛進到眼睛那樣刺疼。晚上睡不著,好不容易睡著了,一個小時就會驚醒。而且一直都在腹瀉」。她提到一個朋友求醫被拒的過程,「她跟我很多症狀都一樣的。她之前在上海,一直被上海那邊拒診,也拒絕給她做核酸。後來有一天她發作了,被她爸接回河南,但在河南去醫院也是拒診」。

小薇說,武漢這邊,雖然可以檢測核酸,但是永遠得不到確診,「有朋友說數據是在造假」,「武漢這邊被控制了,無法確診,數據造假,不管怎麼測都是陰性」。小薇還表示,她認識的病友中也有住過方艙醫院的,清艙後,「那些人都送到其它醫院去了。微博上認識一個病友說,送到那個醫院,又沒有藥,想檢測,也一直不給檢測。蠻奇怪的」,「沒治好,但因為他核酸一直都是陰性,所以都確診不了,令人懷疑」。

小薇表示,染病至今40天,症狀日益嚴重,「最近身體狀況越來越差,現在症狀是咽痛很厲害,甚至呼吸困難,一直腹瀉,頭疼、心臟疼、胃疼,異常難受。目前全家人都得病了,母親拍CT,雙肺纖維鈣化」。小薇說,她一直無法確診得不到醫療,十分無助,只能上網求救。

3月14日

3月14日,武漢市衛健委的核酸檢測文件顯示,當日全市核酸檢驗總樣本數16,320個,其中,檢測樣本陽性數373個,而核酸檢測首次陽性數有91個。這表明,檢測首次陽性數,才是新增加的確診病例,數量很少。其它絕大多數的檢測,都是住院或隔離病人重新檢測的樣本。

同日,《大紀元》採訪報道,武漢市民付女士對《大紀元》表示,她於2月11日核酸檢查呈陽性,進入方艙醫院治療,28日從方艙出院後直接送到酒店隔離,近日因呼吸困難,尋求住院治療,卻面臨無醫院收治的困境。

付女士3月11日表示,漢陽國博(設在武漢國際博覽中心的漢陽方艙醫院)2月21日開始讓病人分批出院,「我們是2月11日進去的,21日開始放病人出去了,如果你的核酸做了兩次是陰性,你的CT沒有甚麼大的問題,他就放你出來」。

她說,出來的人並不是真的治好了,「在車上,我們那幾個人同時核對那個小結報告,大家都有問題,不是全部恢復,全部恢復可能還得一段時間」。她說,還有人出來後很快就去世了,「我們方艙有一個小夥子,出院36個小時後就去世了。年輕的小夥子,36歲。」

同日,《南國早報》報道,原支援沌口方艙醫院的廣西第四批支援湖北抗疫醫療隊104人,再次集結,重返湖北支援武漢協和醫院西院。

同日,湖北孝感市曝出人倫慘劇,一名幼兒被活活餓死家中多日,屍體已發臭,被外人發現。

3月15日

3月15日,《大紀元》記者採訪大陸原衛生高官、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他痛批,中共官方眼見疫情已無法掩蓋,就把病毒的來源賴給美國,「我認為這是胡說八道,如果是美軍把病毒帶過來,這個病毒首先得在美國發生,可是美國並沒有發生,這個病毒本來就是中國發生的,事實俱在了,現在他抵抗不了這個,它就是耍賴」,「它把病毒說成來自美國,這在推諉這個責任,對中國人來說,就是想欺騙中國人,說這是外國得的,這個不在咱們的,咱們應該反對美國。這簡直是顛倒黑白,腐敗到極點。」

陳秉中質疑,「為甚麼打壓李文亮醫師?他應該是受害者,你應該支持他?」「但它發現掩蓋不了,所以這兩天它又搖身一變又成了受害者了,把這賴上美國了,這簡直是無賴!」

陳秉中說,「中共不讓很多媒體報道,如果是美國製造,你打壓媒體幹甚麼,它都打壓幾百人了,真的誰要說這個病毒的事,它就抓誰?」「人家分擔第一線,冒著危險很不容易,它給人下指令,不能隨便診斷病人,就想給指標,不給檢驗盒,你這麼隱瞞幹甚麼呢?」

他質問,「如果是美國傳的,你何必要給醫護人員下指標,隱瞞實情呢?它一旦這麼做,就說明此地無銀三百兩,欲蓋彌彰了」,「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這麼嚴重的疾病,它基本上都是虛假數字,本來該報不能報,一個地方都發生一百多了,它就報了九個人,媒體也在苦苦掩蓋。」

他說,「所以中國現在不可能是零的狀態,很多人它壓制的不能報」,「武漢的很多已經離開方艙醫院的,但很多人還是帶毒者,說不定哪天還會造成新的疫情大爆發,復發的比例很高的」,「是中國控制不利蔓延給全世界,中國應該給他們道歉,應該給他們賠償,他要給公民道歉,它現在反過頭來它當成防疫英雄了,成了救世主了?真是顛倒黑白到無可復加的地步了」,「我告訴你,(老百姓)心裏都明白,明明白白的了,通過這件事情,就深刻地獲得教訓,本來很多事,大家就恨之入骨了。」

3月16日

3月16日,上海異見人士張展接受《大紀元》訪談。在武漢封城後,她前往武漢醫院、殯儀館、小區等多處觀察。

張展是一名80後的網絡異見人士,2019年9月,她因為撐著一支寫著「結束社會主義,共產黨下台」字樣的雨傘,在上海南京東路街頭遊行,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在拘留期間被兩次做「精神病鑒定」。

張展說,「比如去第七醫院、人民醫院、火葬場、方艙醫院,去了之後,整個人就是在一種很強的恐懼之中。每次去之後,總有兩三天哪裏都不敢去,很害怕。」

她談到,「如果單聽官方宣傳,就會覺得他們的計劃很完美,比如他們提到,對社區有困難的人給予幫助。但實際去問社區裏面的人,特別是老年人,他們就會說甚麼都沒收到,甚麼關懷都沒有」。

「還有就是中央電視台說,這個疾病在控制中,但是實際上,在火葬場聽到轟轟的焚燒爐的聲音,不管白天、晚上24小時轉時,感覺到死亡的陰霾籠罩在這城市上」,「官方宣傳是按照他們上層的計劃,編織一些綵排的東西來作新聞,是一套政治術語,是一套帶有強烈政治色彩的話術一樣,實際上,和每個人親身經歷的完全都不一樣。」

實際走訪醫院,她發現,「死亡人數幾乎是一個不解之謎了,我了解到,我之前在醫院裏看到,確診必須是要危重病才能用試劑盒,輕症的檢測幾乎是做不了。每天報武漢市死一百多人,但實際上一個殯儀館它的焚燒爐24小時轉的話,那整個城市的死亡人數肯定不止那些」。

「他們還建立一整套的信息封鎖機制,不接受任何外面記者的採訪,不回答任何問題,包括醫院裏的信息都是被隔離的,專門有一個部門來收集信息,其它的人都不知道;包括社區裏面發燒的人,都要通過社區去報到醫院。導致整個城市的管理是一個『黑匣子』,都被它們管控起來了。」

她說,「我接觸的市民10人有8人,對這樣的防控工作都是有苦難言,有苦說不出」,「剛開始封城時,是對整個瘟疫信息的屏蔽,導致公民大量聚集,感染人數很多,他們就突然封城。

這種封城,他們對自己的錯誤沒有對市民做任何解釋,反而,給市民帶來了恐慌和城市人口的大逃離」,「後來社區封閉,又是不經過任何探討就直接下命令,將每個社區圍起來,將人們像豬一樣關在家裏面。

而且很多信息,市民都是被蒙在鼓裏面的,我覺得這更是一種奴化的城市管理,而不是在進行防疫」,「極權體制遺傳的統治基因沒有改變,處理方式非常不人性化。」

張展說,「它的執政邏輯是,封城的理由是感染的人很多,現在清艙,是因為疫情得到控制了,才解封」,「這種清艙就很倉促,以至於有的人在沒有被治癒的情況下,就被釋放出來」,「它們的政治思路想證明自己是萬能的,所以才採取這種強行的隔離,整個國家沒有公民參與探討,積極探討來解決問題,當它的很多政策沒有下傳到底層的時候,怎麼會有效呢?」

「這就像是一種表演,一種抗疫的表演,跟普通人的衛生健康基本沒有太大的關係。我看到老年人對此憤憤不平,很多中年人保持沉默。」

她質疑,「當局把很多的資金財力人力都用在維穩上,僱用很多警察,包括建立方艙醫院,但實質上,物資醫療用在個人身上非常小」,「比如給普通民眾免費發口罩,免費派發酒精,將這種核酸測試納入到醫療保險之內,或者免費提供測試,以及CT拍照等,這些全部都沒有,對於民生幾乎是『零投入』」。

「菜場超市都不讓開,讓社區統一採購,居民買的菜價格特別高。疫區應該是更便宜,但卻要承受更高的代價。雖然政府說投入錢了,當局投了錢去了哪裏了呢?」「說都在為市民服務?這是很荒謬的一件事情。」

張展說,「從49年到現在,從來沒改變過的,在一個無能為力、極其低效的制度下,要給自己唱讚歌,證明自己可以。所以,不管做甚麼,在民眾這裏都沒有真實地感受到。它們即使做再多的努力,也都是在謀求私利,跟民眾都沒有關係。」

她表示,「我曾經多次呼籲共產黨下台,結束社會主義制度,因為我覺得這個國家的每一個人,都生活在這種制度的詛咒之下,這種社會大規模的災難,越來越明顯,沒有一個人能逃脫其中,從上到下全部處在恐懼中,或者是處在一種罪惡的泥潭裏面無法自拔。」

3月17日

3月17日,浙江大學網站消息,浙大一院援鄂醫療隊140人、浙大二院援鄂醫療隊171人分別收到緊急通知:再戰武漢協和西院。另外,浙大邵逸夫醫院支援武漢醫療隊142人也接到武漢疫情防控指揮中心通知,參與武漢肺科醫院危重型病人的救治工作。

同日,武漢的李小姐17日向大紀元表示,「沒有積蓄的家庭,已經山窮水盡了。有些小區居民全家已無法生存了」,「再不解決生活、經濟的問題,繼續拖下去,肯定會有情緒爆發的」,「如果生活被逼上絕境,反正在家也是等死,鬧了也許還有活路。像孝感就有小區的人在喊,當地的一把手下課,已經開始有跡象了」。

武漢張女士也向《大紀元》記者透露,隔離時間太長了,自己親屬中這種活不下去的,就佔了50%。她並指出當地示範小區是有發一些菜、發雞蛋的,「那是給別人看的,給領導看的。貧窮的小區無人問津」。

她還強調,上頭說零確診,那就應該解禁了,「可還是不讓我們出去,那就證明這個數字是不是有問題啊!」

同日,維權網站民生觀察、陸媒新京報報道,建設火神山、雷神山醫院的377名工人,在武漢市洪山區的一座活動板房隔離點集體抗議。工人反映,隔離期滿,武漢當局既不讓他們離開,也不給經濟補助,讓他們陷入進退維谷的窘境。

一名張姓工人說,他聽說武漢對滯留人員有一天300元的補助,工人們給市長熱線打電話申請,對方告訴他要透過社區登記。他找到社區,社區又說他並不屬於滯留人員的範疇,「必須要封城前到武漢的才算滯留人員」。

張姓工人說,工友已至少有9人確診武漢肺炎,疑似患者也不少,損失太大,而且滯留武漢無法工作,生計已難以為繼。

3月18日

3月18日,中共官媒報道武漢確診病例「首次清零」。但據武漢九峰街王店社區居委會發出的一份疫情通報顯示,截至3月18日17時統計,王店社區確診病例入院5人,疑似病例入院5人。

3月19日

3月19日,美國《華盛頓郵報》發表文章指出,不要為病毒指責中國人民,而應指責中共,中國人民也是中共的受害者,所以應把病毒稱為「中共病毒(CCP Virus)」更準確。

3月20日

3月20日,武漢市公佈確診病例「繼續清零」。

同日,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武漢居民丁先生的母親胡愛珍已經病逝,他說,「母親一月底剛發病時,醫院方面說無床位,拒做核酸測試,新華、同濟及協和醫院都去過,不給確診,連核酸都是假的。我媽媽從病倒的第三天,我們每天送她去醫院,她要吸氧,我們每天在醫院裏大概十多個小時,看了十幾天,一直到去世」。

丁先生還說,「目的就是不讓我媽媽這批病人入院,因為當時所有的醫院都滿了。然後他們搞一個準確率只有30%的核酸檢測,每天要入院的人就是這樣被他們控制了。但是很多病人等不及,沒有等到機會就已經去世了。」

同日,旅居加拿大的吳先生向《大紀元》報料,他獲得的5份公開文件和通知,顯示最近幾天內,僅武漢2個小區的武漢肺炎新增確診感染超過30人,他說,顯然中共官方清零的消息是造假。

同日,微信公眾號「芝麻升學」刊登了一篇題為「一位武漢記者的作文:《我最難忘的一天》」的文章,文章開頭寫道,19日凌晨三點,在湖北省人民醫院,遇到放鷹台社區裏的一家三口。爹爹婆婆確診入院(首診省人民醫院東院),女兒疑似病例進入方艙隔離,都治癒隔離回家後2-3天,婆婆又出現症狀。

武昌區幾家定點醫院不收(可能怕影響數據,算一個新增),120急救車在凌晨3點將他們一家三口送到(湖北)省人民醫院本部就走了,而該院以不是定點醫院為由拒收。直到20日下午3時許,患者一家三口就在醫院本部僵持等候了13個小時,近乎崩潰。

發熱門診醫生說,婆婆CT症狀比第一次就診時還嚴重,但他那裏不是定點醫院,不能收。隨後,作者經過一番周折幫助協調,該院東院發熱門診主任同意婆婆不辦門診掛號(減少一個發熱門診記錄)直接收治入院。而暫時沒有症狀的爹爹和姑娘,則在發熱門診掛號,晚上11點做核酸檢測。

文章最後說,「新冠肺炎(中共肺炎)患者回家復發入院難的情況,已經不是一例兩例,社區內一不小心還會發生聚集性感染,特別是大家都有放鬆警惕的情況下,會出大事。」

同日,網傳武漢麗水康城「重要通知」,告知昨晚又有新增病例,通知還說:「再次提醒居民少出門,少聚會,勤洗手、戴口罩,減少購物,減少外出,提高警惕,繼續堅持、堅持再堅持!」

同日,「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下發《關於國家及各省援鄂疾控工作隊暫緩離鄂的通知》,要求「各地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協調國家及各省援鄂疾控工作隊伍暫緩離鄂,按原計劃承擔相關工工作務。離鄂時間由中央指導組防控組確定後另行通知」。

更多事實,仍然需要社會各界給予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