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去年12月初武漢出現首宗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例,到如今禍延海外約百個國家和地區,並正在迅速擴大。但中共仍在繼續欺騙國民和世界,欲將喪事搖身變「偉業」。筆寫的謊言掩蓋不了血寫的事實。本文特梳理中共肺炎這4個月來的十大標誌性事件。

一、從「可防可控」到「人傳人」

2019年12月初出現首宗病例。然而直到12月31日,有人在網上發佈武漢市衛健委關於「不明肺炎」的通報後,各界對此才略有所知。2020年1月20日中共才承認「可以人傳人」。1月23日武漢封城。

2019年12月31日,中共衛健委首批高級別專家組到武漢後,確定了確診病例的三大標準: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要有發熱症狀;要做全基因組測序。「太苛刻」的標準讓很多早期感染者未能得到診治、隔離,錯失了防控的黃金時期。

2020年1月2日,中共海軍工程大學(位於武漢礄口區)警通勤務連就下發了「嚴控外來人員進校的通知」。該通知顯示,中共海軍2019年就知曉武漢「不明肺炎」疫情,並出台「2019」298號防控文件,而且中部戰區總醫院也已知情。

然而,1月11日,中共官媒《人民日報》報道說,中共國家醫療專家組專家、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醫師王廣發稱,目前來看該病毒的「致病性較弱」,病人病情和整體疫情處於「可控狀態」。

1月18日,在武漢市政府已掌握10多名醫護感染的消息,明知中共肺炎人傳人的情況下,武漢市百步亭社區仍舉行了四萬多個家庭參加的「第二十屆萬家宴」(後來百步亭成重災區)。

1月20日晚間,中共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在記者會上親口證實,根據目前的資料,中共肺炎是肯定可以人傳人。

可以確認,中共中央,包括湖北和武漢當局,最遲2019年12月就了解了疫情,但直到1月20日中共領導人才開始公開發話,1月26日才成立防疫領導小組,至少隱瞞、拖延疫情一個月多天,致使疫情迅速失控,並擴散到全國、全世界,失去了防控的機會。

二、8名醫生「吹哨」遭警方「處理」

據武漢市公安局官方微博1月1日通報,「8名違法人員」因「在網絡傳播關於此次疫情的不實信息」,被武漢市公安局傳喚。中共央視翌日亦報道此事,指他們是「散播謠言者」。後又有消息稱8人都是醫生。

此次瘟疫中,吹哨人被中共當作造謠者處理,比比皆是。2月6號,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的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表示,從1月22日至1月28日,短短6天之內,中共當局至少抓捕了325名中國公民。這些公民或是在自己的朋友圈、或是在微信群、或是在網絡上說了一兩句真話,或是播放了一些影片,便受到訓誡、拘留、罰款、強制隔離,甚至逮捕、被失蹤的懲罰。

中共對民間記者更不手軟,已有陳秋實、方斌、李澤華等人「被失蹤」。2月4日,許章潤教授〈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在網絡熱傳,許隨後被軟禁。2月15日,對習近平處理疫情危機提出了批評的政治活動家許志永逃亡數月後廣州被捕。

三、武漢封城、多地「戰時狀態」死亡慘重

1月23日,超過1000萬人口的武漢宣佈「封城」,持續至今,並還升級到封路、封小區。但是,1月10日開始的春運已使500萬武漢人在沒有任何防疫措施的情況下,走入全國、走入世界。而且,從突然宣佈封城到具體實施的幾個小時內,又有約30萬人逃離武漢。

武漢封城幾小時後,黃岡市、鄂州市等周邊城市也實施了限行措施,最終湖北省內共影響約5700萬人。其中,十堰市張灣區、孝感市雲夢縣、荊州市洪湖市等還實施戰時管制。

令人憤怒的是,在實施封城這種極端措施的同時,中共卻並沒有建立相應的緊急醫療體系和生活物資供應體系。廣大民眾無法確診就醫,死傷慘重。《大紀元》通過暗訪殯儀館獲知,每天的實際火化量是平時的4~5倍,殯葬員工勞累崩潰,運屍袋告急,防護物資告急,多地派「殯葬服務隊」。官方數字大量造假。

此外,武漢千萬人口還遭遇著巨大的民生災難,而從政府到民間,無數的人在發國難財。例如,中共默許和縱容居委會、城管趁機斂財(他們是封城的主要執行力量)。社區封閉,居委會壟斷蔬菜供應,網曝一個居委會一天竟可賺10萬元。

封城期間,民生唯艱,各種慘劇層出不窮。例如,2月24日,湖北十堰,一位70歲的老人被發現家中身亡多日,家中還有一個6歲的孫子,獨自守著爺爺的屍體,靠吃餅乾才沒有餓死。孩子說:爺爺不讓出門,說外邊有病毒。

有報道稱,武漢封城已達人類極限,居民集體失控慘叫,有影片網上流傳,董事長樂團的貝斯手大鈞不禁轉發,並表示是「來自地獄的聲音。」

四、地方、中央相互甩鍋

1月27日,武漢市長周先旺接受央視專訪時說:自己作為地方政府的領導人,獲得信息,授權之後才能披露,在1月20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要求屬地負責後,我們的工作就主動多了。周先旺的公開言論,被認為是「甩鍋」給習近平。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同樣公開將責任「甩鍋」給中共領導人。2月12日,武漢官網《漢網》更是公開替周先旺開脫責任。次日,馬國強和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雙雙被換。

中共黨媒《求是》2月12日報道說,習近平1月7號已經對疫情提出了要求。評論認為,這暗示隱瞞疫情的責任是湖北和武漢政府,不是中央,這是「最高級別的甩鍋」。

2月26日,陸媒《財新網》披露中共國家衛健委曾於1月3日發佈文件,文件要求在疫情防控期間「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佈有關病原檢測或實驗活動結果等信息」,被認為是中共高層早已掌握中共肺炎疫情及病毒來源,但下令封鎖所有訊息外流的鐵證。

五、從「李文亮之死」洗板到《發哨子的人》

2月6日,被稱為吹哨人的「李文亮」去世,網民的憤怒井噴,形成逾10億點擊量的「洗板級事件」。評論認為,李文亮之死一舉引爆自瘟疫爆發以來,社會上對中共累積已久的不滿情緒。

人們在哀慟的同時,有網民在微博上發起了「我要言論自由」的話題,有286.1萬閱讀,9684條討論。發起人表示,沒有言論自由,今天的武漢就是明天的我們。「沒有自由,人就沒有尊嚴。」

一個月後,3月10日人民出版社旗下的《人物》雜誌的一篇文章〈發哨子的人〉,報道了李文亮的同事艾芬醫生從吹哨到被噤聲,以及看到同事感染去世、感嘆武漢民眾悲慘命運的心路歷程。

文章再次點燃中國公眾對揭露疫情醫師的同情以及中共掩蓋真相的怒火。於是在當局秒刪文章後,網民以各種方式不停轉發,甲骨文、摩斯密碼文、火星文、天書版等等紛紛出籠,讓當局刪不完,除不盡。評論稱,這是中國互聯網上「罕見的一次信息保衛戰」,「民意堅韌的反彈,如水流匯聚一起」。

而在3月5日,中共副總理孫春蘭視察武漢市社區,針對當局的作秀,很多業主憤怒大喊「假的,都是假的」,「老百姓吃的都是高價菜」,抗議聲迅速傳遍網絡,戳破了中共對外宣傳的遮羞布。

六、世衛組織被諷「黨支部」,譚德塞被要求辭職

1月22日至23日,經過激烈辯論,世界衛生組織稱,由於缺乏必要的數據支持和其後續對世界的影響力規模,宣佈這場瘟疫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為時過早。然而,武漢卻於1月23日被中共「封城」。

1月28日,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在北京會見習近平,稱讚中共的疫情應對。2天之後,世衛終於宣佈這場瘟疫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對於中國的防疫措施仍表示肯定,並不建議針對中國實施旅遊或貿易禁令。事實上,這場瘟疫早已開始禍害世界了。

遲至3月11日,譚德塞才在日內瓦的記者會上表示,經評估,世衛組織認為這場瘟疫已構成全球大流行。為時已晚了。

譚德塞和WHO的這一系列反應,被指責討好中共,他本人也陷入了公共危機漩渦。在公眾請願網站change.org上,已有超過40萬人簽名向聯合國呼籲譚德塞辭職,理由是WHO應該保持政治中立,不應該僅相信中共提供的數據,且不應該「出於任何政治因素,將台灣排除在外。」

七、推遲召開「兩會」與中國式復工

2月24日,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決定,推遲召開今年的人大會議,具體開會時間另行決定;同期,全國政協會議也被推遲。這是首次打破自1995年以來形成的「全國兩會」於每年3月3日、5日召開的慣例,也是中共1949年建政以來會首次因公共衛生事件而延期。

「全國兩會」推遲召開的原因之一是官員害怕病毒傳播。之前,湖北黃石市原市長楊曉波因「重症肺炎」死亡,據稱楊是在參加湖北省兩會期間被傳染,確診兩天後即去世,這是湖北省第二例因新型肺炎去世的廳級幹部。湖北省2020年兩會於1月11日至17日期間召開,官方報道顯示,代表都沒有戴口罩。此後,多地推遲兩會召開。

中共雖推遲召開「全國兩會,卻一再要求「復工復產」,2月中旬即開始要求經濟大省復工。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幾乎都是應付性造假:地方政府不放人,農民工無法返工,而且企業復工不具備條件,比如沒有防疫物資,物流沒完全恢復,原材料進不來,產品也出不去。

中共為復工還忽悠「零確診」。有民眾3月18日在社交媒體留言表示,「為了復工……每天幾千感染忽然就沒感染了」。

網民質疑,官方推遲兩會,卻鼓勵復工?「高層說還沒到拐點,卻開始讓老百姓逐漸復工,但是兩會還要繼續推遲,不矛盾嗎?老百姓的命就是不值錢唄。」也有網民表示,甚麼時候中共決定開兩會了,才說明疫情控制住了。

八、武漢民眾被要求「感恩黨」   世界被要求「感謝中國」

因為中共的瞞報、封堵,中國和世界遭遇全球性公共衛生危機。但是,中共不僅希望阻止外界的問責,還想利用這場瘟疫延命,「大宣傳」和「大外宣」自然粉墨登場。例如,300記者被中宣部派駐武漢,湖北省宣傳部組織1600人刪貼、查人、發帖。

因為中共的瞞報、封堵,中國和世界遭遇全球性公共衛生危機。但是,中共不僅希望阻止外界的問責,還想利用這場瘟疫延命,「大宣傳」和「大外宣」自然粉墨登場。例如,300記者被中宣部派駐武漢,湖北省宣傳部組織1600人刪貼、查人、發帖。

3月6日晚,在市中共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影片調度會上,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部署:「要在全市廣大市民中深入開展感恩教育,感恩總書記、感恩共產黨,聽黨話、跟黨走,形成強大正能量。」此言一出立即在網上激起民憤。儘管被迫刪文,但王忠林的上述講話其實一直是中共宣傳的主題。

在武漢民眾被要求「感恩共產黨」的同時,世界也被要求「感謝中國」。例如3月4日,中共喉舌諸如新華社、人民網等等轉發題為「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的文章。此類宣傳,乃是中共正在發動著的全球宣傳攻勢,蓄意在海外灌輸——源自武漢的全球致命流行病不是北京的錯。其偽命題主要有三,一是病毒的起源不是中國,一是中共為世界贏得了時間窗口,一是中共體制的優越,將中共從禍害世界的病毒發源國變成抗疫第一國。

旅美學者何清漣3月1日發推文說:「中國疫情輿論控制分成四部曲:喪事當作喜事辦、病毒來自美國的陰謀論(理論基礎是鍾南山那句病毒不是中國的)、我們又贏了(此時正在進行),第四部曲是『中國拯救了世界』,還未上演,很快就會出現。」美國政治網站Axios指出,中共這一宣傳術「對全世界以及中國來說,成敗結果關係重大」。但是,可以肯定的說,中共改寫這場瘟疫歷史的企圖必然是失敗的。

九、《大紀元》特稿:「中共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

3月10日,《大紀元》刊發特稿〈中共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特稿指出,「瘟疫雖無情,但並非無跡可循,尤其是中共肺炎在中國之外的擴散趨勢,點出了病毒的風向和目標:它是衝著共產黨而來的。」

特稿剖析了為甚麼中共的「親密戰友」伊朗疫情慘重,「一帶一路」盟友意大利是疫情最嚴重的歐洲國家,中共的歐洲夥伴國疫情嚴峻,中國近鄰疫情「親疏」有別(日本、南韓疫情嚴重而香港、台灣成功抗疫)。

病毒仍在肆虐,警鐘再次響起,出路何在?特稿最後明確:「遠離中共,脫離中共,拒絕中共,作為個人、組織和國家,都可以因此而迴避病毒侵害,選擇美好未來。」

十、中共欲甩鍋美國  特朗普稱「中國(中共)病毒」

中共欲將中共肺炎病毒來源甩給美國。中共外交部新發言人趙立堅,先於3月4日「堅決反對」稱新冠病毒是「中國病毒」,12日更發推稱「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引發中美外交升級。

13日,美國務院傳召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就趙立堅的說法表示抗議,並且表示要「正式啟動病毒溯源調查」。16日,蓬佩奧與中共政治局委員、主管外交的楊潔篪通話,表達「美國強烈反對」的立場,並警告北京勿散播虛假訊息和荒誕謠言。

16日晚間,特朗普在發推談到中共肺炎時,首次使用了「中國(中共)病毒」(Chinese Virus)的說法。17日,特朗普在白宮明確表示,「中國推出不實的消息,說我們的軍隊把這個(病毒)傳給他們,這是不實的。我決定,無須爭論,我只須按照它的來源稱呼它。病毒是從中國傳來的。」「我們的軍隊沒有傳給任何人。」#